热血兵王

第173章 军人之魂

第一百七十三章 军人之魂

事实上,林涵溪的母亲不是海音人,据说是从别的地方嫁过来的,至于是到底是从哪嫁过来的,雷同也没弄清楚。后来,雷同才知道林涵溪的母亲叫孙秀莲,其父亲叫林天英。

1978年赶上改革开放的号角,两个彼此相爱了三年的年轻人义无反顾的走到了一起。

当时,林天英在部队当兵,年少有为,一表人才,为人精明能干,诚实勇敢,多次受到首长的褒奖,说他将来必定前途无量。

孙秀莲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模样俏丽,温婉贤惠,多少人做梦都想娶她回家当老婆。其中不乏一些家境殷实的英年才俊,但是孙秀莲对他们从来都是不假辞色,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

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孙秀莲遇到了当时只有二十三岁的林天英。

一个风流倜傥,雄姿英发!

一个貌美如花,文静修雅!

天造地设,郎才女貌!

两人一见钟情,倾心相注,但是由于两人的身份,家庭背景以及思想观念都存在很大的差距。所以,两家的父母并不同意他们结婚,但是已经坠入爱河的他们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瞒着家人偷偷的到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后来,知道这件事的双方家长气得浑身发抖,不过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他们只能被迫妥协接受了这个事实。

因为那时候,才刚刚改革开放,人们的思想观念还是相当保守的,哪家的女儿若是离婚了,那在左邻右舍的面前都抬不起头。

那时候不像现在,未婚先育,离婚什么的都是很丢人的事,不过放在现代这种事在某些人身上都如家常便饭,习惯了。

反正说是为了面子也好,有心成全他们也罢,两家家长都默契的选择了支持。

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棒打鸳鸯这种事做了会令人痛恨一辈子的。

就这样,凭着对爱情的执着,林涵溪的父母就结合到了一起,风风雨雨几十年一直到现在。

有过欢笑,有过泪水,有过埋怨,有过满足,这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生活,五味杂陈,样样都有。

“溪儿呀,你在车上说带男朋友回来了,就是这个小伙子吧?”孙秀莲眯着眼看着雷同笑了笑:“嗯,不错,不错,小伙子长的挺精神,有股子和我家老头子一样的气质。”

看的出来,孙秀莲对雷同的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唔,这就算过关了?

想得美!

远远不止,以后她还得对雷同慢慢了解,主要看他人品怎么样,别是看中了女儿的相貌,这种人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女儿嫁过去的。

钱多钱少,努力就好!

孙秀莲不在乎现在雷同拥有多少财富,拥有多少令人羡慕的光环。同样,她也不介意雷同的处境有多么艰难,有多么潦倒。

一句话,她只看雷同付出多少汗水!

有没有进取心,有没有上进心!

金鳞岂是池中物?

看的不是现在,而是以后,眼光要放长远,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所谓,狗眼看人低,多是一些市侩之人的嘴脸。

莫欺少年穷!

这才是真理。

胸怀大志,方能成就人生。

当年,沦落为囚犯的陈胜,吴广不也是统治者的玩偶?但是,陈胜自小就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的大志,所以他成就了一代将相。

陈胜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哪个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朝上追溯三辈,不是农民出身?

爱拼才会赢,努力吧!

回头再说孙秀莲简单的打量雷同一番后,赶紧让两人进屋,外面风大,冷,不是聊天的地方。

“哎,妈,我爸呢?怎么不见他呀?”林涵溪好奇的问道。事实上他们都来了半天了,却一直没看到林天英的身影。

雷同也相当好奇,林涵溪的父亲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只见孙秀莲笑了笑:“溪儿,你爸出去散步了,你知道的,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是这样。”

“啊,这么冷的天,妈,你怎么还能让爸一个人出去呢?”林涵溪激动的说道:“爸的腿脚不方便,万一出事怎么办?”

“溪儿,你爸的脾气你不知道吗,别的事情他都可以让步,但是这件事,唉……”孙秀莲深深的叹了口气。

一朝为兵,一世为兵!

这就是林天英的想法。

所以,就算他退伍了,但是这个习惯一直没有落下,就是出操,每天早上跑十圈,是林天英必须完成的任务。而由于他腿脚不方便,完成这个运动量需要整个上午的时间。

林天英很固执,他不会让任何人帮他,很多人对此嗤之以鼻,但是他并不在意,只是坚持心中那份不变的信仰。

他是一个兵,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

“那个,妈,我还是先去找爸吧,我担心他。”林涵溪刚进家门就要回头出去。

“呵呵,溪儿,你回来啦?”正在这时,一个洪亮爽朗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爸!”林涵溪不顾形象的抱住了说话之人。

“呵呵,乖女儿,一年没见又长高喽,也长漂亮了。”林天英的声音苍劲有力,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与此同时,雷同也转过头看着传说中的林天英,第一眼,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林天英的形象和雷同想象中的用天壤之别来形容毫不为过!

只见他单手柱着拐棍,一只脚落地,那只脚被裤脚捂的很严实,看不清。凌厉的眼神并没有因为他身体上的残疾而灰暗,反而变得更加犀利,摄人心神。

即便是雷同这种饱经战火洗礼的军人,在林天英眼神的注视下都有点发虚。

天哪,林天英到底是什么样的军人?

只是当过兵那么简单吗?

那他又是怎么退役的呢?

雷同第一次见面就对林天英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一个个问号,雷同迫不及待的去探索。

而同时,林天英心里也暗自惊讶,眼前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呀,能在他锐利的目光下不低头,不心虚的人没几个。

这个小伙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林天英隐隐约约能从他身上感觉出军人的气魄,凛冽的杀伐之气,如果他猜的不错的话,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应该是真正经历过战场厮杀的士兵,见过枪林弹雨,见过牺牲流血。

收回凌厉的目光,林天英宠溺的摸着林涵溪的头问道:“溪儿,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进屋?在外面做什么?”

“还说呢,还不是因为你。”孙秀莲白了林天英一眼:“溪儿刚听说你又在外面散步,急的跑出去要找你。”

“你说平时就算了,明知道溪儿今天来,你还找着不痛快。”呵呵!这一刻,这位勇猛的军人在孙秀莲面前显得有些腼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