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74章 惊心动魄

第174章 惊心动魄

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孙秀莲连忙扶着林天英进了屋子,林涵溪也在旁边跟着,雷同脸皮比较厚,屁颠屁颠的跟着林涵溪进了家门。

“溪儿,这就是你说带来的男朋友吧?”林天英进了屋子,坐在了沙发上,一脸微笑。但是,他的笑一点温度也没有,冰冷刺骨。

“是的,爸,他是我男朋友,叫雷同,也是部队的。”林涵溪欢喜的挽住雷同的胳膊,亲昵的说道。

“你喜欢我女儿?”林天英眯着眼看着雷同,目光冷然,锐利如刀。

雷同直觉得心跳慢了一拍,浑身压力大增,一股无形的压抑感令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但他很快调整情绪,深吸了一口气,迎着林天英老辣的眼神说道:“是的,我喜欢林涵溪。”

这边,林涵溪听了雷同的回答一阵窃喜,喜欢的不得了,其实刚才她也紧张的要命,若是雷同说不喜欢呢?那她死的心都有了。

“你有什么资格喜欢我的女儿!”林天英目光骤然变冷了许多,声色俱厉的盯着雷同。

林天英的突然发难令原本还算祥和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静,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

孙秀莲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天英,心想老头子今天是怎么了?他不是那种趋炎附势之人呀,而且一向主张女儿恋爱自由,怎么今天突然性情大变呢?

同样,林涵溪也傻了,在她印象中,父亲一直是个和蔼的人,明事理,不以貌取人,所以她认为如果家里有人不同意她和雷同在一起,也应该是妈妈才对呀,怎么会这样呢?

林涵溪还是第一次见父亲发这么大的脾气,这时候的父亲对她来说很陌生,她觉得害怕,委屈。

与此同时,对于林天英态度的突然转变,雷同显然也转不过弯来,只见他怔了一会,随即脸上的笑容一收,眼神冷冷的看着林天英,那目光如冰刺直插他的心脏。

不知过了多久,雷同语调冷淡的说道:“我有一颗爱她的心,一片真情,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凭这些我就有资格喜欢她。”

“哼,笑话,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让女儿嫁给你的。”林天英冷冷的说道。

林涵溪感觉自己快疯了,看着眼前这两个对她最重要的男人在那里针锋相对,她想哭。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本来欢欢喜喜的回家过年,可是……

为什么?

她好不容易才和雷同走到一起,若是因为家里面人不同意,而让两人不欢而散,那么她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爸……”林涵溪眼中泪光闪烁,晶莹的泪水就要溢出眼眶。

然而,这时雷同却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不会放弃的,我说我喜欢你的女儿,我一直会喜欢下去,或许我娶不到她,但是我相信她也不会嫁给别人了。”

林涵溪苦涩的内心涌起一股甜蜜的暖流,雷同的回答和坚持让她很感动。

呵呵!

林天英倏地大笑起来:“很好,小伙子你叫雷同是吧?溪儿果然没看错你,不错,不错,你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噶?

这又是怎么回事?

之前还剑拔弩张,怒火冲天,现在怎么又谈笑风生,云消雾散了呢?

雷同也搞不明白了,林天英这是玩什么花样?刚才还面如冰霜,冷瑟慑人,这眨眼间的功夫就和蔼可亲,憨态可掬了?

这种从天堂跌到地狱,再从地狱升到天堂的巨大反差,让雷同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虚虚幻幻,不真实。

“爸,你这是?”林涵溪破涕为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呵呵,女儿呀,父亲这是在帮你试试他的内心,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林天英笑了笑:“看来,你的眼光不错,这小子有我当年的那股倔劲。”

呃——

雷同顿时凌乱了。

坑人啊,你几句话把我吓得魂飞胆破,一句试探就敷衍过去了?

当然了,雷同也暗暗松了口气,他来前就怕林涵溪的家人嫌弃他的身份,不过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不幸中的大幸!

“爸,你真是的,刚才你把女儿吓死了,我还以为您不同意我和雷同在一起呢。”林涵溪擦了擦眼泪,脸上再次绽放出明艳的笑容。

“唉,溪儿,你看你这还没嫁出去呢,胳膊肘就朝外拐,若是嫁出去不就忘了我和你妈啦?”林天英心里很不是滋味,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现在突然要嫁给别人了,他似乎觉得心爱的东西叫人抢走了。

“爸,我们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林涵溪脸红了,美艳不可方物。

“什么?”林天英脸色一沉,目光不善的看着雷同:“溪儿,他不想娶你?”

“不是啦,只是现在还不打算结婚。”林涵溪急忙解释。

“为什么?”林天英担忧的问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以前没有合适的人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有喜欢的人了,还磨蹭什么?”

“我——”

林涵溪支支吾吾说不出来的所以然来。

“溪儿,是不是他的家人不同意啊?”林天英似乎想起了自己和孙秀莲当年遇到的难处。

正在这时,雷同开口说话了:“伯父,我是个孤儿,没有父母。”

“雷同,我……”林涵溪满脸歉意的看着他。

“哦?你是孤儿?”林天英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光芒:“那太好了,你别叫我伯父了,现在就叫我爸吧。”

啊?

雷同无语了。

林涵溪的家人怎么都这样呀,那天林涵溪哭着喊着要他叫老婆,他奈何不住就妥协了。今天林天英又顺着杆子,让他叫爸,这可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我——”

雷同无言以对。

“爸,你就别逼他了,以后结婚了,再叫也不迟啊。”林涵溪在旁边打帮腔。

“是呀,反正都是叫,早叫不如晚叫,我提前收利息,不行吗?”林天英一本正经的说道。

又是提前收利息?

这句话,雷同忒你妈熟悉了。

那不是林涵溪说过的话吗?

“小雷啊,快叫爸,我等着呢。”林天英笑吟吟的说道。

雷同叫苦不迭,其实呢,他并不反感叫林天英一声爸,但是爸妈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太遥远,太陌生了,他一时竟不知如何叫出口。

“爸,您就别难为他了,好不好嘛。”林涵溪知道雷同不好意思叫,只能撒娇让父亲打消这个念头。

然而,林天英似乎铁了心要雷同叫爸,任林涵溪怎么施为,也不退让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