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76章 惊天隐秘

第176章 惊天隐秘

林天英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筷子,沉默了良久,然后又闷头喝了一口酒,孙秀莲也出奇的没有阻止,只是静静的看着林天英。

“溪儿,你是说你进了158中队?”林天英再一次问道。

“是的,爸,我被破格从特警支队调进了158中队已经半年了。”林涵溪认真的说道。

“唉——”

林天英深深的叹了口气,语气中有着太多的无奈和辛酸。

“小雷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也是158中队的吧?”林天英转而问雷同。

“是呀,爸,您知道158中队?”雷同回答的同时,又不忘问一句。

呵呵!

林天英笑了笑,但是那笑看起来是那么苦涩。

“溪儿,把你的证件拿出来我看看。”林天英说着整理了一下衣服:“哦,小雷,还有你的。”

林涵溪和雷同不解,但还是小心的把军官证拿了出来,然后递给林天英。

林天英颤颤巍巍的接过两张颜色艳丽的军官证,轻轻的打开第一页,一个硕大的国徽金灿灿的熠熠生辉。林天英不敢犹豫,连忙把军官证放在桌子上,然后满眼肃穆的打了个军礼。

那一瞬间,雷同被震撼了,在这一刻,林天英的身躯是那么的高大,庄严神圣的表情令人动容。

这个军礼太生涩了却又如此熟悉,他似乎好久好久都没这样认真的打过军礼了!

一分钟后,林天英从重新坐回凳子上,因为他不能长时间的站立,况且刚才他还没有柱拐杖。

林天英拿起两张军官证仔细的看了起来,他的表情茫然神往,似乎正在回忆曾经的往事。

然而,当目光落在雷同的军官证上时,林天英的脸色骤然变色,只见他猛然抬起头看着雷同问道:“小雷,你被开除军籍了?”

“啊?爸,你怎么知道?”雷同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这怎么可能,林天英只凭一个军官证就知道他被开除军籍了?

林天英到底是什么人?

同样,林涵溪也震惊不已,自己的父亲怎么对158中队的事这么了解?

事实上,雷同的军官证和林涵溪的并无区别,如果非要找区别也是有的,但必须得158内部的人才能看出来端倪,可林天英又是如何知道的?

“回答我,是不是?”林天英严肃的问道。

“是!”雷同低下了头,不敢看林天英的眼睛。

“果然如此。”林天英像是突然苍老了许多,整个人身上散发着悲凉的萧瑟:“小雷啊,你很幸运,犯了错误没有被枪毙,只被革除军籍,看来上级相当器重你,可惜呀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什么?爸,你刚才说什么,雷同没有什么机会了?”林涵溪急切的问道。她能不担心吗,听爸的意思是他对158中队的一些事很清楚,所以她一听雷同没有机会了,顿时就坐不住了。

“按照押运规定,一旦有人在押运途中,或者押运前后泄漏,包括有意无意泄漏押运标的物,押运路线,押运人员,武器配置等信息的,都会被隔离审查,然后移交相关部门,经调查如果是有意泄漏任何有关押运信息的都会被秘密的执行枪决,如果是无意的,那也会被开除军籍,永不再用。”

“啊?”林涵溪脸上满是焦急:“爸,那怎么办?怎么办呀?”

“没办法。”林天英遗憾的摇了摇头:“我想158中队纪律的严明性,你们应该很清楚吧,不可能有回旋的余地,没有枪毙他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轰!

听完林天英一席话,雷同如五雷轰顶,脑子一片空白,嗡嗡作响,不知所措。此刻,他心里很乱,没有资格再次参加押运机会,那他还怎么戴罪立功?

为什么?

既然如此,上级还把他就在部队干什么?是可怜他吗?还是另有原因?

勉强平复下凌乱的心绪,雷同挤出一丝笑容:“爸,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林天英摇头叹息:“小雷,你先给爸说说你到底犯了什么错?部队为什么会革除你的军籍,却还不收回你的军官证?”

雷同正色,沉默了片刻后,开始讲述他那天的经历和当初的想法,事实上,这还是雷同第一次对人说起上次参加押运的事情。

事无巨细,雷同仔仔细细讲了一遍,大概用了半个多小时,林涵溪和孙秀莲娘俩听的如痴如醉,林天英的眉头也是时而皱,时而舒展。

“爸,事情就是这样,我真不明白,我到底错在哪里。”雷同满脸郁闷之色。

林天英缄默不语,不知过了多久才说道:“小雷啊,从情理道义来讲你没有错,你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作为男人我很佩服你。但是法大于情,你当时在执行任务,无论如何,无论有什么理由都不能成为你擅离职守的借口。”

“可是……”雷同依旧不服气。

林天英眼光老辣,雷同心里想什么,他自然知道,只见他笑了笑说道:“小雷,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了解158中队吗?我又为什么突然退役了呢?”

“不知道。”雷同使劲的摇头,这个他非常感兴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林天英退役了呢?

“呵呵,我知道你们都很好奇,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憋在心里没有吐露半个字,但是今天为了能让你明白你的错误,我就破例一次吧。”林天英豁然的说道。

当年……

当年,林天英也是一名出色的特种兵,后来由于表现优秀被上级调进了传说中的158押运中队,当时,林天英和所有新来的队员一样,心里充满了对158中队的好奇,这个神秘的部队到处都是秘密。

林天英在158中队整天无事可做,每天就是单调的“上课”,然后就是休息,早晚还有些不算训练的训练,这种无聊的生活令他几近崩溃的边缘。

以前当特种兵的时候,总是有做不完的事情,心从来没有停下来过。但是,自从到了这里,一切都变了,他成了一个只管吃饭,不管做事的摆设了。

终于,这种痛苦的煎熬过了半年多,林天英才参加了第一次押运任务,任务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危险情况。

以后,林天英踏实,出色,吃苦,耐劳,军事素质过硬,三年的时间,他从一名普通的押运队员,成长为小队队长。

那时,林天英仅仅三十岁,是158中队有史以来最年轻,最有作为的队长。所有人都说他前途无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来林天英必然会是158中队的中队长。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32岁那年,林天英做了人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

那次,林天英奉命负责押运一批最新的武器到某现代化摩托步兵师,但是押运路线无巧不巧,正好经过海音,那是他的老家。

或许是宿命中的劫难吧,当年林天英执行任务的时候,孙秀莲正好身怀六甲,挺着大肚子出来干活。

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终究抵不过岁月的摧残和农活粗活的折磨,才三十多一点的孙秀莲额头上爬满了皱纹,脸色也异常憔悴,身体更是累弱不堪,再加上她怀孕马上就要临产了,营养又跟不上。

唉,那时候的生活太艰苦了,想想就觉得可怕。

那是一段不堪回忆的往事!

林天英觉得自己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孙秀莲,大好的青春都耗在了他身上,聚少离多,没有说话一句暖心的话,没有做过一件浪漫的事情。

可是,孙秀莲一句埋怨的话也没说过,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在家里替他操持家务,照顾父母,甚至连他父母病逝的时候,他都没回去,而是孙秀莲一手操办的。

有这样一个女人当老婆,令林天英既自豪,又羞愧,他觉得亏欠孙秀莲的东西太多了。没有给她应有的幸福,反而让她受尽了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