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77章 一念之差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念之差

林天英说着眼眶竟有些湿润,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男儿本色,泪下黄金!

能让林天英这样铮铮铁骨的汉子流泪,可想而知,孙秀莲到底遭受了怎样的苦痛和折磨。那肯定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更别说承受了,可是孙秀莲就凭着她对林天英的爱硬生生的撑了过来。

有此媳妇,夫复何求?

转回头再说伤心往事,记得那次林天英和押运车队在行进中休息时,车队正好停在了他家门对面的一条马路上,中间隔了一片茂密的树林。

没错,林天英清楚的记得他当时穿着迷彩服,距离孙秀莲不足百米,可是孙秀莲却没认出来他,但是林天英对这个地方太熟悉了,他一眼就看见了穿着麻布衣,打着补丁的涤纶裤,还挺着肚子干农活的孙秀莲。

那一瞬间,林天英眼睛湿润了,他狠狠的在心里骂自己是混蛋。

对不住孙秀莲!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步履维艰的抬着一桶水,却不能上去帮忙。

唉,怎么说呢,那种感觉生不如死,满心的愧疚。

当时,他多想过去帮孙秀莲一把呀,就帮一把,就算是一声简单的安慰也行呀。

可是他有任务在身,一个押运负责人怎么可以离开他的岗位?

哪怕就是一秒钟也不行!

无奈,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萦绕在林天英的心头。

如果从伦理上来看,林天英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他能看着老婆遭受这种苦难却无动于衷。

不是混蛋,是什么?

呵呵,林天英平生第一次遇到这种两难抉择的事情,又想过去帮一把,又顾忌标的物的安全,不能离开。

然而,就在林天英准备狠心下命令离开的时候,几个流氓打扮的中年男子不怀好意的围上了孙秀莲,肆无忌惮的调戏于她。

孙秀莲性格刚烈,又行动不便,本来心情就烦闷低落的她,哪里受得了这个,几个流氓没碰她几下,孙秀莲就火了,提起装满水的桶,泼在了几人的身上。

几个流氓被淋的透心凉,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就要动手教训不知好歹的孙秀莲,此时的孙秀莲哪里能经得住别人的痛打,倘若那样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孩子,是她和林天英爱情的结晶,孙秀莲绝对不能失去孩子。

于是,孙秀莲苦苦哀求几个流氓不要动手,可是他们哪会顾得上那么多,不依不饶就要开打。

而这时,站在远处的林天英终于忍不住了,看着那几个畜生欺负自己的老婆,他若是还能忍那就不是男人了。

忍,不是懦弱!

但是,一味的忍让就是懦弱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是人呢?

林天英咬咬牙,抱着侥幸的心理就偷偷的离开了指挥岗位,直奔着孙秀莲而去。

然而,万万没想到,就在林天英离开押运车队没多久,激烈的枪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坏了,有人要抢劫押运车队!

不过那时候,林天英再想回头补救却为时已晚,恐怖分子躲藏在暗处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打了押运车队一个措手不及,而这时林天英又不在指挥岗位上,不能正确的组织人手进行有效的反击和抵抗防守,所以一时间押运人员阵脚大乱,不能快速形成战斗力,这又给了敌人可乘之机。

敌人的凶残超乎人的想象,那是一群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的家伙,死对他们来说不是最可怕的,活着没有钱才令他们痛苦。

一方是为了一己私利,一方是为了祖国人民的利益。

双方进行了殊死决战,没有一个人害怕!

最后,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鏖战,林天英终于在当地警察和部队的协助下保住了标的物,但同时他也身负重伤,除此以外,还有两个押运人员阵亡,多数人不同程度的受伤。

战况惨烈,虽胜犹败!

战斗现场一片狼藉,泛着焦糊味的泥土还冒着淡淡的黑烟,鲜血随处可见,染红了土地,子弹的弹壳满地,还有深浅不一的弹坑。

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只能这样说。

事后,林天英的一条腿也残废了,是被一颗手榴弹炸残的。

然后,林天英因为严重违反押运规定并且造成了恶劣的影响被隔离审查,几个星期后,总政治部下达了关于林天英违纪的决定,革除了他的军籍,保留党籍,撤去他队长职务,踢出158中队,转业回到地方。

就这样,林天英遗憾的告别了他心爱的部队。事实上他心里对这个处分一点也不意外,他甚至以为上级会秘密处决,不过还好这种最坏的结果没有出现。

几个月后,带着伤痛和悔恨,林天英转业回到了地方,第二年孙秀莲在医院诞下了一个女婴,她就是现在的林涵溪。

短短的十几年,林天英说的不是很详细,却字字珠玑,令人动容。

听完父亲林天英的讲述,林涵溪早已泪流满面,孙秀莲也哭哭啼啼,伤心的不成样子。只有雷同表情变幻不定,时而迷茫,时而清醒,时而又释然。

“小雷啊,我给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明白,擅自离开自己的岗位去陵园看望自己的兄弟,你真的错了。”林天英苦口婆心的说道:“幸亏你离开的时候,没有发生像我这样的恐怖袭击,要不然你会害了很多人,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你这个错误的决定而牺牲。”

一念之差,铸成大错!

雷同和林天英当年的情况多相似?不过雷同比较幸运,否则他万死难辞其咎。

这一刻,雷同豁然开朗,如醍醐灌顶般的彻悟了。

他终于明白当时许洛秋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用雷霆震怒也不为过。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上级会给他那么重的处分了,而这个看似很重的处分在很多人眼里却是法外开恩。

“爸,我明白了。”雷同郑重的点了点头。

“明白就好,你能想明白这点就没有白费我的良苦用心。”林天英笑了笑,显得很高兴。

一个人犯了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认识不到自己错的哪里,那他连改过自新的机会都没有,岂不悲哀?

雷同觉得自己简直太幸运了,如果当时真发生恐怖袭击,那……后果不堪设想。此刻,认识到了错误的雷同却突然觉得浑身都轻松了,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放下了,现在他连呼吸都顺畅了许多,全身的每个毛孔都舒张痛快。最艰难的时候都熬过去了,未来会更美好,雷同相信他还会有机会站在荣誉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