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79章 特种作战

第一百七十九章 特种作战

时间如白驹过隙般,匆匆而逝,不知不觉天色就黑了下来。这一顿饭雷同和林天英他们足足吃了四五个小时。

当然了,刚开始是吃饭,到最后就是喝茶聊天了。事实上,林天英通过这段时间对雷同也有了一个更深的了解,包括他的家庭背景啊,人际关系啊,嗯,还有以后人生规划什么的都说了一些。

同样,雷同也从林天英的只言片语中对林涵溪这个家庭有了更多的了解,特别是林涵溪小时候做的一些有趣的事,林天英滔滔不绝的说了很多,有些事把林涵溪羞得都抬不起头来。

到了晚上,一家四人坐在一起看电视,讨论讨论国家大事,雷同东一句,西一句的给林天英说说军队的现状。而林涵溪呢,半个身子躺在雷同怀里,时不时缠着他像讲故事一样说说他以前当特种兵执行任务时候的经历。

雷同拗不过林涵溪的死缠烂打,只好给她将一讲他以前的英雄事迹。当然了,雷同不会把一些秘密说出来的,而且再三强调他说的这些事听完一定要忘了,千万不能给别人说,哪怕一个字都不行。

林涵溪连忙点头表示同意,林天英是老军人了,保密的那根弦他绷的比谁都紧。至于孙秀莲,她是个不善言语的人,守口如瓶,想一想那林天英身为特种押运队员十几年,而她却丁点不知,就可见一斑。

雷同见林涵溪点头,这才悠悠的把回忆拉到了几年前,拉到了那次同样令他终生难忘的秘密军事行动。……那次出发前,他们在一个秘密军事基地集合,但是上面发给他们的武器并不是中国的制式装备,也不是中国部队装备的某种武器,而是在国际军火市场上最常见的并且随意可以买到的M16自动步枪或者还有恐怖分子常用的AK系列步枪,总之一句话就是不允许使用中国自行研发使用的冲锋枪。

那时雷同还不是队长,只是一名普通的突击队员,那次行动加上雷同好像有二十几个人吧,手中的武器五花八门层出不穷。

呵呵,如果有谁当时看到雷同他们那时候的样子,肯定会说他们根本不像是中国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倒像是一些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看起来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似乎只要枪声一响就会吓得跑路。

随后,每位特种队员都获得了一把杀伤力强大的沙漠之鹰。同样,他们都领到一件防弹衣,套上去虽然身上多了十几斤重量,但是小命也多了一分安全保障,据说这些防弹衣全是通过国际军火黑市,以每件数千人民币的高价收购过来的,防弹性能良好,就算是在单兵格斗的时候,敌人一刺刀捅过来,也未必能够捅得穿。

另外,每个人都领到了三百发冲锋枪子弹,三十五颗手枪子弹,五枚拉环式手雷,十份单兵口粮,三百五十克巧克力,一把军刺,一个单兵急救包,一枚指头大小的扣子,和一套非中**人着装的迷彩服一双磨毁的高腰军靴。

当他们把这些东西都装备到身上时,雷同和他的队友身上立刻多了六七十斤的负重。

这时,一名上校走到他们面前,看到已经全副武装的队伍,眉头一皱叫道:“说一下,我是负责你们此次秘密军事行动的指挥官,现在听我的命令,把你们身上的东西给我全脱下来。对,包括你们的军装还有内裤全给我脱下来!”

噶?

全部脱掉?

大家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把手放到腰带上却都迟疑着没有动手,上校暴吼一声:“十秒钟内,谁身上还有一根棉丝就给我滚出突击队!”

这招果然好用,雷同一听说不脱就得滚出突击队,那还顾得上这些。反正都是老爷们,看了也不吃亏。

“哗啦……”

一阵解腰带的声音传出,半分钟前还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雷同,现在却变成了一丝不挂的壮小伙。

上校满意的望着他们,手一指说道:“很好,穿上专门为你们准备好的那套迷彩服!”

雷同依言,抖开迷彩服他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里面居然有一套淡黄色的名牌内衣,还有一条充满西欧牛仔风格的宽腰带。

怎么会这样呢?

雷同不解,歪头偷偷看其他人的衣服,似乎每个人的式样各不一样。表情怪异的套上迷彩装,在这一刻雷同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些举动后面的深意。

“现在认真检查你们身上的每一个部位,任何地方都不要放过,决不能让你身上有一张纸片和任何能证明自己来自中国的东西!”

几分钟后,上校将装备中的那枚扣子高高举起叫道:“看到这个东西了吗,把它别到你的衣领上,如果你晚上睡觉有咬衣领的习惯,那么这回自己最好小心一点,它在氯化氰溶液里浸泡了一个小时,只要你把它咬在嘴里,三秒钟之内就会完蛋!”

没有任何迟疑,雷同他们把扣子在同一时间别到了每个人的衣领上。上校的目光狠狠划过每个人的脸,叫道:“我们有很多经过严格训练的特种部队,知道为什么要临时启用未完成编制的你们吗?因为我们和某国比邻而居,经过多年的情报工作,大家对彼此的部队编制已经了如指掌,如果我们这次突入敌国境内的行动失败,部队成编制的被对方消灭,必然会让人家找到外交施压的砝码,我们也无可辨驳,在国际舞台上处于十分被动的局面。所以经过上级首长研究决定从各个连队中选拔本届最优秀勇敢的新兵,组成精锐小组突击队,在敌国以及边境线上尽可能的制造大动乱,混淆视线,拖住他们的机动部队,为其他派遣部队完成任务创造条件和时间!”

“我要告诉你们,从这一刻开始,名义上你们就不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了。你们可以在这场战争中死去,可是你们一定,决不能在这场战争中成为俘虏,如果有谁认为自己做不到现在想退出的,请立刻站出来,没有人会嘲笑你。”

现场寂静如死!

一分钟过去了!没有一个人退缩,这里已经凝聚了整这届新兵中最精锐的二十几个人,虽然上校说没有人会嘲笑退出的人,但是他们心里不会鄙夷他吗?以后,他的军旅生涯中不会因此而有阴影吗?“很好,没有一个人退出!”上校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高声叫道:“在你们每个人的衣服内兜里都有张写着家书的纸片或是一封信什么的,你们当然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那些东西有些是用日语写的,有些是用英语写的,还有的是用德语写的,当然也不会缺了某些特殊的古文字,那是你们的情人、妻子、父母兄弟写给你们的信。也是能证明你们身份的有力证据,谁也不能丢了它。还有你们口袋里或多或少都有些美金、马克之类的外币,不要想着据为己有,每个人的装备都有编号相对应,回来之后你们要如数把钱上交回来,那可都是国有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