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81章 铁血手腕

第181章 铁血手腕

“如果必要的时候,我们都要为祖国捐躯,别忘了我们来前是怎么承诺的,绝不当俘虏。”

然而正在雷同愤怒的对那个发疯的新兵咆哮之时,一个身材高大,身手敏捷的黑影突然朝他们这边跑了过来。

雷同身子猛然一震,倏地便拉动枪栓准备射击,其他人也下意识的把枪口对准了跑来的那个人。

与此同时,那人好像也听到了噼里啪啦枪栓拉动的声音,只见他就地一个翻滚躲到一个洼坑里,轻声叫道:“丫迈跌,丫迈跌!”

雷同暗喜迅速回答道:“八嘎,八嘎!”

这是那个已经牺牲的上校给雷同他们说的接头暗号,咋样,是不是觉得很有拉风?很有个性?

对方高喊道:“是雷同吗?”

雷同兴奋的跑过去,这人竟然是王天达,只见雷同扑过去一把抱住他,久久不愿松开,在这种危机四伏,随时可能丧命的战场上,还能见到完好无损的王天达,雷同觉得没什么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这个王天达和小荣一样,都是雷同的好兄弟,没参加这个任务之前,他们就是一个宿舍的上下铺,感情很铁,说实在的王天达在雷同心目中的位置不比小荣低。

事实上,执行此次任务的二十多人中,其中有五个是和雷同搭过肩膀,吹过牛,穿过同一条裤子的好兄弟,好战友。除了刚才提到的小荣,王天达外,还有马永义,金乾程,谭奋力。

至于其他人,雷同基本上都不认识,因为他们毕竟是临时从各个新兵营挑选出来的人,不像小荣他们,本来就是一个宿舍,彼此之间了解的比各自的老婆知道的都多。

王天达有点丧气的对雷同叹了口气道:“唉,怎么办,上校还没有跳下飞机就被流弹打中牺牲了,我找了半天连个完整的尸体都没找到,连老马他们也和我走散了。”

“哈哈,王天达,你他妈的,老子在这呢,你怎么才来呀。”人未至,声音先到,只见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同时,跟着说话这人一同走出来的还有两个模糊的人影,但是这模糊的人影对王天达来说那就太熟悉了,只见王天达惊讶的叫道:“咦,金子,老谭,你们也在呀,看来兄弟几个就我来的最晚了。”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雷同他们六个人拥抱在一起,刚才经历过死亡的洗礼,他们更希望身边有兄弟陪伴。

一番拥抱过后,雷同看了看手表,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三点钟,再过三个小时天就亮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在光明的普照下将会无所遁形,如果不能及时突出敌人的包围圈或封锁线,天亮以后他们势必会被敌人的摩托化部队凭借高机动性消灭。

雷同想了许久,沉声问道:“谁有地图?”

“这里有。”一个雷同不认识的士兵出声说道。

事实上,现在他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必须尽快推选出一个具有领导天赋,头脑机智,行事果断的人充当临时指挥官。

否则队伍像一盘散沙,各自为政,相互提防戒备,没有凝聚力,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但是,现在提这个东西会令很多人反感,甚至造成内讧,要想做这个事必须找到一个好时机。

雷同接过地图用手捂住手电,把光线集中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王天达和其他几名士兵围了过来,把雷同指缝中逸出的灯光完全遮死。一打开地图,雷同就不由暗骂了一句:“他妈的,那上校真是一个该死的王八蛋!”

为啥?

因为雷同手中拿着的居然是一张英文版敌国边境地图,话说这看军事地图可不同于平时抱着课本去英字典查阅翻译就能看明白的,在战场上任何一个细小偏差,都可能让他们这些深入敌后的孤军死无葬身之地。

雷同和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蹲在一个还算隐蔽的土坑里,就像是小学生应付期末考试一样,大家一块出谋划策连蒙带猜外加几次比较心虚的讨论,终于基本划定了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和行军路线。

不容易呀,看来学习英语还是有用的!

“行了,行军路线已经确定,现在我们要马上进行转移,否则敌人一旦搜索到我们这个地方,就彻底玩完了。”雷同收起地图,看着众人说道。

“走吧,不要再犹豫了,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一边和敌人周旋,继续吸引更多的敌军,一边保存实力,朝老林深山、沼泽、沙漠这种恶劣不利于现在化机械部队行进的地方运动。”王天达满眼期待的望着雷同,强大的求生****,把他们身体里的潜能都激发出来了。

正在这时,一阵密密麻麻的灯光在远处扫过,随后一群说着鸟语的军队朝雷同他们这边慢慢走了过来。

看着灯光的密集程度,雷同估算了一下,对面大约有二三百名敌人,应该是专门搜索残余的士兵的。

“走吧,敌人快过来了,要是被他们咬住了,那我们这几个人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呢,还有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轻易开枪。”雷同对着剩下的十几人认真的说道。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然后跟着雷同模糊的背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

……

雷同他们不顾一切的狂奔进密林中,事实上他们从空投地点开始到现在已经整整跑了一个多小时了,直到远远离开了那条机械轰鸣的公路,雷同才突然回身一拳,狠狠得把他身后那个不听命令开枪的士兵打倒在地上。

半个小时之前,雷同他们在突破敌人设置的封锁线时,那个一直躲在他身后的士兵居然慌张的向一个无意向他们走来,准备撒尿的敌人,开了一枪。

妈的,这一下不要紧,完全暴露了他们的位置,原本已经快要甩开敌人的他们再次被敌军锁定,并开始了死命的追击。

一失手成千古恨,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了,十几人的小命差点叫他一枪送进阎王殿,得亏他们反应迅速,跑得快。否则早就被喷火的机枪穿成马蜂窝了。

这名士兵被雷同击倒后挣扎着爬起来,发出一声让我们所有人心跳加快的暴吼,狠狠扑向脸色阴沉的雷同,他狂吼着问道:“你他妈的凭什么打我?”

雷同凌厉的目光一闪,面色沉静如水,又一拳重重挥出,把他打得连续退出四五步远,寒声回答道:“因为你是个混蛋,因为你不听我的命令擅自开枪,差点害死了我们所有人。”

这名士兵指着雷同叫道:“我没有做错,我们都是士兵,凭什么就要听你的?我可不想像你们一样做个缩头乌龟,只知道逃跑,连和敌人面对面的勇气都没有。”

他的表情越来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然而这时身后的王天达却慢慢走上去,从背后捂住那名士兵的嘴巴,把他可能暴露大家行踪的吼声完全堵回嘴里,然后右手的军刀悄无声息的从他肋骨缝隙中刺入,在穿破他的心脏后,王天达低声道:“下辈子千万不要再逞强上战场了,你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

那名士兵瞪大了双眼,软软跌倒在地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被自己人从背后暗下杀手。

他,死不瞑目!

“哗啦……”

与此同时,其他几个人同时擎起冲锋枪指向王天达,在战场上对战友背后下刀子,相当于叛国,一旦发现将受到所有人的敌视和攻击,而且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王天达收回血淋淋的军刀,望着眼前几个指向自己的冲锋枪,冷声道:“让我来告诉你们,为什么都是士兵,你们却要听命于雷同。因为他比你们强,因为他比你们狠。因为是我和雷同救了你们每一个人,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的命现在都是他的,他不但对敌人狠对你们狠,对自己更狠。你们只有无条件的跟上他的脚步,才可能给敌人最大重创,甚至是活着回去,活着回去明白吗?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是英雄,但我绝对不希望在我们中间有什么狗屁个人英雄主义。抱着这种鬼东西不放,差点害死我们所有人,不知道悔改还居然在这种环境下不顾一切放声咆哮,队伍中有这种潜在的危险因素,我绝不会留情,如果谁敢在战场上犯同样的错误或者是逃跑,我会立刻开枪杀了他。”

王天达的双眼中突然迸放出锐利的寒光,死死盯着每一个人低声吼道:“如果能活着回去,你们谁愿意向上级报告我悉听尊便,但是在此些之前,把你们的命交给雷同吧,我相信如果有人能带着我们活着回去,那么只有他了,就算是我也做不到。”

没有人敢和王天达的眼睛对视,几个冲锋枪慢慢垂下来,突然,距离雷同不远处的一个精干的士兵,猛然立正向雷同敬礼,低声喊道:“陈明向长官报到,随时听候你的命令。他说得对,在这片混乱的战场上,只有追随绝对的强者,我们才可能有一线生机。只要我们还在这个战场上活着,我就是您命令最忠实的执行者。”

看到有人带头,其他十几个战士也在此地盟誓,至此终于正式确定了雷同在这支小团体中的领导地位。

此时,一种军队特有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正在以雷同为核心慢慢崛起,此时此刻他们再也不是一盘为了活命而勉强拼凑在一起的散沙,虽然看不到任何实际变化,可是场内以陈明为首的十几个士兵心中都涌起一种怪异至极的感觉,仿佛在一瞬间他们这个小团体就经历了一次醍醐灌顶明悟,初次绽放出只属于中**人的剑之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