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82章 绝境求生

第182章 绝境求生

三个多小时匆匆而过,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没有了黑暗的掩护,雷同他们这支队伍很容易就被敌人盘旋在空中的侦察机发现,并可以迅速歼灭。

事实上,按照现代特种部队的战术级别划分,海平面八百米米以下地形基本上归于丘陵,所以八百米以上的高原、高地与山脉自然都属于山岳地形了。

一般来说,一旦超过海平面600米以上,每上升200左右温度将会下降一摄氏度。

换而言之,海平面上一片五百米左右的高山温度将低于海平面5摄氏度左右,而且这只是平均值,并不排除有极端的恶劣情况。

刀削山,只要你听到这个名字,就可以想像得到,这里地形就跟那个乱刀削出来的一样,山势徒峭,到处都是狭窄的隘口、山崖,而且还有暗流,融水形成的河流和沟渠,在这片复杂的地区中,温度相差甚至超过15摄氏度!

“什么他妈的刀削山,你确定英语能翻译出来这个名字?”走到队伍中间的谭奋力咒骂一声,见鬼的地方。

昨天晚上,他们一夜奔袭,终于又暂时和敌人拉开了距离,然后就稀里糊涂的跑到了这里。

今天打开地图,几个人大致的看了一下他们所处的位置,居然叫什么刀削山,这英语中有那么高难度的词语?

事实上,这是雷同他们这帮新兵菜鸟第一次真正的参加这种残忍的有流血牺牲的战斗,在沉重的死亡压力下,他们的精神和体力损耗成倍增加,比平时训练要高出至少一半,这样他们就可能错误的估计自己的承受极限,进而做出错误的决定。

第一次上战场,乘坐的飞机被敌人的防空炮击落,然后紧急跳伞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战斗,面对数倍多于他们的敌军包围,武器低劣,没有任何支援,指挥官又牺牲了,估计这个烂摊子换成谁都不会比雷同他们现在做得更好。

最可怕的是他们在异国他乡作战,对这里一点都不熟悉,他们需要相当的时间才能适应刀削山复杂多变的气候、地形特征。总之,雷同他们简直太被动了,在外有千万敌军包围,在内他们缺粮少食,弹药紧缺。

而且,雷同知道敌人的特别行动小组已经渗透进刀削山了,就附骨之蛆一样死死的咬着他们不放,雷同没办法只能在这古怪的刀削山上跟他们玩起了捉迷藏。

既然大家都不熟悉刀削山的地形那就耗着呗,除此之外,雷同没有更好的办法。

比耐力,雷同就是要拖垮敌人。

在不断的转移中,雷同命令大家各显神通,不停的他们经过的地方设下各种稀奇百怪的陷阱,不断的引诱对方上当,不断在敌人已经紧紧绷起的精神上,再狠狠刺激一下。

……

微凉的山风一阵阵掠过树梢,枝条,它们在风中舞动优美的姿态,似乎在欢迎生人的到来。树叶舞动的声音,掩盖了雷同他们的脚步声,现在想通过声音来辨别敌人的方位,已经非常困难。

但是雷同却有办法,不断给敌人进行致命性重创。

……

“啪!”

敌军中一个士兵的脚下发出如折筷子般的轻微声响,然后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几朵飘亮的淡黄色的火焰从他的脚步下袅袅升起。

“呼呼……”

这个身材不算魁梧的士兵愣愣的,还没弄明白为啥自己脚下会突然多出来几点莫明其妙的火苗时,便一头翻倒在地,然后不省人事。

“咚!”

很快,又有几簇淡黄色的火光缓缓飘起,敌军士兵几乎是哭着叫道:“队长……”

“嗤嗤……”

敌军负责追捕雷同他们的队长慢慢的挪动到刚刚被干掉的士兵尸体旁边,小心的瞪着他脚下还在冒着淡黄色莹光的物体,沉默了半晌,他才压抑着低声叫道:“大家小心了!这次我们遇到了高手!真正精通丛林山地作战的超级高手,千万不可大意。”

回头再说那个还在冒着淡淡莹光的东西,赫然就是一根刚刚被人一脚踏断的动物肋骨,而那些或蓝或黄的亮点,不用说也知道,是骨骼里的磷火了。

这种诡异的作战方法和手段,你就算想破脑袋翻遍全世界的特种部队训练教材,也不可能找到。能在不断逃亡的时候,利用几点鳞火,就可以迅速击毙目标的敌人,这早已经超出了军事技术过硬的范畴。

敌军队长命令道:“将V字搜索队形,改为O形搜索队形。交替掩护,相互配合,注意观察周围的风吹草动,以及对方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O字攻击队形相当厉害,这种队形的最大好处,是能在危险不利的条件下展开最有效的搜索,大大节省时间,而且一方受到攻击,其他人可以立刻而快速的提供全方位火力支援。

这位队长将注重攻击的V字队形改成重防御轻攻击的O阵型,的确是起到了不错的效果,机枪手在这个阵形的两翼不断迂回,无论攻击者从哪个方向射击,都会在瞬间遭到他们狂风骤雨式的反击。

敌人的反应不能说不迅速,他们队长的判断不能说不正确,但是……他们真的还太自以为是了。雷同他们的战争经验虽然不能说丰富,但却总是能出人意料,不按常理出牌,如此一来达到的效果自然是有天壤之别。

相对于雷同灵活多变的战术来说,敌国的士兵就表现的相当的死板了,雷同曾经听身边的战友讲过一个并不算好笑的笑话,说敌国在二战时期训练士兵,告诉他们一旦听到炮响,就要立刻卧倒躲避炮击。

通过不间断的训练和教导,“炮声一响立刻卧倒”的潜意识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某种信念或者是本能,结果在战场上,只要发现敌国的士兵快要冲上战场上了,与其作战的对手就会胡乱开炮,那些敌国的士兵明明再冲前几步,就会跳进对方的战壕,可是他们仍然老老实实的趴到了地上。紧接着就是敌人重机枪混合着手榴弹的猛烈打击。

这样的亏他们吃了一次又一次,可就是死不悔改。

只能说他们这是罪有应得!

雷同一边向前奔走,一边想着特种部队在复杂的山丘行进时必须注意的问题。

第一,就是绝不能将自己暴露在光秃秃的山陵线上。

第二,特别注意身旁的掩蔽与隐蔽。

第三,身上的迷彩服与周遭地形的反差不能过大。

最后,灵活利用隘口,山崖,与河谷进行移动。

……

一天就这样在追捕与反追捕中悄悄的过去了,夜幕再次降临,这是雷同他们来到异国的第二夜,每个人心里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绝望,这样东躲西藏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事实上,雷同他们的体力和精神力已经快要到了透支的红线,高度紧张的神经令他们草木皆兵,每个人心里都压抑的要死,临近崩溃的边缘。

雷同不是神,他也是人,心里多少也有点走投无路的感觉,但是他不能放弃,哪怕还剩一丝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活着回去!

这是支撑雷同进行一切斗争的动力!

趁着月黑风高,雷同带着众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上了山陵线。

“雷同,你走错了吧,还是发神经,你不要命了,把大家朝山岭上带?”王天达从队伍的后面跑到雷同身旁问道。

雷同神秘的笑了笑:“别急,看我的。”

只见雷同说完,站在了山岭线上的制高点,居高临下对后面河谷地带正在移动的追兵进行了一次精准的扫射,顿时,河谷里是一片惨叫与哀嚎。随即,雷同又在对方机枪手和狙击手反应过来之前,故意大笑一声,嚣张得无以复加的再次跑路。

……

啊——

该死的!

敌军队长愤怒的咆哮。

他们三十多个国家最精锐的尖刀小队来追杀一个苟延残喘的目标,结果一天过去了他连人家的汗毛都没有薅下半根,不仅如此还让对方利用各种不入流,匪夷所思,闻所未闻的卑鄙手段,打得己方接连损失了好几名最精锐的队员,这种无力感和挫败感,绝对是世界上任何一支特种部队的耻辱。

然而,当他们追到山陵的时候,敌军队长望着眼前霍然开朗的地形,脸上的神色突然间变得怪异之极,他沉默了片刻,才低声说道:“河流地形?”

“报告!”一名士兵在检查了河道后跑过来,迅速报告道:“我们发现了目标在河滩上留下的足迹,并找到了被他们经过此地留下的痕迹,根据我们判断,目标已经潜入河道,躲避我们的搜索。”

听完手下的报告,队长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有一段话他想说却没有说出来:“先不说对方的实战经验怎么样,光是那种诡异的作战方式就比我们高出数筹,利用种种手段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对方明明还有充足的时候从容逃跑,并销毁一切罪证,但他们却反其道而行,偏偏留下轻易就能找到的痕迹,这只怕又是他们玩出来的花样啊。”

不得不说,这位队长的战斗意识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微妙的转变,如果这种事情放在平时,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带着人追过去,可是现在亲身经历了那么多诡异的战术策略,他拿不定主意了,思前想后,顾虑的特别多。

而在战场上,战机稍纵即逝,或许他犹豫的这一下,就有可能错失消灭雷同的大好的机会。

“哼,对手一直利用我们遵守特种部队作战特点,对我们进行针对性的打击。”敌军队长盯着眼前这条宽阔的河道,又瞥了一眼其外侧,那黝黑带着一丝阴冷气息的灌木丛林,突然命令道:“所有人分成两组,沿着河道十米范围,以双箭阵形交叉移动,发现目标上岸的痕迹后立刻向我报告。”

听到这个命令的所有参加搜索的士兵不由齐齐一愣。

队长下这个命令是在作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