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83章 极度紧张

第183章 极度紧张

河流地形的搜索与行进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沿着河道行走。沿着河道行动时,部队和河道的距离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虽然有很多特种部队教材中,提及和河道保持四十至八十米的距离,但这其实也只是一个建议罢了。绝对不会有一个特种部队指挥官,会笨得命令士兵沿着河道十米距离行动。

距离河道十米之内,土质松软可能会对部队行动带来不便,甚至会带来不必要的潜在危险,一旦发生意外到时候想脱身都难,如果对手配合相得益彰的话,那他们全部都得饮恨于此。

“我们这次的对手,很明显是一个非常精通特种作战,却根本不常理出牌的人,我们处处受限于他们,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就是因为我们的每一步行动都落入他们的算计当中。现在他利用这条河道故布疑阵,使我们根本不能确定他究竟在哪个河岸上,我只能将部队分成两组双管齐下。”特种部队队长轻叹道:“事实上,我做出这样的命令,已经再次落入他的算计。可是如果我们再按照常规作战方法,遁着两侧的树林前进的话,以我们现有的人手,只能派出三人小队,沿着河岸检查他可能留下的痕迹,这只会给他逐个击破的机会。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只是太厉害了,所以我宁可大家都沿着河岸十米范围内前进,将我们现有的人手都集中在一起,我不愿你们都莫名其妙的失踪或死亡。”

就这样,二十名精挑细选出来的最精锐特种部队士兵,沿着潮湿而泥泞的河道两岸,一脚深一脚浅的在河道两岸缓缓穿行。

每发现一个可能隐藏敌人的位置,无论是石块、树桩还是河道里可能埋伏的浅滩,都会有至少两挺轻机枪死死锁住敌人可能逃逸的方向,在掷弹手的全程监控下,以三人为一小组,逐一排查。

经过几个小时的激烈丛林山地追逐战,就算是这些被认为最精锐的士兵,他们每一个人都开始微微喘息起来。

但是,这些被敌国引以为傲的特种部队精英,显然都接受过地狱式训练,即便他们都到了崩溃的边缘,可他们的动作仍然干练娴熟,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整个团队之间的合作虽略显生硬,但是他们都尽量让自己集中精神做到更好,每个人都像是时钟上的指针,僵硬而精确的移动、走位,使他们自然而然拥有了一种机械式的默契。

位于双箭阵形左右两翼和最后侧的火力组机枪手,更是这批雷同他们最可怕的火力触角,他们全神贯注的警惕着河岸的前、左、右三个方向,而且似乎他们对后面的战友也隐隐表现出了不信任。

此时,躲在暗处的雷同不敢有丝毫异动,因为他知道自己敢向对方开火,至少会有三顶轻机枪能在一秒钟内,对他进行凌厉的反击。

现在雷同他们已经基本脱离了刀削茂密的丛林,在惨淡的月光之下,虽然视线受阻,但对于他们这种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就足够成功锁定目标了。

总之,一旦雷同暴露在敌人的攻击视角下,对方只需要利用轻机枪就可以彻底封死雷同的撤退路线,再通过榴弹枪重火力手,对其进行致命性的火力打击。

那样几秒钟之内,他们就会被无数滚烫的炮弹轰成一堆碎肉。

就在这时,敌军队长又低声道:“所有人听好了,我们的目标很狡猾,在这个时候,我要的不是逞英雄的士兵。而是要一个绝对服从命令的队伍。”

所有士兵都狠狠点头,他们都拼命睁大了双眼,小心打量着每一个可能突然变成战场的角落。如果在这个时候,能用摄像机把这一幕录制下来的话,一定会发现,这群被称为最精锐的职业军人,动作僵硬得就像是一群机械人,一个个紧张的全身关节都像是生锈失去了最基本的灵活与柔韧。

但是,在这种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一旦面临意外袭击,他们的反应速度,将会成倍提高,以最快的速度应对任何突**况。而且特种部队为了提高面对突然袭击的反击能力,都非常注重士兵本能还击时,前三发子弹的命中率与杀伤力。

将特种部队反击杀伤力,和精神力极度集中后的高反应能力相结合,这绝对是任何偷袭者,最可怕的噩梦!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雷同绝对不能进攻。

他一开枪,必死无疑!

雷同只能老老实实的保持沉默,让对方找不到目标,让他们继续用最僵硬而好笑的动作,沿着潮湿而泥泞的河道,一脚深一脚浅的行走。

在精神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还背着沉重的装备,在山区里陪轻装简带的雷同玩山地丛林越野跑,他们的体力消耗可想而知。

其实,雷同费尽心思,不断的挑逗敌人的底线,就是在等他们的体力和精神,都消耗到一个正常人的水平线以下。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这就是雷同想要的结果。

人的精神绝对专注时,可以让自己的身体反应更快,触觉神经更灵敏。但是,人的专注力,是有限的。

普通人将自己的所有专注力都集中在一起,极限是能够维持二十分钟。

而经过严格训练的职业军人,他们的专注力,可以达到普通人的两倍以上。

四十分钟!

这就是人类精神与体力的承受极限!

事实上,作为职业特种兵,一个国家最精锐的部队,他们纵然在理论课程上接触过这样的知识,但没有真正走到战场上,用血的教训来验证这个理论,他们可能只会把这个知识,当成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吧。

在丛林追逐战中,到处都是巨大的石块和可以把人完全遮挡住的灌木丛林,甚至还有高大密集的树木,只要躲在这些掩体后面,他们就可以暂时放松,让自己已经绷到极限的精神得到短暂而舒适的放松。

但是现在不行!

在这条河道的两旁,三十米范围内,没有任何可以让他们放松的掩体。在松软的河道泥土里,还可能随时被未知的危险夺去性命。

死亡的阴霾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现在他们突然后悔接受这个看似容易的不能再容易的任务了。

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他们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哪怕是生命的代价他们也绝不能退缩。

因为他们是军人,一个国家最优秀的军人,怎么可以畏惧危险而退缩呢?

雷同躲在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他可能整个人都潜在河水中,然后突然蹦起来,对着他们进行疯狂的扫射。

紧接着,迅速潜入水中,借着河水的掩护,退出战斗,寻找下一次偷袭的机会。

雷同还可能……

总之,现在战场的主动权握在雷同手中,他们有太多种偷袭的方法与可能。

像敌军这样精锐的士兵大多是不怕死的勇士,但是不怕死和想死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其实他们谁也不希望自己就是那第一个被开瓢的倒霉蛋,所以他们只能小心翼翼的前进,将自己的精神绷到最极限,不敢有片刻的放松。

事实上,没有命令士兵在河岸外侧的丛林中搜索前进,是这支精锐部队指挥官最大的失误。

当人类的专注力到达极限时,再坚强的人也会变得精神略略恍惚,而同时他们的反应也会变得迟钝,他们就会不由自主的……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