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86章 罪有应得

第一百八十六章 罪有应得

“说啊,怎么不说了?下面呢?”林涵溪见雷同的声音戛然而止,不由地心里一急,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此刻,林涵溪不知不觉已经抱紧了雷同的腰部,对于雷同的讲述林涵溪听得是如痴如醉,她仿佛身临其境深深的陷入了故事里,她的每一个心跳,她的全部情绪都跟着故事一点点跳动。

“太晚了,你该睡觉了。”雷同深邃的眼神望着虚空,一只手指着挂在墙上的时钟说道。

十一点了?

怎么过得那么快?

林涵溪记得雷同没讲这个故事之前,才刚刚七点左右,这转眼间就过了四个小时?

“好吧,那你明天再讲给我听,不许耍赖。”林涵溪意犹未尽的搂着雷同的胳膊。

“好了,好了,快去睡吧。”雷同刮了刮林涵溪粉俏的琼鼻。

“可是,今晚你睡哪?”林涵溪歪着头问道。

林涵溪的家就两个卧室,一个主卧,一个副卧,两个房间,但是现在家里却有四个人。

“妈,雷同晚上要睡哪呀?”林涵溪又转头看着孙秀莲。

这——

孙秀莲尴尬的不知如何开口,这个问题她好像真没想到,唉,这回可怎么办才好呀。

“溪儿,你和小雷不是正在处对象嘛,睡一块……”孙秀莲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虽然有些模糊,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里面的深意都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

“不行,妈,没结婚之前,我们绝对不能同床。”林涵溪态度坚硬。在这一点上林涵溪不会有半步退让,不论她再怎么爱雷同,但是骨子里她还是个极为传统的女孩,观念上接受不了未婚同居的事。

“妈,我也觉得这样不合适,毕竟我和涵溪还没有进一步确定关系。”雷同也持反对意见。

正在孙秀莲不知所措的时候,林天英开口说话了:“这样吧,晚上我和小雷睡一个房间,溪儿你让你妈去你房间陪你一块睡。”

“好吧,这还差不多。”林涵溪从雷同怀里跳出来,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妈,那我先去洗澡了。”

“去吧,去吧。”孙秀莲笑着说道:“坐车累了一天了,好好洗个澡,放松一下。”

“小雷,等会溪儿洗完你也去洗洗,都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也不迟。”孙秀莲目送着林涵溪消失后,才又看着雷同说道。

冬天洗澡比较简单,大约十几分钟后林涵溪披着浴巾出来了。

洗完澡的林涵溪美丽更胜之前,整个人身上冒着氤氲的热水,朦朦胧胧给人一种飘渺的虚幻,令人遐想万分。

绯红的脸蛋如熟透了的苹果,白里透红,能让人产生一种最原始的冲动。她如墨的长发湿漉漉的显得尤为诱人,一颦一笑之间充满了魅惑,可谓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看什么看,没看过呀?”林涵溪见雷同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发热。

雷同咽了口口水,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怎么还不去睡觉?”

“我是来提醒你一下,你也赶紧睡觉,明天早起陪我去逛庙会。”林涵溪媚眼如丝,勾人心魄,性感粉红的红唇轻轻蠕动。

“啊?”雷同苦着一张脸:“又要逛呀,能不能不去?”

“不行!”林涵溪霸道的说道:“必须去,逛庙会是我们这的传统。”

“好吧,我去还不行吗?”雷同无奈的点了点头。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林涵溪听了雷同的回答,心满意足的走了,留给雷同一个无限美好的背影。

“喂,你小子别看了,溪儿的心都让你偷走了,那人早晚不都是你的,急什么。”林天英坏坏的笑了:“想当年,我追溪儿他妈,赶上架的朝我身上贴,我都不假辞色……男人就不能给她们好脸色,要不然瞪鼻子上脸,还反了她了……”

“小雷,小雷。”林天英推了雷同一下:“你看啥子呢,那么出神,我给你说话你听见了没?”

雷同瞠目结舌的指了指林天英的后面:“那个……”

“什么那个,这个的。”林天英豪气冲天:“别说溪儿她妈没在这,她就是在这了……”

林天英说着下意识的回了回头,下一秒他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她就是不在这我也不敢说呀……呵呵。”

“哎呀,老婆子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收拾床铺了吗?这么快就好啦?”林天英干笑几声,开始跟孙秀莲打马虎眼。

“死老头子,刚才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孙秀莲眼睛瞪得老大:“是反了我了,还是反了你了?”

“嘿嘿,老婆子你别生气啊。”林天英连忙道歉:“我这不是跟小雷开玩笑,说说咱们当年吗?”

“哦?是吗?说说咱们当年是吧?”孙秀莲轻哼一声:“我记得当时是谁来着,晚上偷偷跑我们家窗户底下敲窗户学猫叫?”

“行了,老婆子,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别说了,小雷还在这呢。”林天英老脸一红,没办法谁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风流韵事。

“现在知道丢人啦,以后少在别人面前颠倒是非,当时也怪我被你的花言巧语蒙骗了,累死累活的伺候你。”孙秀莲虽是这样说,可脸上却没有一点后悔,反而觉得很满足。

“我本来呢,是想回来把这个暖水袋给你的,不过我看现在没这个必要了。”孙秀莲说着便把暖水袋丢在了一边。:“小雷,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快去休息吧。”

“好的,妈。”雷同点了点头:“那个,妈,暖水袋我就拿走用了,反正你又不给爸用了,搁着也是浪费。”

孙秀莲眉梢绽放一丝笑容,心想这个小雷心思倒是挺活泛,于是说道:“好呀,小雷,你拿去用吧。”

随后,简单的客气两句后,雷同搀扶着林天英进了房间,准备睡觉。

……

“爸,你睡哪边?”进了屋子,雷同轻声问道。

“切,咱一个穷当兵的,有啥讲究,能躺开身子就行。”林天英性子特别豪迈,不当兵那么多年了,可骨子里却依旧有股军人的气概。

“那好,爸,我睡外面,您睡里面,到时候我什么事我也好照应一下。”雷同干脆的说道。

事实上,雷同潜意识里还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危机感。当然了,这不是说他们有危险,而是当兵时间长了,每到一个新地方雷同总是会情不自禁的观察其周围的地形环境,想着如果发生意外该怎么逃跑,怎么反击等等。“行,你怎么说就怎么睡吧。”对于雷同的安排,林天英没什么意见。几分钟后,两人脱了衣服,上床,盖上被,然后只有上半身靠在床头,雷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