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90章 胆大包天

第190章 胆大包天

嘀嗒嘀嗒,时间偷偷的从指尖溜走,也不知沉寂的多久,雷同终于低声命令道:“小荣,通知大家,准备投掷烟雾弹。”

雷同相信,只要投出几枚烟雾弹,狙击手的视线必然会严重受阻,到了那个时候只要雷同他们速度够快,趁机迅速撤离现场,途中再借助一些树木,灌木、沟沟壑壑之类的地形掩护,就可以逃离摆脱对方的狙击,这种方法虽然很老套,但是绝对有效。

然而,下一秒小荣的回答却当头给雷同泼了一盆冷水:“那个,雷同,烟雾弹用光了。”

“燃烧弹呢?”

“没人带!”

“闪光弹呢?”

“呃,雷同,我们是特种部队,不是反恐精英。”

雷同不由哑然,他和趴在身边密切注意前方动向的王天达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睛里的忧虑。

真是该死!

这两名狙击手选择的狙击点,相当刁钻讲究,正好把他们卡在了一片空旷地带,如果他们不顾代价,在没有任何掩护的情况下,跳起来向几十米外的一个坡地冲刺,那么在这几秒钟时间内,他们这十几个人,至少要被对方用半自动式巴雷特步枪,狙击五次。

虽然子弹需要一秒多钟,才会从对方狙击的位置打过来,但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会把狙击目标可能做出的各种闪避动作都计算进去,并针对性的提前预留时间与空间。而且最可怕的是,他们十几个人一起行动,目标太大,很可能直接成为了人家的移动靶子。

而一旦被这种在一千米内,可以直接打穿轻型装甲车钢板的反器材步枪打中,最终的结局都是让子弹轰得血肉模糊,必死无疑。

“啪!”

就在雷同冥思苦想该怎么脱身的时候,他身后突然响起了金属物品炸碎的脆响,雷同猛然回头,朦胧晨曦的光芒下,他清楚的看到,一条血线迅速从谭奋力的脸庞上划过。事实上,就是雷同埋头沉思不语的时候,躺在后面无聊至极的谭奋力,便随意用在旁边捡起的一根木棍架起了自己的防弹头盔,他只是随意晃了几下,一发子弹就划过上千米的距离,带着绝对惊人的精准,直接把防弹头盔凌空打成碎片,其中一块碎片,更打着弧旋从他脸上擦过,留下了一条两寸多长的伤口。

谭奋力随手甩掉脸颊上流淌出来的血珠,他盯着手中被子弹生生打碎半截的树枝,低声道:“我艹他妹的,好霸道的威力,我看就算是穿上三五件防弹衣,也挡不住这样的子弹。”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有人低声提醒道:“长官,在我们后面发现一支部队,人数大约五十至七十人,正在高速向我们靠拢。”

果然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雷同眯起了深邃的眼睛,举起拥有夜视功能的望远镜,只看了几眼,他的瞳孔就危险的收缩跳动。

出现在望远镜里,每一个人都穿着适合山地丛林作战的迷彩服,看他们的装备,赫然是清一色的某某特种部队专用武器。而且从武器结构上来看,他们更是一支成建制,可以在战场上实施高强度火力打击能力的部队。

“妈的,敌人还挺给我们面子,这次他们可能是下了血本了,看样子非要把我们留在这里非不行了。”小荣骂了一声。

事实上,当敌军负责此次清剿任务的统帅听说自己手底下的一个精锐特种搜索部队在雷同他们那里吃了大亏,连队长都让人家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以后,这个统帅怒了,马上从***皇家近卫军中借调两个狙击手潜伏在雷同他们的必经之路上暗中寻找机会作为火力威慑,让雷同他们动弹不得。然后他又派一支战斗力精悍的野战部队在后面包围,如此一来倘若雷同没有好的破敌之道,那必死无疑。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的目光落到了雷同身上,他们坚信雷同一定可以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大家摆脱眼前的困境。雷同也清楚的知道,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顶着敌人的狙击,拼尽全力向前冲刺,将他们可能付出的伤亡最大化的降低。

那样的话,或许还有人能活着走出去,至于那个活着的是谁,就让老天去决定吧。

“小荣,天达,如果我死了,后面的那些弟兄就交给你们了。”雷同断然道:“就由你们,继续替我执行我未完成的使命和上级交代的任务。”

小荣没有任何废话,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听到小荣铿锵有力的回答,雷同长长的吁出了一口长气,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候,雷同突然笑了,他的目光从在场每一个人的脸上掠过,他低声道:“兄弟们,现在……该我表现了!”

听到雷同突如其来的话,小荣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雷同就猛的跳起来,只见他的左手一扬,一团蓝色的光芒,从他的手上华丽的绽放。

那是萤光棒,是夜间照明用的萤光棒!

雷同左手挥舞着那根在黎明前的暗夜中,能把光线透到几公里外的萤光棒,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带着流线的萤光,而他的右手直接举起自动步枪,对着天空就是一连串歇斯底里的扫射。就是在蓝光闪烁,弹壳飞跳中,雷同丢掉已经打空所有子弹的步枪,整个人已经像是一头看到猎物的黑豹,带着绝对惊人的高速,在瞬间就狠狠扑了出去。

而几乎在同时,一千一百米外的遥远山坡上,一团半米多长的醒目火舌猛然喷溅,一点暗红色的流光,带着令人心怵的惊人高速,在瞬间就划破了上千米的虚空,狠狠打到了雷同一秒钟前站立的位置上。

明明知道还有第二名狙击手隐藏在远方的山坡上,然而险险的避开第一发子弹的雷同,竟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对着两名狙击手隐藏的方向,先是大大咧咧的比划出一根世界通用的中指,然后把左手放到了小腹部位,右手放到了前额上。

就是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老实巴交的雷同,小时候被人欺负了也不会放手反抗的雷同,被孤儿院所有孤儿排斥的雷同,过了数年孤独的生活看起来绝不合群的雷同,现在看起来竟然是如此闷搔。

此刻,雷同握在左手里的那根萤光棒,就紧贴在自己的小腹部位,随着他有节奏的前后律动,萤光棒忠实的在空气中,划拉出一道又一道看起来如此美丽,却又极为猥亵的流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