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91章 死里逃生

第一百九十一章 死里逃生

所有人都觉得雷同疯了!在两个超级狙击手面前跳那种极具挑衅的流氓舞,嘴里还不时吐出那种污秽不堪入耳的脏话。唉,就是不知道那两个皇家近卫军狙击手,能不能读懂唇语,能不能通过具有红外夜视功能的狙击镜,读懂雷同说出来的玩艺儿,但是不管怎么说,雷同脏话还没有说完,远方的山坡上,就同时迸shè出两团耀眼的火焰。

明明知道不应该,明明知道这很可能是雷同的诱敌之计,但是从骨子里,这两个皇家近卫军根本瞧不起雷同他们这帮如丧家之犬般的残兵败将,而且他们确信自己处于绝对安全地带,无论是雷同使用冲锋枪还是机枪都不可能伤到他们,所以面对嚣张到了极限的雷同,他们还是忍不住开枪了。

然而,就在在两个狙击步枪前端,一起喷溅出一米多长火舌的瞬间,本来还在原地做着猥琐动作的雷同,竟然双膝一弯,身体向后一仰,用类似于下跪兼平躺的动作,把自己身体可能受创的面积降到了最低。

下一秒,一发高速飞行的子弹,划着诡异明亮的弧线,几乎是贴着雷同的脸颊飞了过去,子弹以每秒钟八百八十米的速度,狠狠撕破空气,形成的热度,烫得雷同全身的汗毛,都不由自主的倒竖起来,虚汗瞬间就湿透了他的脊背。

就是在这种差点被人一枪要了小命的情况下,雷同重新站起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直接点燃了一根信号棒。

雷同受刺激了,脑子有问题?

所有趴在地上看着他的人都冒出这个想法,否则怎么会有人在狙击手面前如此嚣张,这不是演习,更不是打游戏,死了投一个硬币还可以复活。

信号棒在黑暗中发出绚丽多彩的光芒,把雷同照得熠熠生辉,特别显眼。雷同就是以这根信号棒为武器,对着两名狙击手隐藏的方向,不停的抖动,嘴里还在那里发出“哒哒哒”的声响,似乎正在对远方的敌人,发射致命的子弹一般。

雷同虽然不是一个职业狙击手,但是他也知道,一千米以外,对一般的狙击手来说,几乎就是一个不可能命中目标的距离。只有受过最严格训练,身经百战的超级狙击手,才能完成这种近乎变态的任务。但不管对方有多么牛逼,想要打中这么远的目标,除非是瞎猫碰死耗子,否则的话,就算已经调校好步枪,计算好现在的空气温度,湿度,风向,风速等所有因素,打完一发子弹后,也必须要经过适当的调整,才能继续发射子弹。

所以雷同明明知道两个狙击手,已经通过狙击镜把他牢牢锁定,但他还是敢在那里不知死活的叫嚣,敢在那里连说带比划的挑衅。用他的下流和无耻,一次次的刺激着两位皇家近卫军优秀狙击手的神经。当两位狙击手终于重新调整好状态后,不由分说的又对着雷同扣动了扳机。小荣他们在这个时候,早已经看呆了。信号棒,本来是向空中的飞机发送求救信号的道具,它里面应该是填加了镁粉之类的东西,在空气中燃烧时,能散发出刺目到极点的亮光,他们在这么近的距离,可以清楚的看到,雷同虽然表面上轻松无比,嘴里说得也快活自在,但是汗水却不断的从他的脖子上渗出,而他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死死的崩起。此时此刻,无论是小荣还是王天达,亦或者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必须承认,设身处地,站在雷同的位置上,他们绝不可能做到雷同这种地步。事实上,面对两名最优秀的狙击手,只要稍稍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导致肌肉过度紧张,就不可能在远方火焰喷溅子弹shè出枪膛的瞬间,做出完整的军事闪避动作。

雷同在这个时候拼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军事动作,而是他的神经坚韧程度。在一秒多钟时间内,迅速做出军事闪避,对接受过特种军事训练他们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是能在这个要命的时候,一边指手划脚,乱七八糟的挑衅个不停,一边保持沉静如水的冷静,把身体的协调性,神经反射速度,都调整到最佳状态,放眼世界,能做到的人,又能有几个?

再一次死里逃生的雷同,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脸上还带着挑衅的笑容,嘴里大声说道:“喂,你们还发什么愣啊,想活命的话,就别盯着我看了。”

直到这个时候,小荣才如梦初醒,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他们还是低估了雷同的能力,当远方的山坡上,两名皇家近卫军狙击手再次开枪,雷同整个人扑倒在地上后,顺手就把信号棒,连带那根能散发出冷光的萤光棒,一起塞到了脚下的石头堆里。而同时小荣也会意,放声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想要狙击一千米外的目标,武器,狙击手的军事素质,心理状态,狙击点的视野,气候环境,这几个要素缺一不可。而雷同在看似没有任何办法伤害到对方的情况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对方的狙击状态给破坏了。

要知道,使用巴雷特反器材狙击步枪,在夜间开火绝对有次数限制。

为什么?

因为枪口喷溅出来的火舌在黑暗中过于醒目,如果在短时间内,次数太多频率太高,就会影响狙击手的视力,出现短暂性失明。而最恨的就是雷同拿出来的那个做各种猥琐动作的信号棒,这种玩艺燃烧起来亮度绝对惊人,面对恨不得一枪就把他打成碎片的雷同,两名狙击手的目光,一直通过狙击镜盯着风影楼。

而在特种教程中,早就说过,人类的视线关注点,更容易集中到会发光的,会动的,会被反复强调的东西上面。雷同拿着根信号棒,在那里不断的晃啊晃啊的,两个狙击手的注意力,都不受控制的落在了他的手上。狙击步枪喷溅出来的火焰,再加上信号棒发出来的强光,两者加在一起,两名狙击手的视线不可能不受影响,而直到雷同把手中的光源掐断时,这一切的一切,才终于彻底爆发出来。

就是在小荣的一声呼喊中,他们用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撒腿向几十米外的坡地猛扑。在这后面的几秒钟时间里,一千米外的山坡上,那两名皇家近卫军的狙击手,一直没有再开火。

可想而知,如果在你眼前,一直飘着一团火光的影子,通过具备视线功能的狙击镜,看什么东西,似乎都有一团鬼光在那里飘啊飘的,弄得全身难受,你还会不会直接狙击一千多米外,那群跑得比兔子还快,又蹦又跳,不停做出各种不均速规避动作,本来就很难打中的目标?他们身为资深特种兵,清楚的明白,两名狙击手绝不应该同时攻击一个目标,他们更知道,夜间长时间盯着强烈光源,会对视觉造成暂时性失明,那两名皇家近卫军什么都知道,他们直到最后也没有丧失最基本的冷静,但是他们仍然落进了雷同阴险的算计中,其中最大的原因,大概就是……雷同的表现太猥琐了吧?当然,对方大概也没有想过,有人敢大模大样站在那里,任由他们扣动扳机后再闪避,却能险之又险的,连续躲过了将近十发子弹。没有必死的觉悟,没有面对死亡时那种发自内心的镇静和从容,训练再有素的特种兵或是职业军人,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