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93章 血色黎明

第一百九十三章 血色黎明

黑影一直暗暗的隐藏着自己的身形,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一旦被对方发现,那么等待着他的就是死亡。

死,他不怕,关键是他要达到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如果没有完成任务就死了,那么他千辛万苦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来到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是白白添了一个枪下亡魂罢了!

事实上,这个诡异的黑影不是别人,正是身负重伤的金乾程。本来雷同带着众人离开后,他就一个人打算先找个隐蔽的地方躲一下。

然而,还不待他走几步,顺着雷同离开的那个方向就传来了几声巴雷特狙击步枪的声音,当时金乾程的脸色就变了。训练他们的教官曾经说过,遇到使用巴雷特反器材狙击步枪的人千万不要硬拼,能不与之发生冲突,就忍一忍避开了走。

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敌人动用了他们真正的特种狙击手,而且雷同他们偏偏就撞了上去。

金乾程知道,这回雷同肯定遇到大麻烦了,比之前被一个特种搜索小队追着漫山遍野的跑可危险多了。

自己的兄弟遇到危险,他怎么能袖手旁观呢?所以,金乾程毫无犹豫,拼尽全力向他们那个方向跑去。

想救雷同,必须要干掉那些个狙击手,否则他们根本摆脱不了狙击手的噩梦。这就是狙击手的威慑力,无形中给人一种莫大的心理压力,甚至能使人崩溃。

在特种作战中,一个狙击手的作用远远比一个机枪手要大得多,其对敌人的震慑和威胁也要比机枪手也大得多。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机枪手不如狙击手,而是就形势单个的分析。事实上,如果狙击手离开了队友的保护或是掩护,那他们可能就会死的很惨。

就像现在这样——

金乾程悄无声息的接近那个不时喷火的小山坡,这是周围唯一的一个制高点,视野相对开阔,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敌人每开一次枪,金乾程就趁机朝前移动一点,他努力保持平静,把心跳,呼吸放到最低,以减少被发现的可能性。

这时候,就是考验一个特种兵心理素质的最佳时机。因为人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失误的次数就会增多,甚至会犯一些低级错误。

况且,金乾程需要以最快的速度给雷同他们赢取时间,拖的时间越长,中间的变故越大。但是,纵然心急如焚,金乾程的动作也没有一丝慌乱,他知道欲速则不达,着急不会让他完成任务,只会把他拉近覆灭的深渊。

二十米!

十米!

……

金乾程的神经就像一个琴弦,或许只需轻轻挑动一下就可能崩裂。他全身的肌肉,血液,甚至连汗毛都处在一种极度专注的控制下。

镇静!

金乾程现在已经能模模糊糊的看到敌人的影子了。

两个狙击手,正架着一米多长的巴雷特反器材狙击步枪透过瞄准镜看着远处。似乎对于金乾程这个不速之客他们一点也不在意。

或许,他们根本不会想到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他们后面来戳菊花。

现在,金乾程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很近了,他几乎能听到敌人平静的呼吸声和古井不波的心跳声。

咚咚!

这一刻,金乾程的心跳也不自觉的加快了。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似乎这个世界已经被他遗忘,时间凝滞不前,宇宙破裂,现在他眼里只有那两个蛰伏在黑暗中的狙击手。

咻!

下一秒,金乾程拿在手里的匕首突然以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角度打了个弯,然后他全身陡然像动物追捕猎物时的姿态躬了起来。

金乾程在等待一个机会,一击必杀的机会!

砰!

敌人的枪声再次响起,刺眼的光芒瞬间照亮了周围的一方天地。

出于一种本能,那名开枪的狙击手开完枪后,就闭上了眼睛,这样可以减少火光对眼睛的伤害和影响。

然而,就在他刺眼的瞬间,他突然看到了一抹明亮的光芒照在了自己的脸上?

那是?

没错,这是金乾程手里匕首反射过去的光芒,但是他似乎再也没有机会得到答案了。因为就在他开枪的瞬间,金乾程就如猛虎扑食一般,将全身的爆发力都集中在后腿,然后宛如被压缩的弹簧一样,瞬间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他点点残影。

呃——

冰冷锋利的匕首深深的割破了这名狙击手的喉咙,他还没来得及挣扎,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浸湿了匕首,金乾程脸上没有一点怜悯或是同情,因为从他们穿上这身军装,扛上这支枪的那一刻,他就应该会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战争是残酷的,万恶的战争就是绞肉机,没有人敢在战场上大发善心,那样只会让你步入死亡的后尘。

这就像寓言故事中的农夫与狼,你放了他,甚至救了他,可是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对你下手,绝对不会有丝毫心慈手软。

或许很多年以后,倘若他还没死的话,他内心会觉得愧疚吧。

但——

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后了!

战争就是这样,泯灭人性,它不需要感情,只要你把敌人干掉。

或许,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你是什么人?”就在金乾程成功的干掉了一名狙击手后,另一名狙击手终于发现了金乾程的身影。

只见他在短暂的愣神之后,马上回过神来,然后迅速翻身跃起,一个完美的翻滚落地,险险的离开了金乾程的攻击范围。

“果然是实战经验丰富的战争老手。”金乾程心中大惊,敌人的反应速度远远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到底是什么人?”侥幸在金乾程手下逃出来的那名狙击手声色俱厉的问道。

金乾程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来杀你们的人。”

那名狙击手冷哼一声,只见他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金乾程的胸前就是一枪。

砰!

子弹从枪膛射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极为绚丽的火光。

再说金乾程看到那名狙击手竟然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不由地神色大变,可是这时候的他再想躲已经晚了。对方从出枪,到开枪这一系列的动作太快了,可以说中间几乎没有任何停顿。

所以,就在金乾程不甘的眼神中,子弹穿过了他的左胸膛,穿过了他心脏的位置。

金乾程中枪后,没有立即倒下,而是晃了晃身体,然后才仰面倒地。

锋利的匕首从他手里滑落,插进了松软的地上。刀锋上的鲜血顺着槽口缓缓的渗出地下。

然而,射杀了金乾程后,那名狙击手并没有马上靠近他,而是在停顿了近一分钟后才过去,因为人心脏受创后能支持身体继续活动的极限时间是三十秒。

然而,就在他自以为安全没有危险的走到金乾程的尸体旁边,蹲下来的时候,原来已经被认定死了的金乾程突然死死的抱住了他,随即一股淡淡的火药味便在空中弥漫开来。

那是……手雷要爆炸时候的味道!

“兄弟们,再见了,下辈子我还想和你们做兄弟,一起并肩杀敌,枪林弹雨中冲锋。”

轰!

随着一声巨响,一切都化作了烟尘,永远的消失了。而那名狙击手到死都想不明白,已经死了的金乾程怎么突然又活了呢?因为他忘了,有些人的心脏不是长的左面,而是在右面,而金乾程就是那种人。所以,这这一个不起眼的失误就葬送了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