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94章 脱困之法

第194章 脱困之法

轰!

一声红遍整个天地夹杂着地动山摇的巨响过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所有人的思维在这一刻都凝固了,他们茫然的顺着爆炸的位置看去。

那个方向……好像是敌人狙击手所在的‘射’击阵地。

怎么回事?

然而正在大家困‘惑’不解的时候,一声熟悉且语气中带着些许沧桑无奈的声音悠悠地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再见了,兄弟们,来世我们还要一起奋战杀敌,保家卫国。”

这是——

这个声音的主人好像是金乾程。

那个以生命威胁雷同让他离开队伍的男人,真的是他吗?

他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与此同时,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的雷同在看到爆炸的那一瞬间,他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由来的,雷同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就像一件心爱的东西永远的失去了。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抬高自己的头颅,任凭那炽热的眼泪狠狠冲进眼眶,任凭那些泪水在眼眶里不断打转,直到被点点萧瑟的凉风,将眼泪一点点吹干。

事实上,现在大家都‘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知道是金乾程用自己的生命再次挽救了他们。

是那个坚韧的汉子用自己的生命架起一座由死到生的桥梁,是那个汉子用自己的生命在绝望的黑暗中点亮一盏明灯,是那个汉子用自己的生命托起忠诚的信仰,把兄弟拉到希望的船上。

在这个时候,大家早已经泪流满面。但是这一刻,他们这些受过最严酷训练的共和国年轻的守护者,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任凭悲伤的眼泪,一点一点的划过自己的脸庞,狠狠坠落到他们脚下的那片坚硬贫瘠的土地,坠落到这个纷纷扬扬的冷酷世界中。

雷同久久的注视着那个还冒着黑烟,火光点点的小山坡,那个永远带走他兄弟生命的地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秒,或许是一分钟,又或许是一个世纪,雷同轻轻的脱下自己的帽子,然后站直了身体,深深的朝那个方向敬了一个军礼。

而站在雷同后面的小荣,王天达他们也强忍着流泪的冲动,脱帽敬礼,把他们对勇士的敬仰全部寄托在这一个军礼之中。

金乾程是共和国忠诚的守卫者,他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的祖国的利益,他没有背叛当初的誓言,军人的尊严因为他站在了高坡上,他对得起肩上那枚金黄‘色’的徽章,他是中国军人的骄傲,值得世界上所有军人敬仰。

“走吧,敌人马上就要追上来了。”良久后,雷同强制自己把已经到了眼眶的泪水生生的咽了回去:“兄弟们,这次我们要想突破敌人的封锁应该非常难了,看得出来他们这次是势在必得,不过幸好有金子用生命给咱们铺出了一条血路。”

“成败在此一举,成功了,我们就有很大的希望活着回去,失败了就杀身成仁吧,要记住中国军人的字典里没有俘虏。”

……

时间的奔跑中悄然过去,转眼间天‘色’已经大亮了,白天他们要面对的危险要比晚上多得多,何况敌人经过了昨天惨痛的教训后,已经再次派出了‘精’锐部队来围剿他们。

“所有人向我报告,还有多少发子弹!”就当他们跑到了一处居高临下的类似于阵地的地方时,雷同突然停下来问道。

所有人都用一种惊异的目光望着雷同,望着他的眼睛,因为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发现雷同好像变了,变得让他们很陌生。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极力想掩饰却怎么也无法掩饰的悲伤,而且在他的身上似乎也突然多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坚强与尊严,就是这种骄傲与尊严,使雷同看起来就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全身都自然而然散发出一种只属于强权领袖的气势。

或许,这就是人常说的,只有经历过大风大‘浪’,大起大落的人才会瞬间变得成熟,否则他就会堕落,在虚幻中‘迷’失自我,****在罪恶的深渊里无法自拔。

“报告长官,我还有四十一发步枪子弹,八发手枪子弹,两枚手雷。”

“报告长官,我还有将近一百发机枪子弹,十五发手枪子弹。”

“报告长官……”

“报告……”

“……”

听着每一个士兵铿锵有力的报告,雷同缓缓的点了点头。事实上,从他们身上的弹‘药’储量上,就能看出特种部队和一般的武警部队他们之间的区别,一般的情况下特种部队的士兵在发现自己被敌人团团包围后,他们都会自觉的把步枪调节到了单发‘射’击状态,而不像武警士兵那样,在惊惶失措下搂住步枪扳机就不会再松手,将宝贵的子弹白白‘浪’费掉,要知道在一个毫无后援的战斗中一颗子弹有多么宝贵。

“兄弟们,战友们,作为队伍的长官我要告诉你们,现在我们没有援军,也不会有援军,如果我们想活着回去,就必须靠自己杀出一条通往祖国的血路,当然了,这很残忍,我们中的很多人包括我随时有可能永远的倒在这条血路上。”

呼呼!

听了雷同的话,大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因为他们不再是一个刚入伍的新兵了,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是部队里的‘精’英,他们早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挣扎只不过徒增悲伤,死亡是他们不可更改的宿命,当他们接受这个任务,踏上这片滚烫的土地,就注定了他们的命运。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在默默的回想自己还有什么遗憾没有?

他们的父母,兄弟,甚至是妻儿是不是还在期盼着他们回去?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多是马革裹尸,流进一腔热血,浸湿一片土地。

这边,雷同见大家都不说话,又继续开口道:“现在我们是一支被人遗忘的队伍,但是我们更是一直深入敌人,活动在敌人心脏的奇兵‘精’锐,只要我们存在一天,敌人就会难受一天,我们就是一把嵌入敌人身体里的尖刀,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其所。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现在我可以自豪的说我们做到了,我们成功的为其他部队赢取了时间,任务完成了,现在我们该考虑的是怎么回去。”

突围!

雷同声音突然大了许多:“没错,我们要想活命,必须突围,跳出敌军的战略封锁,然后再寻找机会偷渡回国。事实上,这片偌大的山地、丛林、河谷、丘陵、沼泽里,我们可以选择突围的地方有很多,那么我们到底要从哪里突围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