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96章 死亡冲杀

第196章 死亡冲杀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战场上更是没有任何人‘性’可言,战场上的每个人都在为了活下去而努力,鲜血飞溅的‘艳’丽,炮火连天恢弘,你甚至可以听到子弹从自己耳边飞过去的咻咻声,哀嚎的惨叫充斥着耳朵,尸积如山横七竖八的断肢残骸,触目惊心。

战场就是一个被神化了的修罗地狱,或许它比修罗地狱还要残忍。

雷同在拼命的冲杀,因为他知道这是他们冲出去的唯一机会,如果失败了也就意味着他们生命的终结。

然而,与此同时,敌军中一个手里握着一枚下挂式枪榴弹发‘射’器M16步枪的士兵,死死的望着已经不足八十米远的那个死神,眼睛里冒出残忍嗜血的光芒。

现在谁都知道,这个看起来年龄并不是很大的年轻人就是这批雇佣军的领头队长,是这支队伍的核心灵魂。

干掉雷同,他们就胜利一半了!

干掉雷同!

这名士兵眼中闪着狂热的光芒,猩红的双眼因为充血而变得诡异可怕!

然而——

下一秒,这名士兵望着雷同指向自己的那黑‘洞’‘洞’的手枪枪口,他不由在心中狂叫了一声:“我主保佑!”

然后这名士兵毫不犹豫的对着雷同扣动了扳机。

在这种弹雨横飞的战场上,无论是受过什么严格训练的军人,除非是神仙,要不然想让自己不中弹,那是扯淡。

一连串子弹狠狠‘射’到雷同的‘胸’膛上,比五号防弹衣防御力还要强,重量却只有三分之一的特种部队专用纳米防弹衣再次救了雷同的一条命,他发出一声惨哼,在不到八十米的距离内,竟然被打在‘胸’膛上的这一串子弹生生打得一头栽倒,‘胸’口的皮肤上感受到一股股温温的暖流。

不用伸手去‘摸’雷同也知道,他身上这件已经被人近距离用AK47步枪整整‘射’了一梭子弹的防弹衣,终于没有完全挡住第二次密集‘射’击。

“嗒嗒……”

轻脆的双连‘射’枪声在雷同身边响起,那个刚刚换上榴弹的敌军士兵一头栽倒在地上,雷同狠狠甩掉额头上的冷汗,狂叫道:“干得漂亮!”

“长官,我已经不行了,不要管我,你快跑!”

倒在地上的那个救了雷同一命的士兵将两个手枪弹匣抛给雷同:“如果还能找到我的尸体,记得把我送进陵园里,我已经干掉了几十个敌人,够本了!”

万恶的战争!

雷同迅速扫了一眼这个刚刚救了自己一命的兄弟,枪榴弹已经把他的两条‘腿’都炸断了。就连他的左手都被子弹打断了手肘。刚才他就是用自己的‘胸’膛死死顶住了步枪的枪托,用仅余地最后一只右手扣动了自动步枪扳机。

热泪在眼眶里打转,他连忙跑过去狠心的将他们出发前上校发的那枚纽扣放进这个兄弟的嘴里。

安息吧!我亲爱的战友!

说完这句话,雷同整个人跳起来,头也不回地跑了。

战场上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你伤心,你能做的就是奋力挣扎,挣扎着离开死亡。

然而——

然而就在这时!

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迫击炮弹飞行带起的尖啸,雷同一边全力奔跑一边迅速在心中计算这枚炮弹的弹着点,当这枚炮弹呼啸着掠过他的头顶时,雷同的心瞬间就被彻底冰封了。

该死!该死!

同一时间,在雷同的身后又传来两位兄弟的放声狂吼:“长官,兄弟们,我们给你们挡住一切,你们冲吧,我们纵死无悔!”

紧接着在雷同的身后,传来自动步枪再无任何保留地全力扫‘射’。十几发子弹呼啸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却近乎凄‘艳’的弹痕,在他们脚下这个蓝‘色’星球的某一个角落,划出一个中国军人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爱,最后的恨,最后的痴,最后地狂!

“轰……”

迫击炮炮弹落到了地上。

那自动步枪的怒吼也戛然而止!

“兄弟……对不起!”

在这一刻,雷同真的想哭,他真想痛苦的放声狂嗥,可是他张大了嘴巴,他的喉结不断上下涌动,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卡在自己的‘胸’膛里,他眼睛里的眼泪怎么也流不出来,他憋在喉咙里的哭号怎么也吐不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雷同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痛极,恨极,哀极的时候,竟然是无泪的!

雷同不停的跑,不停的扫‘射’,不停的闪避,子弹一发发从他的身边‘射’过,一发发的落在他曾经呆过的位置上,突然他‘胸’口一痛,原来他又中弹了!

“哇……”

雷同嘴一张不由自主的吐出大大一口鲜血,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气息一顺,他悲声叫道:“兄弟……”

噗噗!

又一口鲜血从雷同的嘴里狂喷出来,小荣跟在他后面嘶声叫道:“哥,你怎么样?”

雷同用他早已经被鲜血浸透了好几遍的衣袖擦掉自己‘唇’边的血渍,叫道:“死不了!不要回头,杀!杀!杀!给我继续杀!”

中国特种兵他们明白,一枚在空中会发出尖锐呼啸飞行速度用‘肉’眼都能看到的老式迫击炮弹,对他们这些接受过最严格训练的特种兵来说,已经慢得犹如蜗牛爬行,刚才雷同身后的那两个兄弟在人生最后的几秒钟时间内,他们之所以可以战胜恐惧,他们之所以可以在死神的铲刀收割走他的生命之前,可以爆发出如此灿烂如此美丽的光芒,就是因为他们要继续‘射’击,他们要……掩护雷同突围!

没有走进过军营的人,绝对无法理解这些同在一口锅里吃饭,同在一个宿舍睡觉的战友们之间的那种感情。

没有一起上过战场,一起接受过生死考验的人,更不会明白,这种可以彼此把命‘交’付给对方,死死无悔的感情。

那是一种比血源更亲密更贴心也更无悔的……真兄弟。

在战场上面对生与死,英雄与懦夫只会有一线之隔,在这个时候,什么国家的尊严,什么民族的大义,都是某些自命清高之人的扯淡。自己的命随时都会没有了,什么升官发财,什么荣誉什么表彰,在他们这些职业军人眼里,都是天大的笑话。

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人们,你们记住了,到了最后真正能支撑这些军人血战到最后的,不是别的,就是因为他们要活下去,他们不但希望自己活下去,更希望自己比亲兄弟更亲的兄弟能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