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98章 穿越火线

第一百九十八章 穿越火线

他……他要做什么?

附近的人真的是被雷同的举动吓傻了,吓呆了,吓疯了!因为雷同竟然将这个全身都绑满炸弹的士兵往自己的肩膀上一甩,然后放开他的双腿,不顾一切的对着他们的封锁线发起了最无畏,无惧的疯狂冲锋。看看那位准备向他无比亲爱的祖国献身的士兵吧,人家在身上绑那么一包炸药就行了,而雷同他老人家却生怕自己死得不够光荣,死得不够灿烂,竟然在身上绑了一个大大的炸药包,外加TNT炸药、手榴弹、地雷和两个子弹匣。

这样的一个大炸药包要真的被引爆了,那方圆几十米之内的人还想不想活了?还想不想混了?

实战经验丰富的敌国士兵见到这一幕,掉头就跑,他们可没有发疯,要知道雷同一边冲锋,一边拉着了炸药包的导火索啊。

在这么近的距离,就算他们击毙了雷同又怎么样,他们还是在爆炸冲击波的范围内。两匣子弹更是你妈的天大的麻烦,一旦爆炸,鬼才知道那些弹头是翻的?滚的?直的?还是打着漂亮的小弧圈的向四周飞溅?

面对这样一个以辐射状向四周扩撒的危险武器,最好的方法就是跑!

没错,跑得越远越好!

小荣瞪着眼睛,狂叫道:“跑!跑!跑!占完便宜就想跑,你他妈的当兄弟好欺负不成?兄弟们,给我先射那些撒腿就跑的烂货。”

几支刚刚换好弹匣的中国零二式自动步枪响了,瞬间敌人齐刷刷倒了一大片。

雷同扛着那个自爆兵躲到一边,紧接着众目睽睽之下他做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只见雷同把身上那个自爆朝地上一扔,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自己的大巴掌,噼噼叭叭的对着自爆兵的脸狂抡了十几二十几个大耳光。直扇得那个自爆兵先从晕睡中醒过来,又被雷同扇得三十六颗牙齿全部松落,头晕眼花得几乎失去了思考的力量。同时,他的耳朵里更像是钻进去一百只般嗡嗡作响蜜蜂,除非有人趴在他的耳朵边放声吼叫,否则以他现在的听力,什么也听不到。

雷同指着前面的一大群作鸟兽散的敌人,在这位看人眼前都是两个重影的自爆兵耳边狂叫道:“看到了吧,你眼前的全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全是我们的敌人,为了我们的祖国,为了我们的兄弟姐妹,为了我们同在一个战壕的兄弟,给我上啊,炸死他们,炸光他们。让他们知道,对抗我们是什么下场。在我们成立自己的祖国,建立自己的天堂时,人民不会忘记你,兄弟们更不会忘记你,当我们的民族站立在世界最巅峰的时候,你可以真正的笑了!”“就让我们一起去死吧!”雷同这一刻就是像一个超级神棍,又特像一个面对狂风骤雨,吹响战斗号角的无畏水手,他放声叫道:“愿幸运真神与你同在,让我们的敌人,回到地狱忏悔吧!”GO!GO!GO!

那个自爆兵真的要疯了,他这一辈子还没有听到过这样有些飘渺,又有些模糊,却充满了战斗火焰与**地宣言,他聆听着雷同有力的心跳,他感受着雷同有力的大手落在自己肩膀上。那种毫无掩饰的期盼,那种热切,那种对兄弟的爱,对敌人的恨。

这位自爆兵猛地跳起来,发出一声发出的撕心裂肺的长嗥,以最悍不畏死的姿态狂撞向面前和自己曾经同在一口锅里吃饭,同在一个训练营里受训的战友,炸药包在他的身上哧哧的冒着烟,他的眼睛也红了,他的嘴里不停的流出混合着鲜血的口水,偶尔再掉出几颗被雷同生生打落的牙齿。

他嗬嗬有声的喘着粗气,在这一刻他当真是将自己所有的潜能,所有的生命,所有对祖国的忠诚和对敌人的憎恨都彻底激发出来。

雷同从地上拾起一挺不知道哪个胆小鬼丢掉的轻机枪,对着那些撒腿就跑的士兵拼命扫射,他一边扫一边跳着脚狂叫道:“快快快,给我炸死他们,为了我们的祖国,为了你的大姨妈跟小舅子给你戴了绿帽子现在终于可以解脱的老婆,冲啊!”

在这一刻已经彻底被雷同的“战歌”催眠的自爆兵究竟听到了什么幻觉甚至是天籁之音。

“轰!”

“轰!”

“轰!”……这位出手不凡的自爆兵身上炸药包终于爆炸了,他身上那一大包用鞭炮做成的土制炸药包威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胜在以量取胜,而他身上的TNT炸药,他身上的钢珠手雷,他身上的子弹匣更是此起彼伏。大股的硝烟直冲云霄,中间夹杂着或大或小或稀稀拉拉,或密如爆豆的爆响。将这股硝烟一波接着一波的越推越高。同时什么AK47步枪的子弹,什么手雷上面粘的二点五毫米走私的小钢珠,什么弹片,什么人类还算尖硬的骨头,什么一大片还嗖嗖乱响的要着漂亮的小弧线向外旋着飞着削着的头盖骨,反正是一大堆五花八门的东西,以辐射状向四周溅射。以那位自摆乌龙的自爆兵核心,敌人稀里哗啦的倒了一大片,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血泊中呻吟着,咒骂着,甚至是哭泣着,整个战场上乱成一团。

雷同手脚利索的从地上拾起几支乱七八糟,但是看起来怎么也应该还能再射出几发子弹的枪,再从死尸里打出十来个弹匣和手雷,不管三七二十一往自己身上一塞,然后大手一挥拼拼尽全力狂叫道:“兄弟们,立刻突围!”

王天达傻眼了,他瞪着雷同嘶声叫道:“你说什么?”

“立刻跟着我一起突围!”

王天达断然叫道:“不行,我们还有很多兄弟被困在后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抛弃自己的兄弟。”

“你不想抛弃自己的兄弟?你以为我就愿意抛弃自己的兄弟吗?”雷同厉声道:“战争没有丝毫感情可讲,如果现在是我被困在那被敌人围的水泄不通,根本没有可能再逃出来的包围圈里,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命令你们离开,就像当初的金子和那个兄弟一样。”

“战场上,别他妈的给我讲情义,因为那个东西不仅会葬送了兄弟的生命,同样也会把他们好不容易替你争取来的活命的机会搭进去!”

“你要记住,我们之所以能活着,不是因为我们有多厉害,多聪明,多勇猛,而是因为有兄弟在替你牺牲,明白吗?我不希望他们白白的牺牲,那样会寒了兄弟的一片真心。”

雷同不由分说,对站在旁边警戒的小荣吼道:“小荣,过去帮我开导一下王天达!”

“是!”小荣点了点头踏前一步,抡起枪托对着王天达的后脑勺就是一下子。

王天达摸着自己的脑袋转过头,瞪着眼睛叫道:“你想干什么?”

话音未落,王天达就觉得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狠狠撞中了自己。他双膝一软不由自主的跌进小荣的怀里。

雷同瞪着和王天达一样也不愿意抛下兄弟独自离开的谭奋力森然的问道:“说,是你自己走,还是要我们背着你走?”

谭奋力迟疑了一下,看到小荣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步枪朝自己走来,他立刻叫道:“我自己可以走!”

“那好,我们走!”雷同望了望远处那黑压压的包围圈,叹了口气,急匆匆的离开了。

至此,这次如同自杀一般的任务,小荣和六七个仅存的士兵,真的在雷同的带领下,从敌人自认为天衣无缝的防御里实现了一次华丽而完美的突围行动。

当然了,他们在突围成功的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正向雷同之前说的那样在通往祖国的这条道路上势必会有很多人倒下去,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战争没有仁慈可言,不可能不死人。

与此同时,还在敌军层层包围中浴血奋战的那几个中**人中的一个看到雷同他们成功的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后,突然放声狂笑道:“兄弟们,看啊,长官已经带人冲出去了,哈哈,现在我们就算是死,也死而无憾了,请大家节约每一分体力,每一颗子弹,继续掩护长官撤退,在我们全部阵亡之前,我们要努力给予敌人最大的伤害,让他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不为别的,就为我们在临死之前,也要再狠狠反咬他们几口。”

望着周围那些恼羞成怒的敌人,这些人突然开心的笑了,似乎他们从来都没觉得原来死亡是那么神圣的一件事。

庄严,肃穆中透着悲壮!

望了望天边那火红色的太阳,他们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大概是他们最后一次看到太阳了吧。

此时的太阳真的很美,美的令人窒息,无可挑剔,他们这群整日呆在阴暗中的军人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太阳,可惜他们发现的太迟了,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机会看太阳了。

枪!

几人紧紧握着手里的枪,用对待心爱女人一般的样子,怜惜的抚摸着自己的手里的枪,只有真正经历过生死血战的军人,才会真正了解枪对一个军人的意义,只听几人轻声道:“求求你,我亲爱的战斗伙伴,让我们完成自己的誓言,让我们可以心无遗憾的走完人生的这最后一段路,好吗?”……余辉落下,炮火洗礼过的地方除了满目疮痍的地面,什么也没留下,只有一首虚无缥缈的雄壮的乐曲久久回荡在天边,似乎是在哭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