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04章 极品脑残

第二百零四章 极品脑残

“嘻嘻大爷,你这个土豆怎么卖呀?”林涵溪和雷同离开了中年妇女的小摊后,又来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摊点。

这个摊点是雷同告诉她的,据说应该不错。当然了,这个不错要从两个方面来讲,一是信誉不错,二是土豆不错。

其实呢,信誉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似乎可有可无,但它确实又非常特殊,做生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信誉,没有信誉永远做不成大生意。

一个人即便是一夜之间变成了穷光蛋,那么他同样可以在一夜之间变成百万,乃至亿万富翁,但是如果这个人的名誉被毁了,要想恢复可就难如登天了。而一个品牌,一个公司也是如此,一旦它的信誉没有了,也就代表它离倒闭不远了。

不做死,就不会死,当年赫赫有名的三鹿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

回头再聊聊为什么雷同会说那个大爷卖的土豆不错呢?那是因为人家卖的土豆都是很新鲜的。

没错,别看土豆黑不溜秋的,但是它也有新老之分。

事实上,新土豆皮薄水分多,而老土豆皮厚有黑色斑点,然后切开之后看横切面,新土豆颜色鲜亮,老土豆则略显阴暗。

很显然上当受骗一次的林涵溪这次就谨慎小心了许多,没有像之前那么冲动了。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成熟就是不断面对失败,挫折的过程,这些话果然很有道理。

“姑娘,来老头子这里买土豆你就来对地方了,咱这个土豆啊,绝对是新鲜,而且也不贵,才一块六毛五一斤。”大爷敦厚的笑了笑,有生意上门他自然很高兴,所以表现的也相当的热情。

“啊,一块六毛五一斤?”林涵溪惊讶的同时又暗自思索了片刻,那她买三斤才五块钱而已,但若是在中年妇女那里买就是十块钱三斤,不多不少,整整坑了她一半,太可恶了。

林涵溪气愤不已,原来雷同没有骗她,那个看起来挺和蔼的中年妇女居然真是个黑心的商贩,唉,知人知面不知心呀,这年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大爷,还能便宜点不?”林涵溪学着人家买菜时候的样子说道。其实,林涵溪在家看电视的时候,总会听老妈说买东西要砍价,不能对方要多少就给多少。

果然,这回派上用场了!

突然间,林涵溪觉得自己还挺有心的,竟然连老妈平时说的一些不起眼的话她都能记住。现在她都有点佩服自己了,没办法人聪明挡都挡不住。

“姑娘,真不能再便宜了,老头子不会骗你的,咱卖的土豆绝对是最便宜的。”大爷苦涩的笑了笑,顿时他脸上纵横交错的就皱纹堆到了一起,让人看了很难受。

“大爷,您就再便宜点嘛,这大过年的,图个喜庆吉利,我给您拜年了。”林涵溪拿出了终极必杀武器,发嗲撒娇。

“姑娘啊,真的不行,老头子生活不容易,你看这过年了,外面那么冷,可我还得出来摆摊,一块六毛五其实我赚不到你多少钱,只是成本价罢了。”大爷身子很淡薄,穿了一件并不算太厚的旧棉袄,看起来生活确实不太富裕。

“要不一块五吧,大爷,您多少便宜一点,我买三斤。”林涵溪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行……”

“便宜点……”

“……”

话说,林涵溪和老大爷你一句,我一句,两人足足磨了有十几分钟,最后艰难的达成一致,便宜五分钱一斤,一块六成交。

呃……

终于好了吗?

雷同站在一旁差点崩溃,林涵溪的强大远远出乎他的意料,竟然为了五分钱和一个老人耗了十几分钟,这真是令人无语。

“老公,看我厉害吧。”林涵溪一边拣着土豆朝袋子里放,一边回头对着雷同说道。

厉害!

雷同发自内心的向林涵溪竖起了大拇指,不过他这一声佩服不是说林涵溪砍价有多牛逼,而是说她为了五分钱能跟人家磨叽十几分钟的这个事厉害,连一向自认为很有耐心的他都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一分钟后,林涵溪把拣好的土豆上秤称一下,三斤多了一点,不过老大爷人比较实在,也没说拿下来就递到了林涵溪手里。

这年代,手持的杆秤已经见不到了,都是电子秤,就是带托盘,然后把东西放上去就显示质量,金额的那种。毕竟现在人都不太相信杆秤了,某些黑心的商家总是会缺斤少两,在这上面做手脚。

所以啊,慢慢的电子秤就取代了杆秤,取得了人们的普遍认可。

人人心里有杆秤,心歪了,秤也就歪了!

“老公,付钱吧。”林涵溪接过老大爷三斤土豆,一脸自豪的说道。

“我?付钱!”雷同翻了翻白眼,他又不是自动取款机,说拿钱就拿钱,就算是自动取款机你也得有卡吧。

“是呀,你不付钱,难道还让我付钱啊。”林涵溪嘟囔着性感红润的小嘴说道。

“好吧。”雷同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掏了掏比脸还干净的裤兜,还好,四个口袋都摸完居然翻出来六块钱。

到底还是没出现那种没钱付账的尴尬局面。

林涵溪一把抢过雷同手中那张五块的票子:“大爷,给您钱。”

老大爷憨态可掬,接过林涵溪手中的五块钱说道:“好嘞,姑娘,你等下我找你钱。”

“不用找了,挺麻烦的。”林涵溪一句话让雷同愣住了。

不用找了?

不用找了!

雷同满头黑线,手哆嗦了一下,那一块钱的钢镚掉到了地上。

林涵溪是不是有毛病?

五块钱不用找了?

三斤土豆,原价一块六毛五,请允许我动笔算一下,如果没算错的话是四块九毛八,五块钱足矣。

之前,林涵溪磨破了嘴皮子,把价钱砍到了一块六毛,还好我数学不是体育老师教的,应该付四块八。

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无论怎么算林涵溪五块钱都是够付账的,可是她跟人家东扯西扯,好话说了一箩筐,最后价钱是砍下来了,可她不还是付了五块钱?

既然都是付五块钱,那还砍个屁?

林涵溪这样做不是很脑残吗?

“姑娘,你确定不找了?”老大爷显然也很不理解,若是刚才林涵溪没跟他斤斤计较,说五块钱不用找了,他到没感觉什么,几毛钱而已。

但是——

但是,林涵溪刚才可是死活要他便宜一点的,其实就算是不便宜五块钱也足够了吧。

莫非是拿钱找乐子?雷同显然没想到林涵溪会如此极品,不,应该说是奇葩。辛辛苦苦砍下来的钱,却让她一句不用找了,全搅和了。好吧,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而是智商问题,唉,有时间得带老婆去医院检查一下智商,别脑子真缺根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