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05章 非同一般

第205章 非同一般

“嘻嘻老公,咱们快点去‘宏愿寺’吧,要不然人多了就赶不上了。”林涵溪买完土豆后,又拉着雷同瞎逛了半个多小时。

现在,雷同犹如惊弓之鸟般,他总觉得别人看他们的眼神很怪异,当然了,其实人家的眼神很正常,只不过雷同的心理因素导致他多想了。

刚才,他们走的的时候,那个老大爷向他投了一个同情的眼神,老婆漂亮那没得说,但是脑子有问题那就不好了。

雷同知道,那个老大爷认为林涵溪可能是神经病,要不然不会做出那么极品的事情。

所以啊,雷同现在生怕林涵溪再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他都不好意思再跟林涵溪一起走了。

“老公,你生病了吗?脸‘色’怎么那么差?”林涵溪抱着雷同的胳膊,见雷同脸‘色’不对不由地问道。

雷同讪讪的笑了笑:“没事,可能有点累吧,休息一下就好了。”

“哦,这样啊。”林涵溪闻言步伐快了许多:“那老公,外面风大,我们还是走快点去寺庙吧。”

“啊?好,好!”雷同叫苦不迭,心里暗暗祈祷林涵溪千万别再做一些少脑子的事了,他的小心脏真心受不了。

一路上,人依旧很多,而且看样子还越来越多,估计不到晚上这条街是消停不下来了,或许就算是到了晚上应该还有夜市吧。

林涵溪像一只刚出笼子的小鸟,快乐的拉着雷同,像一个无忧无虑的‘精’灵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这一刻,雷同有种错觉,似乎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了,周围一切的事物,纷‘乱’吵人的声音全部归于寂静,时间停滞,仿佛画面永远得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超脱世俗!

雷同脑海里闪过一丝灵光。

他忘记了烦恼,忘记了忧愁,忘记了哀伤,他残破疲惫的灵魂终于可以休息了吗?

飘飘然的身体,舒泰无比的灵魂,轻松愉悦的‘精’神,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雷同有种想永远沉睡在不醒的享受。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瞬间,或许是一个月,又或许是一个世纪,直到林涵溪叫了他好几声老公,他才从那种奇妙的灵觉中醒了过来。

“老婆,怎么了?”雷同‘迷’茫的看着林涵溪,不知所以然。

“哼嗯,老公,你又走神了。”林涵溪蹙了蹙清秀的眉头:“老公,你到底怎么了,跟我在一起为啥老是走神?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啊。”雷同发誓这回他真没撒谎,刚才走神只不过是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感悟之中。

“好吧。”林涵溪意兴阑珊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如果雷同想告诉她的话,自然会主动开口,可是若他不想说,多问只是‘浪’费口舌。

“行了,别想太多了,老婆,我们现在到寺庙了没?”雷同适时岔开话题,把注意力引向别处。

果然,这招很奏效,林涵溪脸上绽放出一丝如海棠般的微笑:“是呀老公,我们现在就站在‘宏愿寺’的正‘门’前面。”

“是吗?”雷同闻言抬头望了望,入眼便是一首好诗。

天苍苍,香火旺,雪落知故乡!

地茫茫,檀香望,福祉九回肠!

横批:宏愿寺!

一个方方正正硕大的‘门’匾高高挂在正当中,宏愿寺三个金灿灿的鎏金字熠熠生辉。

大气磅礴,少了寺庙的死寂沉闷,恢弘傲然,少了寺庙的低调内敛,喜气洋洋,少了寺庙的慈悲济世。

“果然和一般的寺庙不一样。”雷同暗自惊讶,这个宏愿寺像是当地人兴建的,里面根本就没有和尚。

“老公,怎么样,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吧。”林涵溪挽住雷同的手臂问道。

“给人的感觉确实不太一样。”雷同对着林涵溪笑了笑:“看来这次你没骗我。”

“啊?”林涵溪不满的说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嘿嘿!

雷同没有说话,诡异的笑了笑:“不说这个了,我们进去吧。”

“好的。”

林涵溪说着便和雷同一起走进了宏愿寺。

事实上,宏愿寺并不是很大,因为毕竟当地人财力有限,但是由于今天是庙会嘛,所以来往的人就特别多,可以说络绎不绝,不停的有人打外面进去,也不断的有人从里面出来。

“老公,我们还是先去祈福阁吧,到那里给你祈福。”林涵溪进来后,拉着雷同左拐。

雷同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老婆,你一个人去吧,我想去那边看看,行不?”

林涵溪朝着雷同手指的方向看去,她记得那边好像是安灯殿,专‘门’给一些人请平安灯用的。

平安灯,这种习俗还是相当古老的,我国有些地方会在父母,妻子,儿‘女’,朋友,恋人他们过生日的时候,在类似于这种寺庙的地方给他们请一盏平安灯,寓意着一年幸福,平安,如意,吉祥。

一般的平安灯请完后,他们会在灯的旁边贴上你的名字,然后便有专人帮忙打理,让灯不会熄灭。当然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

不过也不会太贵,毕竟他们不是以盈利为目的。

沉默了片刻后,林涵溪才开口说道:“那好老公,你去吧,我这边‘弄’完后就去找你,你看这样行不?”

“当然行喽,老婆大人的话,我都是言听计从,不敢有丝毫违背。”雷同笑着说道。

“哼,油嘴滑舌,不要企图用糖衣炮弹就能打败我,你的‘花’言巧语对我没有用了。”林涵溪说着又掐了雷同的腰一下,随即转身离去:“好了,老公我先去祈福阁了,等会再见。”

“好的,老婆。”雷同欣然点头。

望着林涵溪纤纤的倩影,雷同竟然痴‘迷’的笑了,良久后才回过神来:“唉,安逸的生活真是令人留恋啊,可是它把我的锐气都磨光了。”

……

几分钟后,雷同来到了安灯殿,说实话这里面确实很安静,也没几个人,与其他几个喧嚷嘈杂的地方形成了照明的对比。

一走进安灯殿,雷同就觉得浮躁的心突然平静了许多,整个人也不是那么锋芒毕‘露’了,而是光芒内敛,归于平凡,看上去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年轻人了。

“能使人虚浮烦躁的心绪慢慢安静下来,‘挺’神奇呀。”雷同在心里嘀咕了一声。

正当雷同惊讶之时,一股淡淡的幽香飘进了他的鼻子里,然而出于一个特种兵防范的本能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直到确认这个香气没有问题后,他才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