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06章 平安灯明

第206章 平安灯明

幽香暗来,弥漫在整个安灯殿里,这股莫名的香气很玄妙,居然有静气凝神的作用,能使人在不知不觉中放松紧张的神经,令人不禁沉浸其中。

雷同目光大致的扫了安灯殿一眼,这里面并不是很大,可以用一览无余来形容。此刻,正对着他的是一尊佛像,不过并不是佛家的佛像,至于是什么他也说不出个不所以然来。

除此之外,安灯殿里最醒目的就是那四根擎天的柱子,看上去特别威武霸气,粗壮,有种说不出来的底蕴,然而再仔细观察那柱子居然是木质的,并非水泥凝锻而出,雷同不禁感慨这得要多大的树木才能打造出来这么一根柱子。

木柱被涂成了鲜‘艳’寓意着吉祥如意的中国红,同时上面还细致的镂刻着一些状物,丝丝入微,相当有艺术价值。

事实上,整个安灯殿都是由木材搭建而成,没有丝毫现代建筑气息。

雕梁画栋,碧瓦青砖!

但是安灯殿里却没有窗户,只有一排高达四五米的扇‘门’,就像几百年前封建社会的那一些地主官僚人家的‘门’一样,古‘色’古香的,尤显恢弘大气。

不过,没有了窗户的安灯殿里却一点也不见昏暗,因为失去了阳光的亲抚,还有灯光,灯光照亮了整个大殿。

这就是平安灯?

雷同的目光落在那一排跳动的火苗上,它们就那样安静的燃烧着,不知疲倦,没有尽头,时间对它们来说不过是个空空如也的概念而已。

“施主,请问你是来求灯,还是来求福?”正在这时,一个沧桑的老人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

雷同瞳孔一阵收缩,这个老人浑身透着古怪,观其年龄少说也有七十多岁了,却红光满面,中气十足,眼神如一把尖刀直入人心,浑浊的眸子闪着睿智的光芒,岁月给他留下了痕迹,也给他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老者穿着单薄的麻衣,材质粗糙的长衫,雷同暗暗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么冷的天,他不怕凉吗?

短暂的失神过后,雷同对着老者微微一笑:“敢问大师,求灯怎么讲,求福又当何解?安灯殿不是给人祈福的吗,求了灯不就是求了福吗?”

老者笑了笑,朝前走了几步:“不,不,年轻人,求灯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形式,求福才是目的,心不诚者,只能求灯,心诚则灵,求福将至。”

“大师,您觉得求福有用吗?”雷同不以为然的说道:“这世上本来就没有鬼神一说,求福不过是个笑耳,人们祈福多是求个心里安慰罢了。”

老者不悲不喜,并没有因为雷同的无理而有丝毫的怒意,只见他淡淡的说道:“鬼魅胡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就像你刚才说的,祈福只是寻找一个心理安慰,它其实只是另一种信仰,支持着人的‘精’神,如果较真你就显得可笑了。”

雷同无言以对,是啊,现在的人不像以前那样愚昧无知了,求神拜佛,把一切的希望寄托在根本不存在的神灵身上,其实大家都知道所谓的祈福并没有用,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来到这里祈福呢,不还是为了寻求一种信仰,博得一个彩头吗?

信则有,不信则无!

此话,模棱两可,却又正好点中要害。

“大师,你们这里对外称寺庙,可是为什么见不到一个僧人呢?”雷同不解的问道。

呵呵!

老者意味深长的笑了:“没有僧人?那我呢?”

“您?”雷同愕然困‘惑’,老者这个样子哪里有一点僧人的样子?从表面来看,他就是一个平凡的小老头,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是呀,年轻人,人不可貌相,江海岂可斗量?”老者笑了。

“大师,你是说你是僧人?”雷同惊愕不已。

老者没有说话,只是笃定的点了点头。

雷同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和尚,不穿袈裟,不剃度,不带佛珠,不念经,不上香,不敬佛,怎么能算是僧人呢?

再说点邪恶的,还不知道这个老者有没有妻儿,‘私’下里有没有喝过酒,吃过‘肉’呢。

一个和尚不礼佛,还叫和尚嘛?一个学生不学习,还叫学生嘛?一个商人不经商,还叫商人嘛?

舍本逐末,离经叛道!

是谓大逆不道!

老者似乎看透了雷同的想法,只听他不温不火,气定神闲的说道:“年轻人,听我一句话,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心中有佛,处处梵音,参禅入定便是呼呼大睡。”

雷同低头沉思了起来,这就话听着很可笑,但仔细琢磨一下,又有特别不一样的韵味。雷同隐约感觉到了点什么玄妙不可言的东西,却又一时捕捉不到那丝灵光。

良久后,雷同释然了,但谁也不知道他最后感悟到了什么,只不过这一刻他看着老者脸上‘露’出了敬佩的神‘色’,之前的不以为然早已消失不见。

“年轻人,现在我问你是求灯,还是求福?”老者笑‘吟’‘吟’的问道。

“大师,我求心!”雷同的回答令老者很满意,似乎刚才他的心境一下子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年轻人,求心者要坚定的意志,切莫忘了你心中的追求。”老者说话相当古怪,似乎想表达什么,但又模糊不清,朦朦胧胧,给人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好了,年轻人,不要想太多。”老者语气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求心吗,去吧,用心点燃那盏平安灯,我相信你的意志一定可以感动上天。”

“大师,我可不可以求您一件事?”雷同突然开口说道。

“说说吧,如果我能做到。”老者笑‘吟’‘吟’的说道,没有推辞。

雷同闻言大喜,随即平静了一下心绪,殷切的说道:“大师,我想请您以后每年的今天都在这里替我点一盏平安灯,为一个叫林涵溪的‘女’孩祈福。”

“哦?每年点一盏平安灯?年轻人,我可以答应你,但是……”老者说着停了下来。

“但是什么?”雷同迫切的问道。

“但是,如果你还活着,那么请你每年的今天都要回到这里,看一眼你点的平安灯,倘若有一天你来不了了,那么我就会替你点一盏平安灯。”老者语重心长的说道。

“好,大师,我答应您,如果我还能来的话,一定。”雷同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