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07章 算命瞎子

第207章 算命瞎子

林涵溪离开了雷同后,几分钟便来到了祈福阁,这里的人显然就要比安灯殿要多出了很多,简直是‘门’庭若市,人头攒动。

此时此刻,祈福阁里站满了各种人,有孩子,有老人,还有一起来的情侣,总之就是很‘乱’,没有一点秩序。

或许这就是雷同的聪明之处吧,或许他之前就猜到了这里就是这个样子,所以他才去了安灯殿,那里应该很安静。

林涵溪好不容易从外面挤到祈福阁里面,现在她有些后悔来这里了,今年来祈福的怎么那么多,以前也没有这种壮观的场面啊。

终于,做完了一切的祈福流程后,林涵溪大大的松了口气,然后她又发扬攻坚克难的‘精’神逆着人‘潮’冲出了祈福阁。

“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林涵溪出了祈福阁后,嘀咕了一声。

“这位姑娘,我观你印堂发黑,眉梢煞气颇重,近日必有血光之灾,听瞎子一言,破财免灾是为上策。”

就在林涵溪感叹人多之时,在她身旁不远处的一个不起眼的松树边,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中年人半倚半躺在树上轻声说道。

林涵溪顿时就不高兴了,你这个算命的也太损了吧,为了赚点算命钱你平时咒人家有事就罢了,可是这大过年的,再这样说显然就过分了。

幸亏林涵溪这几天心情比较好,要不然她非得把这个装瞎子的家伙暴揍一顿不可。

林涵溪恶狠狠的瞪了瞎子一眼,然后气呼呼的就要走人。然而这时,瞎子却又开口道:“姑娘莫要生气,瞎子之言绝非空‘穴’来风,你可过来与瞎子一谈?”

林涵溪本来是不想跟这种只会忽悠人的算命瞎子‘浪’费时间的,但是出于愤怒她就临时起意过去听一听,看看这个瞎子能有什么高谈阔论。

“算命的,你说我有血光之灾?”林涵溪走过去语气不是很好,当然这也怪不得她,刚祈完福,就有人咒她有血光之灾,要是能有好脸‘色’才怪呢。

“是,也不是。”算命的瞎子高深莫测的说道。

“什么意思?”林涵溪不以为意的笑了:“刚才你不说我有血光之灾嘛?”

“没错,姑娘,瞎子不骗你,近日你和你的那位朋友将会有一场灾难,至于见不见血,就取决于你们的决定了,更准确的说取决于你朋友的决定。”瞎子声音忽高忽低,悠悠飘渺,无形中便营造了一种紧张的气氛。

“你有病吧,我没有多少对我重要的朋友,再说我有没有事,和他的决定有什么关系?”林涵溪没好气的说道:“呵呵,我觉得你忽悠人的本事太差了,反正比我以前遇到的那些骗子假远了。”

算命的瞎子听了这话,沉默了,似乎是被人戳穿了尴尬,似乎又是在犹豫顾忌什么。

林涵溪见瞎子不说话,还以为他怕了呢,于是又打趣道:“喂,算命的,你说你又没瞎,干嘛带个墨镜,想学人家阿炳装酷呀?”

“姑娘,你怎知我没瞎呢?”算命的瞎子意味深长的问道。

“这不明摆着的吗?你‘露’出的破绽实在太多了,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出来。”林涵溪非常自信的分析道:“其一,刚才我站那么远,如果你是瞎子根本不可能知道那点有人。其二,如果你是瞎子,眼睛看不见就算知道有人,也不会一口就叫我姑娘,除非你看见我了,才那么笃定。”

“呵呵,姑娘,此言差矣,瞎子不过是眼睛看不见罢了,耳朵和鼻子还是很灵敏的,甚至比一般人要灵敏多了。”瞎子笑着说道:“其实,你刚才说的那些看起来句句在理,实则全是主观臆断,没有任何依据,不过瞎子还是要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你在那里的。”

“那好,你说,我看你怎么狡辩。”林涵溪不服气的说道。

“首先,瞎子看不见你,但是我却能听到你走路的声音,这里的人很多,但是每个人走路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姑娘,如果在生活中你是个细心的人,就能深切的体会到我说的这一点。这个道理应该和说话是差不多的,听一个人说话就能甄对方是谁,原因就在于每个人说话的音‘色’不同。”

林涵溪显然不相信,于是据理力争:“不可能,你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这里脚步声那么‘乱’,你如何能分得清?”

“熟能生巧,习惯成自然。”瞎子平淡的说道:“如果有机会,你会明白我说这句话的含义。”

“那……那你又怎么知道我是‘女’人?”林涵溪的底气显然不足了,至少气势比刚才弱了很多。

瞎子悠然自得的笑了笑:“姑娘,不知你听没听说过闻香识‘女’人?”

“闻香识‘女’人?”林涵溪皱了皱柳叶眉:“呵呵,我倒是听人家提起过,但是这个跟你知道我是‘女’人有关系吗?”

“当然有了。”瞎子连连点头:“我就是从你身上飘逸出来的味道来判断你是男,是‘女’,并且还可以根据这种味道来判断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是吗?”林涵溪撅了撅嘴:“那你说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外表坚强,内心柔弱,多愁善感,有时活泼外向,有时自卑内敛。或许你经常会担心一个人?”瞎子侃侃而谈。

这——

林涵溪不知该怎么面对瞎子的答案,似乎很对,似乎又不对,于是她只好避开这个话题接着问道:“刚才你不是说我和我的朋友有血光之灾吗?那我问你,我朋友是男是‘女’?”

“必然是男的。”瞎子回道。

“凭什么那么肯定?”林涵溪不相信,这个世界莫非还真有神算半仙不成?

“天机不可泄‘露’。”瞎子神秘的摇了摇头。

“好吧。”林涵溪知道一般算命的都喜欢故‘弄’玄虚,把人忽悠晕了,然后就开始骗钱:“算命的,你说我们有血光之灾,到底是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瞎子如是说道。

“那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泄漏?要钱是吗?”林涵溪忿忿的问道。

“姑娘果然聪慧过人,破钱免灾嘛,自然要钱啦。”瞎子理所当然的说道:“虽然我不敢保证一定能化解,但却能告诉你们其中一点点内幕。”

“哦?这么神,可是我不信,你说了这么半天,不还是想骗我钱吗?”林涵溪突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一副任你如何忽悠,我就是不掏钱,你拿我怎样?

然而,瞎子的下一句话却让林涵溪泰然的脸‘色’猛然一变,甚至‘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