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08章 血光之灾

第208章 血光之灾

林涵溪乐此不疲的用犀利的言语嘲笑打击瞎子,不顾形象的说他招摇撞骗,欺人钱财,然而瞎子似乎一点都不生气,他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话。

然而——

就是这一句话却让一直都不为所动的林涵溪为之震惊。

“你是当兵的吧?”瞎子带着墨镜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林涵溪,自信满满的问道。

你——

怎么?

林涵溪娇躯微微一颤,随即语气陡然高昂了很多:“你怎么知道的?”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林涵溪确信她当兵这件事连村子里的人知道的都不多,更何况是外人?而且知道这件事的人基本上都是她极为熟悉的,可是眼前这个自命不凡的算命瞎子她绝对是第一次见,但若是这样对方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当兵的呢?

难道瞎子是‘蒙’的?

还是巧合?

林涵溪脑子里瞬间闪过千万条念头,心想眼前这个算命的瞎子似乎真的和她以前遇到的骗子不太一样。

“姑娘,莫要惊讶。”瞎子故作高深的说道:“瞎子掐指一算,便知天下之事。”

“哦?是吗?”林涵溪狐疑的点了点粉颈:“没错,我就是当兵的,你‘蒙’对了。”

呵呵!

瞎子好像并不觉得意外,似乎整个事都在他意料之中。

“喂,算命的瞎子,我就想知道你把我引过来到底想怎么样?”林涵溪恨恨的问道。现在她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你说人家是个骗子吧,似乎有点武断了,但若说他不是吧,可究根结底他说了这么多,不还是为了她口袋里的票子?

“姑娘,千万不要心急,请听瞎子一一道来。”算命的瞎子笑了笑继续说道:“天地之存在,莫过于有气充斥其中,气乃一个人之根本,神则一个人之核心,自盘古开天地,‘混’沌朦胧,便育以五行之‘精’气,五行万物之本源,气说之无形,气说之无意,全靠自己感悟,有容乃大,气游弋天地,洗涤尘埃,‘荡’漾心灵,包容世俗……”

“行了,行了。”林涵溪听的头都大了,这都哪跟哪呀,怎么扯到这上面了:“你别忽悠了,就直说吧,你想干什么?”

“呵呵,姑娘,我想说的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我就猜到了你是当兵的。”瞎子一副大局尽在掌控中的得意。

“什么气质?”林涵溪好奇的问道。

“凌厉的杀伐之气,但杀气中却没有血腥,说明你没上过战场,或者说你没真正的杀过人。”瞎子一句一字的说道:“我说的这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你身上的气,气是你身上独有的标志,它贯穿你的灵魂,神是气的主导,辅助气的活动,‘精’气神便是如此。”

“好吧,这个东西我不懂,你也别跟我扯。”林涵溪声音如黄鹂一般清脆:“你就告诉我,血光之灾怎么化解?是不是我给你钱就行呀?”

“非也!”

算命的瞎子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姑娘,瞎子之前就说过了,你和你朋友的血光之灾到底有没有事完全取决于你朋友的决定。如果他做对了,那么血光之灾便是自然化解,不仅如此还有说不尽的好处。如若不识时务,刚硬不屈,那结果就难说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或许机会也能变成祸害。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可是您能告诉我,你所谓的血光之灾到底是什么吗?”林涵溪不自觉之间对瞎子的称呼和态度已经变了:“或者说,我朋友他到底会不会有事?”

瞎子摇了摇头:“姑娘,瞎子刚才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有没有事,我也不知,完全在于你朋友的决定,记住他的决定会彻底改变他一生的命运。”

“先生,到底是什么事?还请明示,我可以出钱的,您说多少我都愿意。”林涵溪满脸担忧之‘色’,她越想越觉得瞎子说的很玄乎。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反正大过年的,就算被骗了,那她权当破财免灾,图个喜庆。

“天机不可泄‘露’,泄漏天机必遭天谴。”瞎子低声说道:“其实,此次灾祸对你的朋友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或者说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呵呵,行了姑娘,瞎子陪你说了那么多,钱我就不要了。”算命瞎子说着语气突然一转,然后无比严肃的说道:“不过,瞎子看你心地善良就再送你一句忠告,还望谨记心间,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先生,请说,小‘女’子洗耳恭听。”林涵溪一本正经的说道。

瞎子缓缓的点了点头!

“宿命之缘,命运使然,红颜薄命,一线之间,轮回九转,倾笑千天,若愿厮守,清酒一生,执汝‘玉’手,泪洒永久。”

瞎子不知何时已经挣扎着从枯树旁站了起来,他的声音沧桑洪亮,沉沉的回‘荡’在林涵溪的耳边,可他之人却悄然的走进了人群中,然后慢慢的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袅袅的余音完全消失,林涵溪心中咯噔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可是那个算命的瞎子却不见踪影了。

这是——

林涵溪‘迷’茫的环顾着四周,一眼望去祈福阁里外的人依然很多,她还是站在原来的那个地方,时间还是那个时间,景‘色’还是那个景‘色’,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算命的瞎子出现过。

似乎,刚才她只是做了一个古怪的梦!

梦?

真的有那么真实的梦吗?

林涵溪不相信,几分钟前她明明记得那个算命的瞎子还和她说话来着,怎么可能是梦呢?

还有瞎子临走前说的那句神神乎乎让她一点都听不懂的四字真言,还犹如美味佳肴一般让她回味无穷,那么真实的画面绝对不可能是梦境的。

可是,如果不是梦,那么眼前的这一切又当如何解释?

那句四字真言到底是什么意思?

似乎里面蕴藏着很多东西,她隐隐约约能感受到一点,却又什么都抓不到。

是神仙显灵吗?

还是只是一场奇妙的幻境?

林涵溪突然笑了,管它是什么呢,或许时间会给她一个答案,一个确切的答案。

近日将有血光之灾?

我的朋友?

他的决定改变一生的命运?

林涵溪如水般的眸子望向安灯殿那个方向,心想瞎子口中的她的朋友是指雷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