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11章 早有预谋

第二百一十一章 早有预谋

邱一民听了老魏的一番讲解后,终于明白过来,原来逮捕雷同他们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上级的目的主要在于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在外军特工,间谍不察觉的情况下完成训练特战女兵的计划。

“那个老魏,我有一事不明,训练这批女兵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连我们押运中队都得无条件配合他们。”邱一民又说出了心中的一个疑问。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就算这批女兵被训练出来了又能怎么样?难道她们还真能变成超级战斗狂人蓝波,谭雅,完全超越雷同他们的战斗力?而如果不能超越雷同他们,那么训练特战女兵的意义何在?

“老邱,说句实话上级为啥非要训练一批具有特战经验的女兵,我也非常疑惑,但是他们肯定有他们的考虑,我们只是军人,坚决服从命令就行了。”老魏中气十足的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邱一民迫切的问道。

“不过据听说她们完成训练后,会外派出国执行特殊的任务,至于任务是什么,咱就不知道了。”老魏摇了摇头。

“好吧,我们姑且不论她们训练出来会用来干什么,我就想接下来咱们该怎么行动。”邱一民说道:“雷同和林涵溪没有军方的背景,抓了也就抓了,但是其余的像张海明,皇甫卓鸿他们的父亲可都是在军界相当有影响力的大佬,万一他们……”

“这个统战部那边已经下命令了,估计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老魏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想他们威望再高,权力再大也不敢公然违抗命令吧。”

“希望如此!”邱一民点了点头。

“对了,那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周吉森突然开口问道:“这才刚过年,如果动手太快,很容易引起他们的不满呀,如果抵触情绪过于强烈,反而达不到效果。”

“此事宜早不宜迟,既然他们是军人就应该想到部队随时会通知执行紧急任务。”老魏语气坚定的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后天就行动,到时候我会派人分别到他们居住的地方,逮捕他们,戏要做足,最好能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好吧,既然上级要我们配合你们,那一切都听你的,我们没有意见。”邱一民说着从抽屉里把雷同他们的档案拿了出来:“老魏,这是几人的所有资料,你看完后务必销毁,绝对不能留存。”

“我知道,放心吧。”老魏拍了拍邱一民的肩膀:“老邱,兄弟明白你心里憋气,虽然是假的,但是军人是有尊严的,我们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公开逮捕他们,对他们来说显然不公平。但是,他们是军人,当个人利益和祖国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一个合格的军人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而且不会有任何怨言。”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邱一民深邃如墨的眸子望着窗外,似乎在回忆什么。

“行了,老邱别难过了。”沉默了半天的周吉森开口说道:“其实这对雷同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哦?”邱一民眼中闪过一分异彩:“老周,你是说……”

“没错,雷同本来就是戴罪立功之身,可是按照押运规定是不允许再让他参加押运行动的,如果正常情况下他想做出一件漂亮的事情来将功赎罪那几率太小了,可是倘若借着这次机会,雷同他们能出色的完成训练任务,我相信上级不但会撤销他们头上的处分,还会予以表彰。”

周吉森说着顿了顿,眼中光芒闪烁:“或许上次的处分就是首长有意为之,目的就是为这次任务打下一个伏笔,或者说是留给雷同的后路,就看他怎么选择了,这就是上级的高明之处,非逼着雷同点头不可。”

“呵呵,别说老周,我听你这么一讲,还真有点明悟了,上级首长可能早就把一切都算计好了,我们只是负责执行而已。”邱一民脸上的阴霾终于点化开来,慢慢的开始散去。

“其实别人我不担心,就是把不住雷同的脉,你我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万一他脑子转不过来弯,钻了牛角尖,走上了极端,那就麻烦了。”周吉森脸上带着淡淡的愁容。

“没事,或许一开始他接受不了,但我相信最后他一定会想通的。”邱一民胸有成竹的说道:“别人我不敢打包票,但是雷同我绝不会看走眼,他现在可不能死,因为他答应秉峰的事情还没完成呢,他怎么甘心去死呢,就算受了再大的委屈,哪怕还有一丝希望他都不会放弃的,况且他死了不要紧,还有林涵溪,张海明那么多人,难道他会让这些人跟着他一起吃花生米?”

“也对,我相信他应该能过得了这个坎。”周吉森笑了笑:“否则岂不是辜负了我们对他的厚望。”

“行了,你还寄予厚望呢。我记得是谁来着,发现人家擅自离队后,一点情面都不讲,非要把他抓回来,还说必要时可以使用强制手段?”邱一民含沙射影的说道。

“喂,这个事情能怪我吗?身为参谋长我不能徇私枉法吧,他这是明显的严重违反押运规定,如果不严肃处理,那以后还能得了。”周吉森就是这个样子,说什么事只要涉及到原则问题,不论感情有多好,没商量,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说好听点这个叫铁面无私,大义灭亲,说难听点就是冷血动物,没人情味。

“行了,别在那跟我打官腔了。”邱一民摆了摆手:“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公是公,私是私,公私分明,绝不含糊,你果然是个当参谋长的料。”

“什么意思,我听你这话怎么感觉那么变扭呀?夸我呢,还是骂我呢?”周吉森牛蛋般的眼珠子瞪着邱一民,似乎要他给个说法。

“嘿嘿!”邱一民笑而不语:“你自己觉得呢?”

“我觉得你话中有话,变着法的挖苦我。”周吉森想了想说道。“你看,连你自己都这么觉得,何况别人?”邱一民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你……”周吉森呲牙咧嘴,喷火的眼神似要吃了邱一民一样,没想到啊,他无形中让邱一民摆了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