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15章 为你而活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为你而活

“老婆,你终于爬上来了,我都在上面等你半个多小时了。”雷同站在山顶的一个平台上,眺望着远方。

事实上,山顶已经被人为的修筑过了,这里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亭子,似乎是专门给爬上山的游客歇脚用的,唔,感觉很人性化的样子。

“可恶的雷同,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个人爬上来了?”林涵溪气喘吁吁的嗔怒道。如果不是没有力气,她早就上去和雷同拼命了。

整整三个小时,她爬了整整三个小时啊!

这过程中一下没歇息,就是咬牙坚持,无论身体多么痛苦,她都没有吭出声,一个军人应该能忍受住这样的摧残和折磨。

“老婆,你这不能怪我喽,是你自己太慢了,我想帮你吧,你还死要面子,看看活受罪了不是?”雷同幸灾乐祸的说道。

啊——

林涵溪肺都快气炸了,心里暗想,行,这笔账咱们先记着,等有机会非整死你不可,让你高兴,让你落井下石。

这边,雷同自然是不知道林涵溪心中的想法,他还是一脸贱笑的看着正在弯腰大口呼气的林涵溪说道:“老婆,这么长时间你还没缓过劲来,如果这要是在战场上你已经没命了。”

“是吗?”林涵溪撅起红润的小嘴说道:“你会抛下我一个人逃跑吗?”

“那老婆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雷同朝林涵溪走了过去,一伸手抱住她柔软纤细的腰肢,让她能暖和一些。本来冬天就冷,这山顶就更冷了,比山下低了将近十摄氏度左右。

“哦?真话怎么讲?假话又怎么说?”林涵溪坐在雷同的大腿上,感觉很暖和,很舒服。

“若说假话呢,就是我不会抛下你独自离开,真话就是我会死在你的前面,那样我还可以为你挡一颗子弹。”雷同一本正经的看着林涵溪,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啊——

林涵溪听了这话感动不已,之前的愤怒和怨气在这一刻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老公,你真好,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林涵溪认真的说道。

“不行。”雷同严肃的说道:“答应我,老婆,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不在了,那么你一定要好好的,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林涵溪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好,我答应你,但是我会一辈子守着我们的记忆,孤老一生。”

雷同点了点头,没有反驳,他相信如果真有一天自己为国捐躯了,那么林涵溪一定会难过一段时间。就像当初方雅萱背叛他一样,但时间这个东西会慢慢的把一切伤口抚平,直至她再遇到一个有感觉的男人……

抛开这个不开心的话题,雷同突然问道:“老婆,你不是说爬到山顶能听到海浪的声音吗?我上来半天了,咋什么也没听到?”

这个?

林涵溪怎么解释?她自己都是道听途说,看来那些话都是骗人的。

“不过有一点我感觉特别爽快。”雷同拉起林涵溪大走到亭子外面,然后向下俯瞰,一种掌握众生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种意境雷同今天算是彻底领略到了。

“老公,我现在有种超脱生死,遗世独立的感觉,好奇妙呀,整个人都轻松多了。”林涵溪卧在雷同温暖的怀抱里柔情的说道。

“是吗?”雷同呵呵一笑:“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或许每个人面对这么浩瀚的天地,体会俯视众生的高傲,都会有这种感觉吧。”

林涵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眼中含情脉脉:“老公,我没上山之前说什么来着?”

“说什么?”雷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说到了山顶你要唱军歌给我听,你忘了吗?”林涵溪眨着忽闪忽闪的睫毛,显得特别可爱。

“这个,我确实没忘。”雷同无语了:“可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又没答应,你不能搞霸权吧?”

“怎么,我搞霸权你有意见啊?”林涵溪气呼呼的说道:“我是你老婆,你要哄我开心,现在我就很不开心,除非你唱军歌给我听。”

啊——

“可是……可是我不会唱呀。”雷同委婉的推脱道。说实话,这点他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自己天生五音不全,唱歌相当难听,达到了人家唱歌要钱,他唱歌要命的境界。

所以呢,所以雷同可不想在自己老婆面前丢脸,要不然以后她还不得整天拿这个说事?

或许,林涵溪就是要借这个机会整他的也说不定呀。

“你不会唱歌?”林涵溪狐疑的反问道:“你确定自己不会唱歌?”

“老婆,你就饶了我吧,我真不会唱。”雷同装出了相当可怜的样子,可惜,林涵溪根本不上当。

“哼,还敢骗我,你不会唱军歌,那你怎么吃得饭?”林涵溪振振有词的质问道。

“吃饭?吃什么饭?”雷同一脸迷茫,林涵溪说话怎么莫名其妙?正在说唱歌的事呢,怎么一下子又扯到吃饭上面了?

“给我装傻是吧?”林涵溪嘟囔着小嘴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厉害,是特种兵,但你再厉害,以前也当过新兵,做过菜鸟吧?”

“是呀。”雷同点了点头:“这是肯定的,你就是亿万富翁,曾经也可能是乞丐呀,任何事物的成长都这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所以才有了一个俗语叫英雄不问出处嘛,就是怕人揭老底。”

“那好,当过新兵你就应该知道,新兵吃饭前是要拉歌的,拉完了歌才能吃饭。”林涵溪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刚才说自己不会唱军歌,那我问你你是怎么吃得饭?”

这个?这个!这个——

雷同有种做贼当场被人抓住的感觉,怪不得林涵溪刚才扯到吃饭呢,原来是想问这个呀。

“别告诉我,你只张嘴不出声,教官不是猴子,能让你耍得团团转。”林涵溪又开口说道。

嘶!嘶!

雷同深吸了一口气,这林涵溪也太绝了吧,他刚才就想找这个借口蒙混过关的,没想到让她捷足先登了,显然这个理由不能再用了。

算了,还是说实话吧,骗人真的是个技术活,一个谎言需要一千个谎言来圆。

“好吧老婆,你赢了,我承认我刚才没说实话。”雷同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不是不会唱歌,只是唱歌太难听了,所以……”

“没事,只要是你唱得我都不会觉得难听,听歌听的是感觉,不在乎有多好听。”林涵溪柔柔的说道。听歌听得是感觉?雷同细细的咀嚼这句话,似乎很深奥,不过却挺有道理的,有时候一个人听歌会哭的,然而值得他哭的不是歌,而是歌里的那个故事跟自己很像,所以才会触动心中的感情,所以才会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