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16章 军歌嘹亮

第216章 军歌嘹亮

“老婆,我唱歌真的很难听,要不就别唱了。”此刻的雷同显得特别拘谨,跟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般,双手‘揉’搓的衣角,整个人显得极为不自然。

“哎呀,老公,我说了,听歌听感觉。”林涵溪催促着雷同:“再说了,这里又没有别人,就算咱们俩,有什么丢不丢人的。”

可是……

唉——

雷同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果然还是没有逃出林涵溪的魔爪,它就如同噩梦一般日夜萦绕在他心头,没有离开的那一天。

嘻嘻!

“唱吧,老公。”林涵溪‘精’致的面庞‘露’出了惊‘艳’‘迷’人的笑容。

“唱什么?”雷同弱弱的问道。

“歌呀!”

“什么歌?”

“军歌!”

“什么军歌?”

林涵溪妙目如水,含笑盯着雷同说道:“老公,你会唱很多军歌?”

“会几首。”雷同谦虚的点了点头。

“那就拣你唱得最好,最有感觉的唱给我听。”林涵溪低头想了想才开口说道。

“我唱的最好听的?”雷同在心里小声的呢喃的一句,他好像还真没有唱得好听的歌,所以要找这样的歌对他来说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要是找唱得最带感的歌,他马上就能想到一首。

这首歌还是雷同刚当兵的时候,晚上部队拉歌,教官特意教他们唱的。至今为止,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忆犹新,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

犹豫了片刻后,雷同笑着说道:“老婆,要不我就唱,送你一枚小弹壳。”

“送我一枚小弹壳?”林涵溪惊愕的说道,脸上充满了好奇。

“不是送我,是送你。”雷同解释道。

“对呀,是送我。”林涵溪认真的说道。

“呃……好吧,你认为什么就是什么吧。”雷同满头黑线。

“嘿嘿,好啦,开玩笑的啦。”林涵溪突然笑了:“送你一枚小弹壳?唱吧,老公,我听着呢。”

“好的。”雷同一边答应林涵溪,一边酝酿着感情,慢慢的想把当年唱这首歌的感觉找回来。

一分钟后,雷同找到了感觉……

你问我什么是战士的生活,我送你一枚小弹壳。

它曾经历过风雨的洗礼,也曾吹响过一支战歌。

战士的生活就是这样,有苦有乐有声有‘色’。

战士的生活就是这样,有苦有乐有声有‘色’。

你问我什么是战士的‘性’格,我送你一枚小弹壳。

它会在祖国需要的时候,喷涌出那一腔烈火。

战士的‘性’格就是这样,有我无敌有敌无我。

战士的‘性’格就是这样,有我无敌有敌无我。

你问我什么是战士的本‘色’,我送你一枚小弹壳

它在战斗中惊天动地,却在胜利后保持沉默。

战士的本‘色’就是这样,无‘私’奉献报效祖国。

战士的本‘色’就是这样,无‘私’奉献报效祖国。

雷同沧桑却非常有磁‘性’的声音宛若九天韵律,久久回‘荡’在听海山的峰顶。

他的歌声或许并不是特别好听,甚至有的地方已经跑调,但是他却用心唱出了歌中的意境,唱出了军人热火如荼的军旅生活,军人保家卫国的赤胆决心,唱出了一名军人的无言心声,唱到了人的心坎。

听着雷同那粗犷低沉的曲调,林涵溪不由地抱紧了他,闭上眼,仔细体会歌中迸溅飞扬的情感,感受歌中无‘私’,奋勇杀敌的惊天气概。

一曲终了,余音缭绕!

林涵溪完全沉浸在这首歌的意境中了,直到雷同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才猛然惊醒。

“老婆,怎么了,吓着你了吧?我就说我唱得难听嘛。”雷同看见林涵溪身体颤抖了一下,还以为她是被自己难听的歌声唬住了呢。

“不是,不是。”林涵溪头摇的跟‘波’‘浪’鼓一样:“老公,你唱得真的很好听,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听的一首歌,真的。”

“真的,假的?”雷同惊疑不定的说道:“老婆,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唱得不好听。”

“我骗你干什么。”林涵溪丢给雷同一个娇媚的白眼:“老公,你唱得真的很好听,回头你要教我。”

啊?

“我……我还能……还能……教人唱歌?”雷同觉得这个世界疯了,现在他有种飘飘摇摇,踩不到地的感觉。

不真实!

太难以置信了!

要说让他教人怎么打仗,怎么在战场上冲杀保命,如何使用各种枪支器械,他绝对信手拈来,轻松搞定。

但是,让他教人唱歌,而且是教一个‘女’人唱歌,这——

好吧,雷同认为这是‘乱’点鸳鸯谱。

然而,面对林涵溪的‘**’威,雷同却不敢升起丝毫反抗的念头,只能积蓄力量,等待机会爆发,把怒气发泄到敌人身上。

……

爬上听海山顶峰,没有听到传说中的海‘浪’拍击岩石的声音,林涵溪多少有些扫兴。但是,能听到雷同给她唱歌,这一点还是‘挺’出乎她意料的,所以说这听海山一行,她也不是没有任何收获。

事实上,两人在山顶嬉戏打闹,温存亲‘吻’了一个多小时后,就依依不舍的下了山。

不过,为了弥补遗憾,林涵溪又拉着雷同来到了听海山的半山腰,这里距离地面约莫五十米左右,海拔高度一百米左右,地形相对平坦,因而开发商在这里建设了一个大型的游乐场。

游乐场设施非常齐全,可供游客玩的项目有很多,从这一点来看就知道开发商在这上面‘花’费了不少心思。当然了,取得的效果也非常不错,估计每天光这一个游乐场就能替他们揽金数百万。

毫不夸张的形容,就这一个游乐场比一台全天运转的印钞机产生的财富都多。

现在是下午两点左右,雷同和林涵溪从听海山的峰顶下来后,先是去景点里的一个小餐馆吃了一顿饭。付钱的时候,一连串账单把雷同和林涵溪吓了一跳,尽管他们早有心理准备,知道一般旅游景区内的东西要比外面昂贵许多,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夸张,单说这一顿消费比在京北吃一顿大餐‘花’费的都要多。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肉’疼的付完钱后,雷同在心里暗暗咒骂,下次他宁愿挨饿也不在这种黑店吃饭了,宰人太厉害了。

出了饭店,林涵溪就打算去半山腰的游乐场,再疯狂的放纵一回。

此时,景区内的人依旧非常多,来来往往的游客,络绎不绝,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林涵溪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

雷同疑‘惑’的转过头问道:“老婆,你怎么了,为啥停下来不走了?”

“老公,我不想走了,好累的。”林涵溪撒娇般的说道:“要不,你背我吧。”

“啊?”

雷同瞬间石化了!

这——

“老婆,这那么多人,看见不好吧。”雷同在心里咆哮,不要啊,千万不要啊,丢不起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