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17章 偶遇熟人

第二百一十七章 偶遇熟人

“老婆,你就坚持一下,咱们当兵的还怕吃这点苦吗?”雷同苦口婆心的劝道,希望林涵溪能自己打消这个念头。

然而,林涵溪没有说话,只见她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老公,你不愿意背我是吧?”

“不是不愿意,是场合不对,这里这么多人,我们是不是要注意一下影响?”雷同在心里呐喊,其实我就是不想背啊。

林涵溪哼了一声,只见她迈着轻盈的小碎步,抱住了雷同的胳膊,胸前一对高耸柔软的小白兔有意无意的蹭着他的手臂,让他一阵心花怒放。

“老公,你说我现在要是喊,姐夫,不要嘛,你好坏哟,那会怎么样啊?”林涵溪眼中狡黠的光芒一闪而过。

“我……”

此时此刻,雷同有种吐血的冲动。林涵溪她也太狠了点吧,这种事都能做的出来?

果然最毒不过妇人心啊!

雷同知道林涵溪这是在变相的报复他呀,不就是在爬山的时候没等她,自己一个人走了嘛,至于那么较真吗?

小气鬼!

女人是个记仇的动物!

还姐夫?

呵呵,只要林涵溪这句话一说出来,周围那些来往的游客的目光就能把他秒杀了。

姐夫调戏小姨子天理不容呀。

禽兽,畜生,无耻,下流……

“算你狠!”雷同咬牙切齿的说道。

“嘻嘻,我狠吗?”林涵溪不满的说道:“你才最狠呢,谁让你抛下我一个人走了,这是给你的一点教训。”

“我……你……”雷同无语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雷同缓缓的弯下腰:“老婆,我承认你厉害,行了,上来吧,我背你。”

林涵溪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弧度,然后欢喜的趴在了雷同的背上。

“唉,老婆啊,我真是拿你没办法,你就是一个恶魔呀,谁要是娶了你估计得倒霉一辈子。”雷同背着一百多来斤的林涵溪边走边说着,其实这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罢了,想当年训练的时候,一个全副武装的急行军可比这辛苦多了。

“倒霉一辈子?”林涵溪把脸贴在雷同的背上:“那你可能就得倒霉一辈子了,因为我只嫁给你,嘿嘿。”

“好吧,我就是天生命苦。”雷同说着把林涵溪朝上面颠了颠。

哇咔咔!

这一颠不要紧,林涵溪胸前柔软且富有弹性的山峰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好舒服呀!

雷同脑子里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

……

背着林涵溪走了半个多小时,雷同终于来到了游乐场,其实他完全可以在十几分钟之前就能来到这儿的。但是,他故意放慢了速度,因为他突然发现,林涵溪趴在自己的背上,他觉得挺舒服的,尤其是那两个小白兔呀,来回摩擦,嘿嘿!

“快放我下来。”这句话林涵溪一路上说了无数遍了,可是雷同根本不理不睬。

“不行啊,老婆,还没到呢。”雷同一脸无赖的说道。

“到了,到了,你快点放我下来。”林涵溪不住的拍打雷同的肩膀,甚至掐他的肉筋,可是雷同却全然不顾,怎么也不愿意把她放下去。

开玩笑,雷同可不是傻子,这么好的揩油机会,哪找去呀?

他要是能轻易就把林涵溪放跑了,才怪了呢!

“还没到呢老婆,还有几步路。”雷同说道。

“那我自己可以走。”林涵溪张牙舞爪的说道。

这个——

“快放我下来,要不然我真喊人了!”

“好吧。”雷同撇了撇嘴,满不情愿的弯腰把林涵溪放下来。

“哼,你就是个流氓。”林涵溪羞红着脸看着春风得意的雷同。刚才这个家伙居然利用背自己的机会,大肆揩油,把她浑身都摸遍了。

林涵溪呀林涵溪,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呀,报复不成,倒是被人家占尽了便宜。这就是传说中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哎呀,老婆,你怎么了?脸为啥那么红?是不是生病了?”雷同一脸关切不已的样子,不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装出来的。

“哼,还说呢,都是你害得。”林涵溪嘟囔着红润性感的小嘴,委屈的说道。

“我怎么了?”雷同一副不知所以,无辜可怜的模样。

“你……你刚才……”林涵溪一个黄花大闺女,这种话让她如何张得开口?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权当吃了一个哑巴亏。

“我刚才什么呀?”雷同急得团团转,脸上布满了忧虑的神色。

真会演戏呀!

难道这就是特种兵必备的技能之一,伪装?

很好,把当兵的那套都搬到生活中了,还真是难为他了。

林涵溪眼中喷火,恶狠狠的瞪着雷同,却不能把刚才他做的流氓之事说出来。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处受力的感觉令林涵溪抓狂。

装疯卖傻!

雷同把这四个字演绎到了极致,有时候林涵溪真觉得他不去当演员就是浪费了。

勉强把这口憋屈咽下去,林涵溪气呼呼的说道:“我先去趟厕所,你在这等一下。”

“好的,老婆,不过你要快点哦。”雷同得意的笑了笑:“对了,老婆,你有纸吗?没有我可以借给你,回头还给我就行了。”

啊——

该死的雷同,我要杀了你……

“……”

林涵溪去了厕所,雷同闲着无聊就在附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望着她消失的方向,雷同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嘿嘿,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然而,就在雷同走神的时候,一个清脆,语气中带着说不尽的惊讶和惊喜的声音骤然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雷同,怎么是你?”

雷同听到有人叫他名字,不由地眉头一皱,海音他没有朋友,怎么会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不过这个声音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可是他一时竟想不起来了。

心里纳闷,雷同转头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这一下他也惊愕的怔住了。

这个叫他的人,居然……居然是何昕?

靠,此时碰到何昕对他来说可不是啥好消息。

奇怪,何昕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雷同满脑子疑问,不过既然人家主动跟自己打招呼了,他总不能装作没听见吧。

而且这样自欺欺人,更容易引起人家的误会。

“雷同,真是你呀,你怎么会在海音呀?”何昕快步跑了过来,确认真是雷同后,激动的不得了。

今天早上,何昕坐上了从京北飞向海音的航班,十点左右就到了海音机场,下机后,她打车直奔着听海山就来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了峰顶,可是何昕觉得非常失望,因为和林涵溪一样,她也没听到传说中的海浪拍击岩石的声音。

然而,正打算下山离开,路过游乐场的何昕,却不想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背影特别像她心里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于是她兴奋的没忍住就叫了出来。直到现在,何昕还有种做梦的感觉,难道这就是缘分吗?两人不期而遇,是上天怜惜他们,有意成全,否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