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19章 激战伊始

第二百一十九章 激战伊始

哒哒!

不足百米的山下又传来了清脆却带着死亡气息的枪响。

啊!啊!啊!

“快跑啊,打枪了!”

半山腰原来还笑容拂面的游客听到枪声瞬间乱作一团,就像无头苍蝇般狂躁的不知如何是好。

仅仅几秒钟,一切都变了!

然而,慌乱的逃跑,疯狂的尖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或许那样只会让他们死的更快,死的更莫名其妙。

“老婆,你带着何昕朝山上跑,记住不管发生什么都别下来,知道吗?”雷同脸色阴沉如水,浓浓的阴霾让他看起来特别吓人。

“可是,老公,你……你要小心一点。”林涵溪恋恋不舍的看着雷同。她知道,作为一名军人,雷同遇到这种事肯定要挺身而出,她也劝不住,现在她唯一能帮雷同的就是照顾好自己,不让他分心,这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林涵溪毕竟是特警出身,心理素质也不错,她知道审时度势,权衡利弊,什么时候做什么事,说什么话,不会像一般的女人那样婆婆妈妈的。

“老公,小心点,我等你回来!”

林涵溪说完这句话,拉着惊慌失措的何昕就朝山上跑去。这时候,已经有不少聪明人也朝上面去了。

“喂喂,喂……”从雷同身边跑过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男人,只见他一手拿着苹果手机,一边大声骂道:“草他妈的,怎么回事?手机怎么没有信号?”

“喂……喂……”

同一时间,距离雷同不远处又一个人骂骂咧咧的说道:“他妈的,垃圾手机,山寨机不靠谱,关键时刻没信号了。”

手机都没信号了?

雷同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的凝重之色又加了三分。

看来歹徒是有备而来了,可能是动有了什么能屏蔽移动信号的电子设备。

不用说,敌人对这次行动绝对势在必得,否则不可能丧心病狂的连移动信号都屏蔽了。

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切断人们与外界的联系,为他们的行动赢取足够的时间。

目送着林涵溪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尽头,雷同活动了一下身体,此时,他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一年前的那场战斗,雷同打得相当憋屈,几个不成气候的小抢劫犯居然把他逼得像老鼠一样躲了起来。

一年后的今天,他不把这口恶气出了,心中的愤懑难平。

很快,雷同现在站的这个游乐场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影了,本来热火朝天,欢声笑语的情景刹那间就变成了死一般的空寂,就宛如末日降临一般恐怖。

这时,只见雷同那并不算非常强壮的身体,猛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他一个灵巧转身,然后如闪电豹一般,瞬间移动到一个毫不不起眼的建筑后面躲了起来。

这个建筑雷同早就看中了,在这种情况下它无疑就是整个游乐场最好的避难所,同时更是一个打伏击的好地方。

嘀嗒嘀嗒!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雷同蜷缩着身体静静的等待着,此时此刻,他的呼吸微弱的可怕,即便是有人在他旁边竖起耳朵也不见得就能听到雷同的呼吸声。

现在——

雷同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弓箭,随时准备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砰!砰!砰!

凌乱的枪声越来越近,枪声响起的地方距离他藏身的位置不足二十米了。

近了,又近了!

雷同原来沉寂的心跳也跟着枪声律动起来。

……

与此同时,在通向游乐场的一条弯弯曲曲的斜道上,三个身穿着防弹背心的中年男子在拼了命的朝山上跑。

仔细观察,这三人的年龄约莫都在二十七八左右,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把散弹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散弹枪已经失去了它唯一的优势。

铛铛!

远处不断飘来刺破虚空的子弹,在半空中划着优美的弧度,击中他们旁边的一些石头,树木,建筑等等。

“队长,你快走,我们留下来掩护。”三人中一个长相精明,身体彪悍的男子咆哮着说道。

“不行,留下来就是个死,你不能这样做,相信我们再坚持一下,就会有警察赶到的。”这个叫队长的人手里提着一个笨重的银白色皮箱。不过看样子这个银白色的皮箱对他们来说肯定特别重要,甚至比他们的生命都要昂贵,所以就算知道跑不了了,他们也不愿丢了这个拖累人的箱子。

然而,如果此时雷同能看到这个人的面容,他肯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因为这人他居然见过,就是一年前去邀请他加入“第一枪”保安公司的肖远明。

看来雷同跟“第一枪”保安公司还真是有缘,出来旅游都能见到他们落难。

“队长,如果我们不留下来掩护你,他们早晚会追上来,到那个时候咱们谁也跑不了。我们死了没关系,可是那一百万绝不能落到对方手里,否则我们第一枪的信誉将彻底扫地。”另一个中年男人大声说道。

“小王,小李,现在咱们的处境,你我心知肚明,如果警方不能及时赶到,那么我们必死无疑。”肖远明顿了顿说道:“这次抢劫运钞车显然是歹徒有组织,有预谋,并且策划了很久的行动,甚至连移动信号都被他们暂时屏蔽了,可想而知他们费了多少周折和精力。但是,不到最后一秒我们绝不能放弃,倘若你们现在就这样留下来掩护我,那跟送死没什么区别,扬汤止沸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寻找有利地形和掩体继续与敌人周旋,而不是像你们这样冒冒失失的去和对方拼命。”

小李和小王沉默了半天,最后点头说道:“队长,我们听你的,只要能保住标的物让我们干什么都行。”

“那好,现在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朝山上跑,利用这里复杂崎岖的地形躲避对方的追击。”肖远明面色严肃的说道。

望着山下那个紧追不舍的蒙面歹徒,肖远明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事实上,这次抢劫运钞车的歹徒似乎受过这方面的专门训练,对方居然熟悉他们工作的一切流程。而且最可怕的就是他们还在自己这边安插了一个叛徒,就是这个叛徒让原来还能坚持很长时间的肖远明他们布置的防线瞬间崩溃,并且牺牲了两个弟兄。一想到平时在一起骂娘坑爹,打炮的兄弟成了公司的叛徒,肖远明就怒不可遏,恨不能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可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他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住标的物,祈祷能有奇迹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