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27章 热血狂飙

第二百二十七章 热血狂飙

现场沉寂了片刻后,威哥偷偷的握紧了拳头,他知道今天自己遇到了一生中最大对手,如果他赢了实力必然能更上一层,而如果败了那么他便是身死道消,饮恨于此。

“黑子,你先去看看二明身下有没有对手设下的诡雷,记得小心点,不要忙。”威哥微微转头对着一个头型被剐成苹果一般的男子说道。

“是,威哥。”黑子点头应了一声,便快步走上前去。

“其他人警戒,时刻注意周围的风吹草动。”威哥凌厉的目光迅速扫过四面:“我相信那个杀了二明的绝对不是第一枪保安公司的人,他是一个无意卷入战斗的超级高手,任何人都不要与他空手搏斗,或近身作战,我们要发挥自己的优势,利用手中的热武器干掉他。”

“兄弟们,有没有信心?”威哥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十分贝。

“不成功,便成仁!”几个歹徒异口同声的吼道,声音说着空气传播,不过很快就被你劲风绞成碎片,湮没在无尽的狂风中。

“很好!”威哥点了点头。

事实上,威哥的话语极具煽动和鼓动性,让人不由自主的亢奋,从而战胜恐惧,迎接挑战,现在几个歹徒都觉得全身热血沸腾,刚才的害怕早已被浓浓的战意所取代。

“威哥,你看。”约莫过了一分多钟,黑子小心翼翼的从二明的尸体下拿出了一个被巧妙伪装过的诡雷,然后起身走到威哥身边。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额头都渗出了致密的汗珠,我勒个去,居然真有诡雷?那个神秘的高手也太厉害了吧。他们从听到手雷最后一声爆炸,然后赶到这里用了不到五分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干掉二明,再设下一个如此精妙的诡雷,最后躲藏起来,用了不足五分钟,这人也太厉害了吧?

呵呵,如果他们知道雷同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和肖远明他们叙了叙旧,和小李说了说玩过山车的乐趣,会不会惊讶的合不上嘴呢?

解决了诡雷的问题,刚才那个就要动二明尸体的蒙面歹徒又走了过去,只见他轻轻抱起二明,有些伤感,有些痛苦,还有些兔死狐悲的哀怨。

“等一下,威哥你看。”一个歹徒眼疾手快,只见他指着二明尸体下的地面说道。

“什么?”

所有人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入眼的是两个用血写的歪歪扭扭的小字,很潦草,甚至模糊不清,但是他们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两个字代表的含义。

特种!

没错,两个血字刺眼明艳,那赫然就是特种!

所有看到这两个字的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特种兵?

怎么可能?

特种兵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是说军方已经有人察觉了他们的计划,所以就将计就计派出了特种部队等着他们上钩?

不会的,绝对不可能!

如果真是军方或警方洞察了他们的行动,想要将计就计也绝对不会拿人命开玩笑的。别忘了,在这之前他们已经枪杀了两个押运队员了。而且他们现在所站的这座山可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人流如潮,把他们朝这上面引,万一出现一点问题,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是,如果不是那样,怎么会有特种兵呢?

“你们确认一下那是不是二明的字迹。”威哥皱了皱眉头说道。他怀疑这“特种”两个字可能是那个神秘的对手故意留下来迷惑他们的,让他们内心恐惧,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

“威哥,没错,就是二明的亲笔字,不会错的。”一个蒙面歹徒信誓旦旦的说道。

威哥点了点头,如此看来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他们倒霉,无意中撞上了正在这里度假,或是路过这里的特种兵。

妈的,点子怎么那么背,眼看这次行动就要成功了,可半路竟然杀出了程咬金,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轰隆隆!

咯嗤咯嗤!

突然,一阵躁乱的轰鸣传来,尖锐的声调在这个寂静的冬季,显得特别刺耳,震动人心。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惊恐的四处张望,想知道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噶呮!

这声音越来越大,就像有魔力一般,直接刺穿他们的心脏,使他们莫名的感到心慌,躁动。

“威哥,在那里。”一个蒙面歹徒惊喜的叫道。

哪里?哪里?

其他的蒙面歹徒猛然向着他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

过山车?

那个半架在空中,距离地面最高的地方足有三十来米,而且弯弯曲曲,找不到规律的车道晃得他们眼花。

“快看,威哥,过山车上好像有人。”一个蒙面歹徒惊愕的说道。

而就在他们愣怔失神的片刻,过山车基本上已经开动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此时,它已经爬上了最引人注目的顶峰,下一秒或许就可能呼啸而下。

诡异,这一幕太诡异了!

七八个手里端着冲锋枪的蒙面歹徒,目瞪口呆的望着远处那两个模糊的人影坐在过山车上玩圈圈,简直不可思议。

“妈的,什么玩意,兄弟们,给我打,打死那两个嚣张的混蛋。”威哥怒不可遏,他觉得脸火辣辣的疼,就像狠狠的被人甩了一耳光。

事实上,雷同就是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一点面子都没留,嚣张,狂傲,不可一世,根本不把威哥这帮子歹徒放在眼里。

就是狂,就是傲,你们眼前那个死的不能再死的二明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边,威哥命令一下,那些本来就气得双眼通红冒火的蒙面歹徒,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口中,火山喷发一般所有的怒气都聚集在了手中的扳机上,此刻,他们就一个念头,干掉远处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

哒哒!

各种枪声此起彼伏。

要不是距离太远,手雷够不到,相信早就有人行动了。奈何,双方相距实在太远,足有五十米只多不少,而且过山车的车道架在半空,太高了,没法炸他们。

听到了密密麻麻的枪声,感受着从身边呼啸而过的子弹,还有不远处子弹撞击到铁轨上发出的清脆,雷同直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

似乎还嫌不够爽,雷同居然趁着过山车平稳的刹那,对着威哥他们做了一个极为鄙视的动作。

只见雷同朝他们竖起一个大拇指,比划了两下,然后突然倒立。

呃……

超级鄙视的动作。

同样的,看见坐在车厢最后面的雷同做起了不屑一顾的动作,小李这个喜欢刺激的家伙,也学着他竖起了两个中指,对着自己的胯部指了指,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又被鄙视了!

站在几十米以外的威哥他们看见雷同和小李那极度挑衅示威的动作,气得暴跳如雷,怒发冲冠,他们一个个的在心里狂吼,今天说什么也要杀了他们这两个混蛋。该死的东西!“兄弟们,不要节约子弹,瞄准了给我往死里打,把那两个混蛋给我射成筛子,妈的,给我打啊。”威哥火冒三丈,恨不能现在过去吃了雷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