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39章 杀伐果断

第二百三十九章 杀伐果断

呼呼!

所有人都重重的吐了口气。

雷同的狠辣,杀伐果断令人悚然,这就是刚才那个还谈笑风生的小伙子吗?他现在的样子与开枪时候的决然简直判若两人。

吃人不吐骨头!

可能就是雷同这样的吧。

威哥显然也没想到雷同会如此残忍,三枪下去,就断了三个人的腿。从始至终他的表情就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就好像这件事不是他做的。

他的笑很冷,冷得令人窒息。他的眼神更是如万年寒冰一样,在他的注视下威哥觉得自己宛如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上下都僵住了。

他的目光凌厉如刀,深深的刺入人的心灵,嗜血的光芒就像是饥饿已久的贪狼看见了美味的猎物,他的目光就是这样疯狂,带着**裸的侵略。

威哥不敢再看雷同的眼神,他努力移开视线,勉强让自己镇静下来,但他没有发现自己的气势比刚才弱了很多。

“很好,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聪明,果然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很佩服你的果敢,当然,我也很倾慕你的枪法。”威哥笑了笑。

“废话少说,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现在能放了她吧?”雷同不耐烦的说道。

“当然……还不行。”威哥摇了摇头:“我现在改变主意了,现在若是你对自己的大腿开一枪,我就放了她。”

无耻!卑鄙!

所有人都在心里大骂,威哥真是禽兽不如,说话连放屁都不如。

但是,反观雷同似乎一点都不生气,因为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何昕是他手中唯一的筹码,如果放了何昕,不超过一秒钟他就得被四周密密麻麻的枪口打成马蜂窝。这个道理他不会不懂,换成雷同也不会放了何昕的,除非是不想活了。

然而,纵然知道对方不会轻易,甚至根本不会放了何昕,但是雷同还是要按他们说的去做,没办法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倘若因为他的一时冲动而造成了何昕的死亡,那么就像对方说的那样,他会一辈子不安的。

当然了,暂时的委曲求全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一个能在瞬间就干掉威哥和伍子的机会。

雷同的性格是睚眦必报,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今天,威哥触犯了他的底线,雷同在心里已经给他判了死刑,所以现在无论对方使用什么办法激怒他,折磨他,他都不会生气,因为和一个死人生气,犯不上。

沉默了片刻,雷同突然对身后的那群武警说道:“你们谁是此次行动的的指挥官?”

众人疑惑不解,雷同怎么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不过张虎还是首先开口说道:“你好,我是海音公安局局长,我旁边的这位是海音武警总队队长冯天,我们两个是此次反恐行动的现场指挥官。”

雷同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很好,现在请你们命令埋伏在周围的所有狙击手全部撤出阵地,还有你身边的这个武警把枪的保险关了。”

“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再说出了事谁负责?”冯天脸色阴沉的可怕,特种兵就了不起呀,你再厉害也管不着我们吧。

“就凭我的实力,这事出现任何问题有我负责,怎么?现在有人替你们顶罪了,还不乐意?”雷同笑着说道。

事实上,他这样做主要还是不相信这些武警,万一一会动起手来,他把歹徒干掉了,而有人却失手把何昕干掉了,那就麻烦了。

“你……”冯天气得脸都绿了。

“老冯不要冲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这两个歹徒解决掉,在这之前我们绝对不能窝里斗,否则便宜的是敌人。”张虎言辞灼灼的劝道。

“老张,你也怕他?”冯天愤怒的问道。

“呵呵,老冯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要明白事情有轻有重,咱们当前最大的任务就是解决两个歹徒,其他的可以先忍一忍,忍一忍。”张虎说着拿起了手中的对讲机:“喂,我是张虎,现在听我……”

“行了,这个命令由我来说。”冯天一把夺过张虎手中的对讲机,打断了他的命令。

“好吧,你说就你说。”张虎无奈的耸了耸肩。

“喂,我是冯天,现在狙击小组听我命令,一组,三组,七组,撤出阵地,放弃狙击目标。”

嗯?

张虎狐疑的看了冯天一眼,怎么回事?他们可是设置了四个狙击小组,怎么只撤下来三组?

虽然困惑,但是张虎却没有说出口。但是他的这个不经意的眼神正好落入了雷同的眼中。

“行了,我们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做了,这回没问题了吧?”冯天一边说着,一边把对讲机交给张虎。

“你确定狙击手都撤下来了?”雷同问道。

这个——

冯天犹豫了一下,然后严肃的说道:“是的,狙击手已经全部撤出了阵地。”

“哼,阳奉阴违,跟我玩花样是吧。”雷同心里暗暗嘀咕道:“一群白痴,那咱们就看谁能玩过谁。”

只见雷同的目光迅速在游乐场的周围扫过,就这么一下子他就把游乐场附近一千米内任何适合做狙击点的地方全部了然于胸。

随即,就看他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四点钟方向,距离游乐场五百米以外的一个灌木丛生的山坡上。

然后,雷同什么也不说对着那个方向就是一阵狂扫。

哒哒!

冲锋枪枪口喷出了明亮的火焰。

与此同时,五百米以外的山坡上,无数灌木的枝叶被子弹瞬间打折,微微泛黄的叶子洋洋洒洒漫天飞舞。子弹弹在松软的土地上,激起阵阵烟尘。

“你干什么?”冯天回头看见雷同扫射的那个方向脸色不由的大变。

张虎也惊呆了,那个地方可是最后一组狙击手所在的阵地,现在居然被雷同一梭子子弹给光顾了一遍。

雷同没有回答冯天愤怒的质问,而是再一次用枪口指了指那个地方:“我觉得你们很不明智,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撤掉所有的狙击手,可是你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的耍心机,那就怨不得我了。”

“该死的。”张虎慌忙的用对讲机呼叫狙击手:“喂,我是张虎,听到请回答,你们怎么样了?”

“报告,我们两个都受伤了,不过并不致命。”对讲机那头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回话。

张虎听到这里,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幸好,没闹出人命。妈的,特种兵就是一群疯子,这么远的距离说开枪就开枪,万一手一哆嗦打死人可怎么办?

“现在我命令你们撤出狙击阵地,马上下山接受治疗。”“是!”随即,就看两个人相互搀扶着从山坡上站了起来,然后慢慢走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