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41章 三枪秒杀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三枪秒杀

一段感人至深的深情倾诉,如杜鹃啼血般,幽幽叹叹,期期艾艾,令人动容。这是一个痴情的女子,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女人,可惜她爱错了人。

一个女人最幸运的是什么?

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方,拥有一个对的身份,遇到一个对的人。可是,何昕显然是不幸的,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雷同,注定他们只是一道交叉的线段,短暂的交集过后,就是越走越远。

“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痴心的女人,真是令我感动到流泪啊。”威哥疯狂的笑了笑:“唉,女人,我现在真是不忍心杀你了,可惜我被逼无奈呀。要怪只能怪你自己错误的爱上了他,卷入了这场纷争,你不幸成为了这场纷争的牺牲品,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恋注定要痛苦一辈子,还是我来帮你解脱吧。”

与此同时,一向淡然自若的雷同却在这时候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何昕,听完她一席如怨如泣的哭诉,雷同简直惊讶的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除此之外就是为何昕的痴情而震动,为她的执着而感动,为她的悲哀而叹息。

唉——

一句悠远的叹气,饱含了太多无奈。

“唉,何昕,我不值得你这样付出的。”雷同摇了摇头。他不是铁石心肠,更不是没人情味的冷血动物,任何一个女人能做到这点他都觉得很伟大,况且何昕还是为了他才如此沉沦。

爱,就是这么简单!

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你爱上了一个人。爱,来的很突然,让你手足无措,但它确确实实的来了。

逃避不是办法,只能勇敢的面对。

“雷同,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爱你,不会因为你喜不喜欢我而改变,为心爱的人付出生命我觉得很值,没有比这更有意义的了,或许这样也不错,从此以后你永远都忘不了一个叫何昕的女孩子,她曾经用生命爱过你。”

唉——

又是一声满是无奈的叹息。

何昕笑了笑:“雷同,能在临死之前遇到你我觉得很开心,但是我还有一个过分的请求你能答应我吗?”

这个——

雷同下意识的看了看林涵溪,出奇的很何昕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么一番话,她居然一点都不生气,而且见雷同看过来,她反而冲雷同点了点头,意思是让他同意。

“何昕,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得到了林涵溪的默许,雷同的胆子就大了许多,说话也硬气了。

“能在我死之前吻我一下吗?就一下,我想尝尝爱的味道。”何昕羞红着脸说道,但她眼里却闪着希冀的光芒,似乎很期待雷同的回答。

“可以。”雷同点了点头:“但是,我不会让你死的。”

呵呵!

何昕突然开心的笑了,倾城的容颜令众人为之沉醉:“我宁愿选择死亡,换你一个吻。”

唉,真是一个傻女人,但她傻的令人心疼,傻的惹人怜惜。

不过,威哥到底是个经过专门训练的雇佣兵,在这种感人的环境中他依旧能保持心境,保持理智:“好了,别抒情了,留着下地狱再说吧,可怜的女人。”

“雷同,来吧,不要管我,开枪啊,我已经没有遗憾了,此生亦无悔,别让我瞧不起你,开枪啊混蛋。”何昕说着说着眼泪又不可抑制的流了出来,她好舍不得,好舍不得雷同,她死死的盯着雷同,似乎是要把他的面容刻在心里,生怕会忘了他。

“女人,不要再叫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威哥这次一反常态没有动手再打何昕,只是冷冷的警告她。

“雷同,如果你是一个男人,那么就勇敢点,别让爱你的女人受到伤害。”威哥语气咄咄逼人,字字珠玑,容不得雷同有半分反驳。

“你放心,我不会害怕的,如你所愿。”雷同说着突然将枪口对准自己,然后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雷同,不要啊………”

“老公……”林涵溪几乎就要冲过去阻止雷同,可理智战胜了感性,她强忍着内心的痛,眼睁睁的看着雷同开枪。

砰!

手指微动,枪声随之响起!

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雷同瞬间流出了大量的虚汗,额头上黄豆般的汗珠缓缓滑动,清晰可见。只见他的嘴唇发紫上面还有牙咬的痕迹,脸色惨白如死人一样,没有一点血色。

锥心的痛楚使雷同站立不稳,下一秒他那高大威猛的身躯似无根的浮萍一般,悠悠的跪了下去。

威哥显然没有想到雷同会如此狠辣,枪口对着自己说开枪就开枪,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果然够狠,不服不行。

说实话,举着枪向自己开枪是很难的,很痛苦,是一种折磨。它就跟我们平时扇人一个道理。让别人扇自己没什么感觉,因为对方下得去手,但若是让你自己扇自己,那估计多数人都不敢使劲。所以说,雷同这人不是一般的狠,而是狠到了骨子里。

然而,就在威哥以及众人瞠目结舌,还没有回过神来的那一瞬间,原先还单膝跪在地上的雷同突然露出了一丝阴森的笑容。只见他倏地扭动了一下身体,蓦然从小腿上掏出一把手枪,紧接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把枪口对准了威哥,毫不留情的扣动的扳机。

砰!砰!砰!

连续三声枪响,在威哥还没做出任何反应之前,子弹就从他的眉心穿过了,搅碎了他的神经中枢。第二颗子弹从他的脊背穿过,瞬间斩断了他脊髓神经中枢和大脑的联系,使威哥在中枪的刹那便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包括身体最基本的反射能力。

第三颗子弹不是打向威哥的,而是赏给了那个一直挟持何昕的歹徒伍子,子弹在他失神恍惚的迟钝中瞬间便结束了他的生命。

三颗子弹射出,两名歹徒应声倒地,诡异的是他们脸上还挂着上一秒的表情,这个表情永远的凝固在了他们脸上,直到一切生命活动的中止。

嘶!嘶!现场一片死寂,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就像威哥他们一样,所有人的表情还都维持在雷同开枪射击歹徒的前一秒。雷同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从拔枪,射击,到最后三发子弹出膛击中威哥的头部,整个过程,他用了不足十分之一秒,所以现场才会出现这么诡异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