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42章 强吻雷同

第二百四十二章 强吻雷同

短暂的沉寂过后,何昕第一个反应过来,只见她尖叫一声,不顾一切的软瘫在地上呕吐,可是她只能干呕,什么也吐不出来。

何昕的脸上沾满了鲜血,那是子弹穿过伍子大脑时喷溅出来的,这些血液以歹徒的大脑为中心向四周辐射,何昕离歹徒那么近,当然不可能幸免。

干呕了十几秒,何昕又突然起身跌跌撞撞的跑到雷同旁边,然后紧紧的抱住他,将自己性感红润且带着些许血腥的红唇送了过去。

没错,何昕不顾形象的吻住了雷同!

唔唔!

雷同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近在眼前的何昕。他想推开何昕,但是何昕却早有预料,死死的搂住他不松手。

何昕的嘴唇很柔软,带着淡淡的温热,还有一点点腥甜。由于是初吻,何昕的动作很笨拙,但她还是本能的在雷同的嘴里不断的索取,并且越来越熟练。

也不知过了多久,何昕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雷同,一脸心疼的问道:“雷同,你没事吧?啊,你看你流了那么多的血。”何昕手忙脚乱,不知该干什么。

终于,已经呆住了的林涵溪也回过神来,她疯狂的跑到雷同身边,一把推开何昕,满是慌乱的问道:“老公,老公,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

终于缓过气来的雷同,笑了:“老婆,我没事,就是流了点血,过几天就好了。”顿了顿,雷同继续说道:“老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林涵溪怔了一下,然后抛给他一个娇媚的白眼:“哼,回家再跟你算账。”

啊——

还回家算账啊!

雷同一听这话,立马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老婆,我的心突然好痛呀。”

明明知道雷同是装的,可林涵溪还是担忧的问道:“心痛?那怎么办啊?”

唉,关心则乱!

林涵溪现在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分析判断能力,大腿中枪了跟心有啥子关系?这不是忽悠人吗?

“老婆,你要是不生我的气,或许就好了。”雷同可怜巴巴的说道。

“这样啊,好吧,好吧,我不生气。”林涵溪只能顺着雷同的心意说话,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同刻,被林涵溪一把推开的何昕,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终究还是苦涩的笑了。雷同心里最爱的人是林涵溪,或许他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的朋友吧。

想到这里,何昕心如刀绞,满肚子的酸楚,无处诉说。她真羡慕林涵溪,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取代林涵溪在雷同心目中的位置啊。

可是有一句话说的好,一个人的心很大,可以包容好多事,但有时候一个人的心又很小,连多一个人的位置都没有。

且不说雷同,林涵溪,何昕他们三人之间复杂的感情纠葛。张虎和冯天这两个现场指挥官见两个歹徒被雷同击毙后,立马叫人上去看看他们还有没有抢救的可能。答案,必然是毫无希望,两名歹徒当场死亡。

直到现在冯天才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雷同执意要他撤掉埋伏在周围的狙击手,原来人家是不相信他们,怕他们捣乱失手杀了人质。事实证明,雷同有绝对的实力可以在瞬间干掉这两名歹徒,不过为了保证何昕不受伤害,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一个可以瞬间秒杀威哥的机会。而很不幸,这个机会是威哥亲手送给他的,也就意味着他一手埋葬了自己。

简单的清理完现场的血迹以及那些死去的蒙面歹徒的尸体后,张虎走到正在包扎伤口的雷同旁边。

“雷先生你好,我是海音公安局局长,等下我希望你能跟我们回公安局一趟,做个笔录。当然了,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想问你一下当时的情况,没有别的意思。”

雷同懒洋洋的抬头看了张虎一眼:“我知道了,不过要等我包扎完伤口才行。”

“可以,没问题。”张虎连连点头,心想这个雷同也挺好说话的嘛,简直跟刚才那个心狠手辣的特种兵的差距太大了。看看他人畜无害的模样,一般人都要被其憨厚的外表所迷惑。

这就是特种兵,平时看起来和常人无异,可一旦动起手来,那就大不相同了。

张虎走后,雷同又转过头对同样受伤的肖远明说道:“喂,兄弟,你们不会怪我心狠吧?”

肖远明抬起头笑骂道:“我靠,说什么呢,是你救了我们的命,这一枪算啥子。不过,刚才那一枪也太突然了吧,我们这都还没有准备好呢,你就完事了。而且,打得也不是地方,奶奶的,差点被你废了,要是那样我们还怎么娶媳妇。”

呃……

正在给肖远明包扎伤口的护士听了他这流氓一般的调侃,小脸红了,似乎故意用劲,疼得他呲牙咧嘴,好不搞笑。

“行了,别跟我装,伤口离你那点还有一段距离呢,当我不知道呀。”雷同笑了笑:“其实,给你废了也挺好的,省得娶媳妇还得花钱,是吧?”

啊——

“老婆,你轻点,要谋杀亲夫呀。”雷同鬼哭狼嚎般的叫道。

“看你还敢乱说话。”林涵溪羞愤的说道。

“看见了吗,兄弟,这就是有老婆的下场,千万不要误入歧途呀。”

“啊……老婆我错了,真错了,不敢了……”

“下次还说不?”

“不说了,不说了,老婆饶命啊……”

“……”

回头再说何昕,医生过来给她诊断后初步确定为惊吓过度,所以很快她就被救护车拉回了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虽然何昕不想离开雷同,但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太敏感了,不太适合继续再在这里待下去。否则,大家都会觉得尴尬,这不是她想要的。

事实上,何昕不想雷同难做,因而她宁愿苦了自己也不敢把埋藏在心底的爱恋说出来,可是今天她面临死亡的威胁,害怕以后再也没机会了,所以一冲动就一股脑儿全倒出来了。当然了,无论结果怎么样,何昕都不后悔,她甚至有些庆幸,是这些该死的歹徒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把藏在心里好久的话全部说了出来,而且……而且她还把自己的初吻给了雷同,这就是他们之间关系的一个实质性突破。不管雷同怎么否认,他都不可能再像以前对待普通朋友那样对待何昕了。何昕坚信只要雷同不结婚,她就还有机会,虽然这个机会很渺茫,但她依旧不会放弃。哪怕以后雷同结婚了,她还是会继续等着他,直至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