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45章 逮捕行动

第二百四十五章 逮捕行动

翌日清晨,天气有些阴沉,没有了阳光的照耀,到处都是灰暗暗的,显得特别沉闷,似乎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今天,雷同起得特别晚,直到时针指到了九点,他才懒散的不情愿的起了床。

当然了,能在九点起来,这完全归功于林涵溪的功劳。事实上,她很早就起来了,就是因为知道雷同昨天战斗很累,怕打扰他休息,所以林涵溪才没有去喊雷同起床。然而,她没想到雷同居然这么能睡,到九点还不起,这哪能行呀,一气之下,林涵溪也不管他累不累,受没受伤了,必须起床。

“老婆,今天又没啥事,我多睡一会都不行啊。”雷同简单的洗漱完后,满脸幽怨的说道。

“哼,没事就可以睡懒觉啦,要不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六点就得叫你起床,知足吧你。”林涵溪嘴上虽是这样说着,可她眼里却充满了心疼。

“赶紧的,我们都吃完饭了,锅里有给你剩的饭菜,你先吃一点。”林涵溪就像一个小媳妇似得照顾雷同。

……

宁远市!

今天宁远市的天气也不是很好,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

张海明从158中队探亲回来后,一直闷在家里捣鼓一些枪支(仿真模具),包括总结一些他曾经参加过的特种作战经验等等。事实上,即便是过年了,他也没怎么出去过,他跟现代的都市生活格格不入。

不过令张海明感到好奇的是,今年回家他老爸老妈竟然没有像平时那样,训小孩子一般给他训话,这反而叫他有点不适应。

早上九点左右,作为一个航空兵团的总司令,张海明的父亲张易山还没有半点要去部队的意思。这绝对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以前张易山可是公务繁忙,基本上天没亮就不见人影了,而且他回一趟家也是稀奇事,一般的张易山两三个月不回家属于正常,半年不回家也不奇怪,反正张海明从小就是这样过来的,习惯了。

今天,老爸的异常表现,使张海明特别纳闷,这是怎么了?世界末日了?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老爸,你司令被拿掉了?”张海明伸着脖子小心的问道。其实,他是不想去触这个霉头的,可他又非常的好奇,忍不住就问了。

张易山回头看了张海明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似乎还有点愧疚,伤心,不过这些张海明都没注意到。

“老妈,你知道爸这是怎么了吗?”张海明见老爸不说话,便把目光投向了老妈。

“不晓得,我还正纳闷呢,可你爸啥也不说,急死个人了。”

呃……

张海明无语了:“那个,老爸,你大司令的头衔不会真叫人给拿掉了吧?”

张易山沉默了许久,才笑骂道:“你小子,就不能给你好脸色,这几天不教训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嘿嘿!

张海明讪讪的笑了:“爸,你今天怎么不去部队?”

张易山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以一种难以明状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孩子,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记住你是一名军人,一个军人的职责是服从命令,不要有抱怨,因为从你穿上这身军装开始,就意味着你的命已经交给了国家。”

“革命军人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国家需要你了,不要有抵触情绪,要能忍常人难忍之苦,牢骚烂在肚子里。”

“……”

张海明愣怔怔的看着张易山,搞不明白今天父亲是怎么了,干嘛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呀?

该在部队的时候不在部队!

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言语!

表情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

张海明要疯了,他老爸是怎么了?脑袋坏掉了吗?还是鬼上身?

然而,正在这时,门铃响了!

张易山虎躯一震,眼神黯淡了许多,他这时候的样子比刚才喋喋不休的样子瞬间苍老了许多。只见张易山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他妈,去开门吧。”

“好的。”张海明的老妈应了一声,然后走了出去。

“孩子,记住了,你是一名军人,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张易山看着张海明斩钉截铁的说道。

时间不大,只见外面进来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为首的一个中年人来到张海明身前严肃的说道:“你是张海明吧,你已经被捕了,请跟我们走吧。”

“什么?”张海明的老妈急了:“孩子你犯什么事了?他们干嘛要抓你?”

张海明也觉得莫名其妙,他自从部队回来以后连家门都极少出,怎么会犯事呢?不会是他们搞错了吧?

“你们是谁?”张海明冷眼问道。

“我们的身份不便透露,不过很快你就会明白了。”中年人语气森然的说道。

“我凭什么跟你们走?”张海明皱了皱眉头。

“凭这张逮捕令,还有我身后这些兄弟。”中年人毫不示弱,瞪着张海明说道。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充满了肃杀之气,剑拔弩张随时有可能干起来。

张海明扫了扫中年人身后的那十几个威猛的士兵,看得出来他们不是普通的军人,他们身上有股和自己一样的血腥味,那是在死人堆里爬出来才会拥有的气质。

事实上,张海明虽然没有把握干掉这些人,但是逃跑还是没问题的,关键是他这算什么?无缘无故成了逃犯?

终于,沉默了半天的张易山说话了:“孩子,跟他们走吧,别忘了爸给你说过的话,你是一名军人,不要忘了。”

“爸,你……”张海明满是困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不明白老爸今天这是怎么了。但是,他知道父亲肯定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只是碍于身份不便说出来罢了。

“明儿,你犯什么事了,跟妈说。”

“妈,没事。”

从张海明这里问不出结果,她又把目光放在了张易山身上:“你个挨千刀的,咱们的孩子就要被人抓了,你这个当司令的都不敢坑一声,你还算男人吗,你平时的威严哪去了?”

张易山苦涩的笑了笑:“这事我真管不了。”

“天杀的,你管不了?我当初算是看错你了,孩子出事了,你说句管不了就完了?你平时那些朋友呢,叫他们帮忙。”

“……”

“我再说一遍,张海明,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不要试图反抗,否则后果你知道的。”中年人拿出手铐拷在了张海明的手腕上。

张海明安静的没有反抗,姥姥的,他今天倒要看看这群龟孙子要干什么?

当然了,他最好奇的还是父亲心里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他又有什么难言之隐?一个堂堂的司令说自己管不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能吗?

还是说自己的父亲早就料到有人来抓他,所以今天特意留在家里,还给他说了那么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张海明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