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46章 事有蹊跷

第246章 事有蹊跷

湖州市!

一队全副武装的军人冲进了皇甫卓鸿的家里,不由分说就要抓他。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正在接受老爸训话的皇甫卓鸿皱着眉头,瞪着冲进来的这些人,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恐怖分子,不过镇静的皇甫卓鸿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恐怖分子能光明正大的持枪冲进军区大院?

“你是皇甫卓鸿吧,现在我要告诉你被捕了,不要做无谓的反抗,要不然吃苦的是你。”为首的一个小伙子眼神凌厉如刀,一看就是杀人如麻的战争机器。

然而,不待皇甫卓鸿说话,他的父亲皇甫慕庭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鸿儿,跟他们走吧,记住我刚才和你说过的话,到什么时候你都是一名军人,不要玷污了它的名誉。”

皇甫卓鸿无奈的点了点头,连父亲都不要他反抗,那他还啰嗦什么,跟人家走呗。唉,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惹得这么牛叉的士兵来家里逮捕他。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吧。

……

与此同时,海音市!

同样是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冲进了林涵溪所居住的家里。

“你们是谁?”雷同眼中寒光闪烁,眼前这十几个军人打扮的年轻人让他感到了压力,一股巨大的压力,如果之前他‘腿’没有受伤还可以与他们一较高下,但是现在真动起手来,他必死无疑。

就在雷同话音刚落,林涵溪,林天英自己孙秀莲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小雷,他……们是……谁?”孙秀莲身子有些颤抖,她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凌厉如死人一般的军人,强大的气场使她喘不过气来。

林天英面不改‘色’,冷冷的注视着这十几个军人,同时他身上也爆发出一股只属于铁血军人的气势。

轰轰!

两股庞大的气场撞击在一起!

一种若有若无的较量在双方之间悄然的进行。

雷同和林天英两人的强大魄力丝毫不逊与对面十几个来历不明的军人。

磅礴的杀气在他们中间冉冉升起,似要冲破天地的束缚,九天云霄,刺破苍穹。

此时此刻,气氛压抑的可怕,沉闷如死亡的‘阴’霾笼罩着整个小院。

气势的比拼就在于胆气,魄力,威势,谁先惧怕了,怯懦了,谁就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对面十几个人中突然走出一个年龄不大的小伙子,‘精’悍,干练,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令人不敢接近。

“你们两个是雷同和林涵溪吧。”这人看了看满脸警惕的雷同,又转头看了看脸‘色’煞白的林涵溪,机械般的说道。

“没错。我就是雷同,你们到底是谁?”雷同冷冷的问道。

“我们是谁,你们现在还没有资格知道,现在我要告诉你,你们两个已经被捕了,不要做任何的反抗,否则后果自负。”这人语气中不带丝毫感情,但是雷同知道他绝不是开玩笑,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如果他们试图反抗的话,他一定会下令开枪的。

雷同眼中寒光一闪,嘴角勾起一丝‘阴’森的弧度:“哦,我们没有资格知道你是谁,那么你有什么资格来抓我?我又凭什么跟你们走?”

“这是逮捕令!”这人的声音依旧冷的彻骨:“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可以看一下。”

看就看!

雷同接过所谓的逮捕令,大致的扫了一眼,他越看越觉得奇怪,文件里的内容诡异的令人侧目,当兵那么多年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古怪的逮捕令。但是,那逮捕令上红红的印章他不会认错,肯定是真的。

那么,这就耐人寻味了!

雷同一下子也‘迷’茫了,这确实是一份真实有效的逮捕令,而且是最高级别的,必要时完全可以采取暴力强制手段执行。

他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同心里把批准这个逮捕令的总政治部以及总参谋部给骂翻了。

反观那人没有理会雷同质疑的表情,只见他拿出手铐就要拷住雷同。

“等一下。”雷同灵巧的向后退了一下,躲过了那人的动作。

“怎么?你想反抗?”这人死死的盯着雷同,锐利的目光就像火一样,灼烧得雷同浑身不舒服,火辣辣的疼。

“我想要一分钟的时间可以吗?”雷同底气有些不足。

这人犹豫了一下,然后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可以。”

雷同暗暗松了口气,只见他转身走到林天英面前说道:“爸,对不起了,这回我和涵溪可能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过我会解决的,你们千万不用担心。部队有些事情是保密的,所以既然他们不便说出身份,那么肯定是受到上级特别嘱咐,我猜他们的目的绝不是要逮捕我,而是另有所图。”

林天英点了点头:“小雷,这事和你上次擅自离开押运车队有关吗?”

“有,不过似乎他们只是想利用这个当幌子,抓我才是目的。”雷同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小雷,爸相信你对国家的忠诚,我同样坚信上级会还你一个清白。”林天英铿锵有力的说道:“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一名军人,绝不可以做逃犯。”

“我知道了,爸,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涵溪的。”雷同坚定的说道。

“好,有你这句话,爸心里的这块石头算是落下了。”林天英笑了笑。

“妈,是小雷不好,让您担心了。”雷同走对着孙秀莲说道。

“小雷啊,你告诉妈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孙秀莲眼中含泪,满脸焦虑的看着雷同。

“妈,我也不知道,不过您放心,我不会让涵溪受委屈的,这事应该和上级的秘密行动有关。”雷同只能尽力安慰孙秀莲,其实连他自己心里都没有底。

一分钟,很快过去了!

时间一到,马上走过来两个人给雷同和林涵溪带上手铐,两人被拷上的同时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关心和爱恋。

就这样,雷同和林涵溪在一队士兵的押解下,坐上军车扬长而去。

林天英看着绝尘远去的军车对着孙秀莲说道:“老婆子,别担心,我觉得这事有古怪,如果真是小雷犯罪了,那么也是警察来带人,不可能出动军队,所以我怀疑这多半是军方有秘密行动。”

“啊?”孙秀莲惊讶的张大了嘴:“老头子你是说真的?”

“不确定,但是应该不会错,这样我们收拾一下,明天去京北一趟,多少年了,回老部队看看。”林天英望着远方,似是在回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