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48章 秦城监狱

第二百四十八章 秦城监狱

一天之后,雷同和林涵溪他们被押解到了传说中的秦城监狱。两人下车后迷迷糊糊的不知所以,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雷同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大摇大摆的拉着林涵溪的玉手踏进了这座令人闻之色变的监狱。

刚一进了秦城监狱的大门,雷同就感觉一股极度压抑的沉闷扑面而来。

阴森,黑暗,冷厉,怨恨,死亡!

各种负面情绪充斥着他的内心。

雷同暗暗嘀咕,这真是一座监狱吗?

比地狱还要恐怖!

与此同时,雷同和林涵溪踏进秦城监狱没多久,就看一个穿着狱警衣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对他们说道:“你们两个跟紧我,不要乱看,我带你们去牢房。”

这人的语气中毫无感情,就像死人一般。幽幽的语调,嘶哑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雷同没有说话,依言跟在这个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狱警后面,朝一个庞大的建筑里走去。

秦城监狱?

没错,秦城监狱是我国最著名的监狱,在中国素有第一监狱之称!

秦城监狱建立于1958年,位于京北市秦城附近,因而得名。秦城监狱历经沧桑,它曾关押过满清大员、国·民党将领、“四·人帮”、成·克杰等高级别囚犯。可以这样说中国被判刑的省部级高官大多在此集中关押。而且,秦城监狱还是唯一一个不隶属于司法部而属于公安部的监狱。最初,秦城监狱共建有4幢白色楼房,分别编号为甲乙丙丁。文·革期间,高级犯人增多,林biao等四·人帮反革命集团便在这里大兴土木,加建牢房。

所以后来秦城监狱又增加了6栋楼房和6个院子。不过四人·帮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扩建的这座用来迫害人民的特级监狱,最后竟成了关押自己的地方。

秦城监狱每间监室有20平方公尺,内有单独的洗手间,还有坐式马桶和脚踏式冲水。重犯囚室内的墙壁是特制的,可严防囚犯撞墙自杀。房内的常置设施只有一张距地面一尺左右的矮床。

室内所有永久性设施都被去掉了棱角,被打磨成圆形。铁丝、碎玻璃片、绳索甚至布条,以及易燃易爆物品,总之,一切可能被用来行凶、自杀、越狱的工具都在这里绝迹。

事实上,如果一个人进入了秦城监狱,他在外面社会使用的名字便停止使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连串数码组成的代号。

代号分两个部分,前面的数字标志该人的入狱年份,以公元纪年表示,后面的数字表示该年份中入狱的序号。

如“6901”,前两位数代表1969年,后两位数代表收监的顺序是该年度的第一人。

秦城监狱中犯人按级别不同,享有“单独囚禁”与“集体囚禁”两种不同的待遇。

追溯起历史来,秦城监狱的前身其实是功德林监狱,功德林1号的前身是国·民党北平第二模范监狱。

事实上,不论是北洋军阀、亦或是国·民党政府、还是日本侵略军等反动统治者占领北平时,都曾管辖和利用过秦城监狱。所以说秦城监狱是统治阶级用来镇压人民的御用工具,也是反动派关押和迫害革命志士仁人的历史罪证。

解放后,秦城监狱由华北军区军法处和华北社会部审讯科管辖,犯人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华北军区军法处关押的犯人,另一部分是审讯科管的犯人。犯人们由两个部门分别安置在东西监房内,各自管理。办公室也是一个院子分为东西两部分,各自办公。

1952年,军法处搬走后,所有房屋全部移交公安部一局执行处。随着预审工作的深入开展,犯人也陆续增加。除了审讯科入城时带进的几百名在押犯以外,以后又先后收押了一些“三·反”、“大·镇反”等运动中清理出来的犯人以及一些专案犯人,监房显得愈发紧张。

1954年以后,全国六个大区的战犯管理处撤销,全国除保留抚顺战犯管理所外,主要战犯多集中在秦城监狱。此外,在这里还收押了一些外籍犯和特殊犯人。因此,当时犯人的管理问题成了预审工作中一个亟待解决的大问题,而首先急需解决的就是监房拥挤和管理上区别对待的问题。

与其他普通监狱不同的是,秦城监狱建设初期为了防止犯人越狱,所以就没有放风场地,没有审讯室,也没有卫生设施,甚至连个说得过去的厕所都没有。每个监舍的面积很小,还不足2平方米。监狱环境恶劣,犯人生活困难,一直困扰着秦城监狱的管理者,这个棘手的问题到周·总理主持新中国的工作后才得到解决。

秦城监狱从1960年建立,至今已有53年了,它在国内外都算得上是比较现代化的高级监狱。事实上,秦城监狱按照关押对象的不同,秦城监狱50多年的历史可以分成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关押的主要对象是满清要员、R国战俘和国·民党战犯,军衔至少在少将以上。

第二阶段,“文·化大·革命”时期,关押的主要对象是高级右派和所谓的“反革·命头目”。

第三阶段,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关押的主要对象是林·彪和“四·人帮”两个集团的成员。

第四阶段,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关押的主要对象是省部级**官员。这个时期我们比较熟悉,比方说如原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原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原国家药·监局长郑·筱萸、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等。

……

回头再说雷同和林涵溪,两人一路规规矩矩的跟着狱警走进了一幢巨大的建筑。进了这幢恢弘大气的建筑里,光线变得异常昏暗,雷同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以适应内外环境的差异,而如果仔细嗅闻可以发现这里的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怪怪的味道。似乎能抑制人的机体活动,把犯人的爆发力降低到最低点。

哒哒!

三人的脚步声清晰地回荡在这个空旷的似乎没有尽头的俑道里。

“老公,这里好阴森啊,到现在我都没看到一个女囚,怎么办呀?”林涵溪朝雷同身边靠了靠,身体微微颤抖,看得出来她很害怕,这座该死的监狱简直压抑的要死,连呼吸都很难受。

雷同摇了摇头,其实他心里也犯嘀咕,这他妈的什么破监狱?他自认为去的监狱也不少,见多识广,但这座监狱真的很不一样,它就宛若一个巨大的坟墓,自打他踏进监狱大门的那一刻起,一种深深的恐惧和孤独感便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我要说一下,你们所在的牢房编号为,甲,07,这是一间高级的集体牢房,卫生条件好,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不过很遗憾现在里面已经有4名犯人了。”中年狱警一点走着,一边说着。

“那我怎么办?”林涵溪弱弱的问道。

“什么怎么办?”狱警回头看了她一眼,阴沉的面容不怒自威。

“你……难道这里没有女牢房吗?”林涵溪羞红着脸问道。她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孩怎么可以跟一群大男人关在一个牢房里?如果里面只有雷同,那她勉强还可以接受,但问题是里面已经有其他人了。

“没有。”狱警冷酷的说道:“让你们住高级集体牢房已经很对得起你们了,以你们的身份只能说勉强进这座监狱。”

“什么意思?”雷同皱了皱眉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肯定。

“没什么意思,行了,我已经说的够多了,怎么做你们好自为之吧。”狱警冷笑一声,那种声音似乎是从炼狱传来的一般,叫人心神不安。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就在狱警欲要转身继续往前走的时候,雷同突然问道。

“说!”狱警像是很吝惜字,一点都不愿多说。

“这座监狱的名字叫什么?”雷同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

狱警猛然转过头,眼中一道凌厉的光芒闪过,静静的看了雷同一会儿,他才一字一句的说道:“秦城监狱!”

轰!

雷同的身体像是蓦然被什么重物撞击了一下,脑子一片空白。

果然如此。

原来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秦城监狱!

曾经雷同当兵的时候,经常听一些资历老的兵油子说中国有一座神秘的秦城监狱,里面关押的全部是一些身份显要的高官政要,没想到啊,今天他能亲自体验一回。

狱警说的没错,以他们现在陆军少校的身份,刚刚有资格进入秦城监狱服刑。

“他妈的,什么东西,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居然能进秦城监狱,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一辈子都要在铁窗中度过呢?”雷同心里一片死灰,眼神中透着深深的绝望。

“老公,你怎么了?”林涵溪见雷同脸色不对,关切的问道。显然,林涵溪还不知道秦城监狱所代表的含义,她还以为这只是一座普通的监狱呢。

“没事,我没事。”雷同苦涩的摇了摇头。

浑浑噩噩的继续跟着狱警走了大约几分钟,他们终于来到了这个标有07号的牢房。

雷同抬头看了看,秦城监狱确实名不虚传,有人说这里面某些特殊的牢房比星级酒店还要豪华,真是没骗人啊。他现在算是见识了,这个07号牢房完全可以媲美宾馆的套房呀。

狱警小心翼翼的一一输入密码,还有身份识别什么的,反正就是一套复杂的防止犯人越狱的程序。

半分钟后,狱警笑了,露出一排森森的牙齿道:“好了,进去吧,其实在这里生活也挺不错的,伙食比你家里好,你看你腿受伤了,我们还会安排专门的医生帮你制定康复计划,或许在这里唯一不好的就是没有自由。”

呵呵!

没有自由?雷同自嘲般的冷笑道:“不自由,毋宁死!”“可惜在这里你没有权利选择死亡,进去吧,你的狱友在等着你们呢。”狱警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惊人的气势,硬生生的把雷同和林涵溪两人推进了牢房,然后关上了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