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49章 豪华监狱

第248章 豪华监狱

秦城监狱,编号甲07号牢房!

雷同进来后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这四个神秘的狱友,心里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简直难以置信!

“雷同,怎么是你?”原先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望着天‘花’板发呆的四个人看见雷同进来后,异口同声的叫道。

他们的语气中充满了诧异,不过诧异中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惊喜,似乎雷同的到来让他们很高兴。

“张海明?皇甫卓鸿?扎西?陆啸天?”雷同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你们怎么也进来了?”

“我们?”张海明苦笑一声:“唉,一言难尽呀。”

“哎,雷同,你咋回事?怎么连带着指导员都抓进来了?”皇甫卓鸿有些幸灾乐祸,这下好了,他们第七小组凑齐了。

“不知道,我们莫名其妙的就被一伙荷枪实弹的军队强行带到了这里。”雷同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也是这样啊,他妈的,我们也是如此。”张海明气愤的说道:“不过最倒霉的要数扎西了,这个家伙是第一个进来的。”

呃……

几人无语了,都到了这个时候,张海明还有心情开玩笑,真是看得开呀。

雷同叹了口气,然后走到一个还没有人的空‘床’上坐了下来。这个‘床’铺明显看出来就是专‘门’整理好的,什么东西一应俱全,而且都是按最高规格提供的。

简单的带着林涵溪熟悉了一下牢房的环境后,雷同再次感慨,如果不是没有自由,大多数人宁愿坐牢。因为这里的生活条件太好了,卫生间都是独立的,标准的住宿设置,一人一个‘床’,还有最新的杂志,报纸什么供他们打发无聊的时间。

“喂,雷同,你倒是说句话呀,咱们这是干嘛呀?搁这呆着数星星呀。”陆啸天在‘床’上翻了翻身,一脸不解的看着雷同。

“说什么?”雷同似乎对这个问题不太感冒,一边安慰林涵溪,一边整理自己的东西,看样子打算在这里常住了。

“当然是说说我们怎么办呀?难不成你想一辈子都憋在这个破地方呀。”陆啸天瞪大了眼睛,他没有经历过特种作战,也没有专‘门’的接受过地狱式的训练,所以在耐‘性’方面就比张海明他们这些参加过各种特种作战的人要弱的很多。

“不想待在这个破地方,你还想越狱不成?如果是普通的监狱或许‘花’些脑子还能成功,但你要明白这里是秦城监狱,要是能让你跑出去,他们这些狱警都吃屎去吧。”雷同相当清楚,进了秦城监狱,没有合法的手续你就别想离开。越狱?想都别想,还没动手呢,就完蛋了。

张海明,皇甫卓鸿以及扎西他们虽然也无聊,可三人表现的却相当冷静,他们知道自己当前尴尬的处境,动歪心思肯定是不行的,要想离开秦城监狱首先就得‘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这样才能对症下‘药’。

“雷同,你说既然抓咱们的都是同一伙人,那么肯定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喽。”张海明盘坐在‘床’上,一脸认真的说道:“据我所知,能有这么强大的能量,通过军方下令逮捕我们,然后直接送进这神秘的秦城监狱,只有上面那几个一号首长才行。”

没错!

“我也觉得这事透着蹊跷,当时那些‘混’蛋来抓我的时候,我那个平时凶悍的老爸居然都不敢反抗,而且还再三‘交’代不让我反抗,看样子他似乎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但迫于身份又不能说出来。”皇甫卓鸿拍了拍脑袋瓜子,头疼的说道:“唉,憋屈啊,直到现在我也没搞明白这是咋回事。”

“谁说不是呢,说句不谦虚的话咱们几人的背景都不小吧,各自的老爸在军界也是一方大佬,赫赫威名,但面对我们被抓这个事实,他们好像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无奈,不敢‘插’手,甚至都不敢触碰这个事。”

“确实如此!”张海明点了点头:“当时我被带走的时候,老爸被老妈骂得狗血喷头,但他还是一句话不敢说。”

“雷同,这件事你怎么看?”一向沉默寡言的扎西死死的盯着雷同,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很简单。”雷同笑了。

“怎么说?”陆啸天急忙问道。

“呵呵,你们想啊,从咱们遇到的这一系列离奇的事情就不难看出,有人故意要抓我们。”雷同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样做无疑就是两个目的。一,近期内有秘密行动,上级首长换一种方法变相的把我们集合起来以掩人耳目,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第七小组的所有成员全部被抓进来,过来关在一起的原因。”

“那另一个目的呢?”张海明伸着脖子问道。

“更简单,看见我收拾‘床’铺了吗?”雷同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到了,怎么了?”张海明困‘惑’不已,雷同突然说这个干嘛。

“笨啊,我这就是为人家的第二个目的做准备呢。”雷同说道:“因为如果不是第一种可能,那么我们就会一辈子呆在这里永远也别想出去了。”

“什么?”牢房里六个人,除了雷同,其他人听了这话都忍不住叫了出来:“一辈子都呆在这里,那我还不如死了呢。”

“随你的便。”雷同挥了挥手。

“不会吧,这么倒霉,还要在这种鬼地方呆一辈子,他妈的是不是有人故意在整我们?”陆啸天爆了粗口。

“不知道,或许有,或许没有。”雷同回答的模棱两可。

“好吧,可现在我们被困在这里,总要找点事干吧,就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回事呀。”张海明彻底没了脾气,只好认命。

“呵呵,你错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如果是第一种可能的话,那么三天之内,肯定会有人来找我们谈话的。”雷同自信的说道。

“三天?不行,我都快无聊死了,受不了了。”皇甫卓鸿撇了撇嘴:“要不雷同咱们玩个游戏吧,之前我们三缺一,现在你来了正好。”

“什么游戏?还三缺一?我看你们四个不刚好嘛。”雷同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笑着说道。

“打麻将呀,三缺一,扎西那个木头疙瘩打死都不玩,一点情趣都没有,活该他受罪。”皇甫卓鸿忿忿的说道。事实上,正是因为扎西不愿玩,害得他们三个也玩不成了。

“打麻将?”雷同顿时凌‘乱’了:“你哪来的麻将?”

“看——”皇甫卓鸿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桌子:“那不就是。”

果然,雷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赫然便是一个多功能麻将桌呀,平时可以用来打麻将,也可以用来当桌子吃饭。

你妹的,秦城监狱真是名不虚传呀,在犯人的待遇上没得说,超级好,那都是当祖宗供着,一流的服务水准,人‘性’化的服务设施,真心好,赞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