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53章 深夜鏖战(二)

第252章 深夜鏖战(二)

盯着在瞄准镜中浩浩‘荡’‘荡’,如长龙一般首尾难顾的车队,扎西紧了紧戴在右手的半指战术手套,就好像突然间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脑部神经细胞骤然亢奋起来。心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纵声呐喊。

战斗!战斗!!战斗!!!

事实上,虽然完成特种‘射’击和狙击手集训的扎西,已经完全具备一级‘射’手的‘精’确‘射’击能力,但他时好时坏的发挥和极不稳定的心理状态,却是龙2一直担忧的。

看到扎西已经准备就绪,龙2一边暗自估算攻击目标的平均移动速率,一边默默地审视着扎西的‘射’击动作。不经意中,他竟在扎西涂着伪装油彩的右侧脸颊上,意外地发现了几滴闪着油‘花’的冷汗。

凭借着自己的感觉与直觉,龙2知道扎西因为第一次执行境外特殊任务,神经系统高度兴奋的同时,会因急剧分泌肾上腺素而导致过度紧张和出汗。

然而,千挑万选出来的狙击手总是在血与火的洗礼,在生与死的考验,在灵与‘肉’的淬炼中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青,取之于蓝而胜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龙2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经验积累和反复实践,经过千锤百炼,经过死亡的洗礼,经过血与火涅槃的扎西终将超越自己,成为一个在战场上杀人于无形,让敌人防不胜防、闻风丧胆的顶级狙击手。

那是龙2的梦想,也是他对扎西殷切的希望!

“狙击手注意,车速32公里/小时,半速风,风速3节,第一目标,最前那辆UAZ吉普,距离550米!”

“目标确认!”随着龙2陆续报出的‘射’击诸元,扎西将视点放在目标右侧,根据风向、风速、光源、方位角、空气阻力等相关要素,以偏视野观测迅速推算出最恰当的前置量。

狙击移动目标时,待机‘射’击的瞄准点和前置量是不固定的。而夜间‘射’击更是在无形中大大增加了完成任务的难度,但扎西的字典里压根就没有失败这两个字。

转眼间,当最前开路的吉普行驶至公路弯道处并开始减速的时候,注意力保持高度集中的扎西就像一条嗅到血腥味的鲨鱼,眼睛里陡然迸‘射’出两道足能碎金断‘玉’的‘精’光厉芒。

他稳了稳心神,就像平时训练一样随手打开加装在导轨接口上的‘激’光指示器,然后稳定呼吸,根据动态‘射’击的时机和‘激’光红点的指示位置,毅然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噗——

一颗经过军工科研所特别改造,在弹头后端加装了新型金属燃烧剂的穿甲弹,在夜空中划‘射’出一条诡异的弹道,‘精’确击中吉普车的后油箱位置。

轰!

随着天崩地裂般的一声轰然巨响,飞窜的火焰似一条直冲云天的火龙,将吉普车瞬间吞噬。

滚滚浓烟中,车内四名恐怖分子临死前发出的惨叫声、哀号声,以及大火燃烧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宛如地狱中的恶兽想要重回人世时发出的怒吼回音,直让人全身发冷,‘毛’骨悚然。

没有不安,未曾心慌,不曾惊诧,第一次开枪杀人后的那种即紧张又刺‘激’的感觉,让处于亢奋状态的扎西在狙击中体会到疯狂般的快乐和陶醉。

即便是刺眼夺目的火光和团绕升腾的烟幕,也无法掩灭扎西心中那股浓浓的杀意及嗜血的疯狂。

从抛壳窗中飞出的弹壳不及落地,他便微调‘射’角,通过概率瞄准向紧随其后的黑‘色’切诺基再次扣压扳机。

虽然第二枪是速‘射’,而且扎西瞄准用的右眼已经受到刺眼亮光的极大影响,但极速飞行的穿甲弹,依然‘射’穿了黑‘色’切诺基的前挡风玻璃,准确命中目标‘胸’部。在生命消逝的瞬间,那个被穿甲弹头绞碎心脏要害的驾驶员,就像海族馆里的鲸鱼标本一样,张着惊愕的大嘴,带着一种匪夷所思的神情慢慢停止了呼吸……

就在这时,隐蔽在断垣残壁中的另一组狙击手,也手持反器材狙击步枪的狙击手,也带着一种“一枪在手、舍我其谁”的傲然霸气,不甘示弱地稳稳扣动扳机。

伴随着“砰”的一声枪响,一发弹头在500米距离可以击穿钢板的穿甲燃烧曳光弹,犹如一颗璀璨的流星,瞬间打爆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机枪手脑袋。

紧接着,依然拥有强大动能的弹头,径直‘洞’穿了另外一名坐在后座位置的恐怖分子的脖颈……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车里最后那名衣服上溅满腥血碎‘肉’的恐怖头目,刚惊慌失措地打开右侧车‘门’,一枚呼啸而至的单兵云爆弹,就击中车身并发生爆炸。

“轰”的一声巨响,单兵云爆弹抛洒飞散的云爆剂与空气‘混’合后产生了强大的冲击‘波’和巨大压力。

仅一瞬间,几十倍的云雾爆轰、环氧乙烷形成的云团,就将失去控制的切诺基完全笼罩覆盖。在大面积、大体积的高温云雾团中,在撼人心魄的爆炸轰鸣声中,那个因窒息、痛苦而导致面目狰狞的恐怖头目,终于在无尽的恐惧中,告别了这个充斥着血腥与死亡的悲惨世界……

与此同时,坐在随后车辆里的恐怖分子也经历着同样的噩梦。仅不到半分钟时间,猝不及防的他们就被各战斗小组齐‘射’的高爆弹、榴弹、单兵云爆弹、火箭弹炸得鬼哭狼嚎、血‘肉’横飞……

霎时间,此起彼伏的枪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以及声嘶力竭的哀嚎声紧密地‘交’织、‘混’杂在一起,在‘交’战现场演奏出一曲惊天动地、气势磅礴的死亡‘交’响曲。

伴随着令人心碎胆寒的音符,是耀眼的火光和百余道绚丽夺目的弹道流光在夜幕中往来穿梭。

硝烟未散,隐蔽在路东草丛里的队长就“蹭”地一下爬了起来。他一个箭步跃出草丛,一边手持M16A2突击步枪点‘射’目标,一边纵声高喊道:“火力组掩护,其他各组开始突击!”

“杀……”

在一群特战军人近乎于狂热的怒吼冲杀声中,密如蝗群的子弹和飞‘射’的榴弹在夜空中划‘射’出一道道灿烂到几乎可以与星月争辉的美丽弹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