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54章 深夜鏖战(三)

第二百五十四章 深夜鏖战(三)

在这场血淋淋、**裸,充满死亡与歇斯底里的凌厉进攻中,扎西已然将狙击手的快、稳、准、狠,以及骨子里好勇斗狠、冷酷无情的野性与狂热演绎得淋漓尽致。将一名负隅顽抗,持枪疯狂扫射的恐怖分子击杀后,初露锋芒的扎西已经取得总共杀敌8人并重伤两人的惊人战绩,仿若昂然出鞘的达摩利斯之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看到战友们交替掩护着冲向公路,扎西擦了下头上的汗珠,体内那股桀骜不逊的叛逆与轻狂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他放下已经清空弹匣的狙击步枪,想也没想就抓起身边的M4A1卡宾枪,“呼”地一下站了起来。

面对扎西的这一突然举动,龙2心知肚明,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他用眼角余光瞟了扎西一眼,脸色阴沉地说道:“你小子又想玩什么花活儿,欠收拾了是不是?”

眼见战友们已经按照游戏规则对现场尸体挨个补枪,没有凑上热闹的扎西眨巴眨巴眼,振振有词地说道:“龙1下达了各组突击的命令,作为军人,我们应该像子弹一样,准确而坚决地射向长官指定的目标……”

“射你奶奶个腿!”龙2狠狠地瞪了扎西一眼:“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坚守职责,否则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扎西撇了撇嘴,虽然心中不服气,可还是没敢硬撼龙2的权威!……“龙1,A组清理完毕,右翼安全!”“龙1,B组清理完毕。在两辆卡车的后车厢里,兄弟们共搜找出5具‘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发射筒、8挺RPK通用机枪、6门M224式60mm迫击炮,百余支АК-47突击步枪以及块状可卡因若干……”

虽然战斗已经结束,但队长依然没有放松警惕。他拿起夜视望远镜四下观察了一番,目光突然定格在2点方向的一堆极不引人注意的瓦砾附近。

“龙5,你他妈是不是属驴的?”队长皱着眉头问:“为什么没有更换狙击位置?”

闻言,龙5微微调整了一下射击姿势,嘿嘿一笑说道:“龙1,我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好像是每月一次的生理周期到了……”

林锋,代号龙5,年轻的陆军中尉。因为自幼习武且功底扎实,所以入伍仅不到三年时间,他就凭借过硬的军事素质和灵活多变的头脑,获得“战区特战兵集训全能第一名”、“战区百名特战精兵之一”等一系列殊荣,而后加入特种部队并顺利提干……

在一众战友的笑骂声中,龙2用眼角余光瞟了扎西一眼,居然惊奇地发现,眼前这个惹是生非、无风也能掀起三尺浪的小家伙,此刻正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冷静与沉静。

“龙3,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自身规律和必经阶段。若想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狙击手,就必须在训练和实战中探寻超越受主观意识控制的射击技巧,力求达到一种更高的意境,一种自然的、挥洒自如的技战状态!”龙2想了想儿,接着说道:“鉴于你在此次任务中的特殊表现,我想回国后,应该向首长提出申请,把你保送到一个更具挑战性,更有发展前途的战斗岗位深造、学习!”

“嘿嘿,革命军人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听到龙2的赞扬,在胜利喜悦中兀自回味的扎西一下子露出了本来面目。他扭过头,双眼放光地问道:“龙2,究竟是什么好活儿?是去倭国炸他奶奶的狗屁神社,还是去搜捕本拉·登?”

一直以来,龙2都认为生在蜜罐里,长在鸟笼中的80后,基本是被港台文化洗脑的一代——不怕没有德性,就怕没有个性!

但在扎西的身上,龙2却隐隐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甚至还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疯狂。看到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扎西已经得意的找不到北,龙2略一沉思,觉得有必要杀杀这小子的锐气。

于是他微微抬起下巴,就像在看一个非常熟悉而又陌生的人一样,皮笑肉不笑地答道:“去农场养猪!”

“什么玩意?去养猪还用得着保送?与其与猪共舞,还不如让我扛着铁锹去修地球呢……”扎西嘴巴一撇,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眯缝着小眼,略带试探性地说道:“老大,哥们忙活了一个晚上,肚子已经空得没食了。我记得你的背囊侧袋里好像有一罐牛肉罐头,反正放着也是白占地方,倒不如让我吃了垫垫肚子!”

“你的单兵野战口粮呢?”

扎西一看有戏,急忙表现出一副非常无辜的神情:“那个临来的路上,我把单兵口粮给了龙9,他肚子饿,吃得多,我看他不够就忍痛割爱了,队员之间相互帮助嘛,你不是总教导我!”

“哦!”龙2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东摸摸,西找找,终于在战术背心的杂物袋里找出几粒瘪了的瓜子:“给,先拿去充充饥!”

我靠!被龙2接连戏弄的扎西翻了个白眼:“老大,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不给就不给,还拿个**子来打发我。”就在这时,耳机中突然响起队长沉浑的声音:“全队注意,再过半小时左右,M国的低轨道军事侦察卫星就要经过A1区域上空。A组警戒,B组用白磷燃烧弹清场……”

“白磷燃烧弹?”乍听到这个名词,扎西咽了一口唾沫,一下子傻眼了。

曾参加过战区侦察兵骨干集训的他当然知道这种白磷燃烧弹的恐怖程度。爆炸后,飞射四溅的白磷如果沾到皮肤上的话,很难及时去除,燃烧温度又高,可以一直烧到骨头,同时产生的烟雾对眼鼻刺激极大,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轰……”

随着几声连续且又怪异的闷响,一股令人嗅之欲呕的腥臭气味在公路上空随风飘散,就连隐蔽在下风向的扎西,都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与窒息感。然而,这一切也仅仅只是序幕的开始。几秒钟后,当另外三名特战队员手持火焰弹发射器为其火上浇油时,紧锣密鼓的战斗收尾工作在此起彼落的猛烈爆炸和轰然巨响中终于达到了最后的**。烟幕中,火焰弹发出的高达1300℃的燃烧温度,将整个伏击现场顿然化成了一片溢满了血雨腥风的赤炼火海。凝望着在硝烟火焰中若隐若现,已被烧得枯黄变形的一具具尸体残骸,任扎西如何桀骜不驯、玩世不恭,呈现在眼前的毁灭性画面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