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55章 深夜鏖战(四)

第二百五十五章 深夜鏖战(四)

此时此刻,在扎西眼里,近在咫尺的伏击现场已经无异于一个笼罩着死亡气息的巨大火葬场,那种诡异的气息和骇人的气势,足以冻结周围的空气。

“呕……”闻着越来越浓的刺鼻焦臭味,扎西再也忍不住胃里的翻涌,扭过头一阵干呕。

那种感觉,就好像往他嘴里强行塞进了一块弥漫着蛆虫气味的腐烂猪肉,让他感到深恶痛绝的同时,却又无可奈何。

残忍的战争!

……

遮天的大火依旧在熊熊燃烧!

经过细致观察,龙2终于确认,在这次突然、迅猛,如同特种作战教材一般完美经典的战役特种战中,自己所在的龙魂分队已经在无一伤亡的情况下,圆满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外围清理任务。

只是有若干疑问反复萦绕在龙2的心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似乎这次行动太顺了,顺利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而且……

想到这里,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后,心里猛然涌起一股莫明的不安感。这是一种久经沙场的特级狙击手在面对不可预测的危险时的本能反应,一种只有经历过战火洗礼和生死考验的职业军人才会具有的敏锐直觉。在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动物世界里,世界十大毒王中排名第10位的黑曼巴蛇,是非洲毒蛇中最富传奇色彩,也是最令人畏惧的蛇类。它不仅有着庞大有力的躯体和致命的毒液,更可怕的则是它的攻击性和其惊人的攻击速度。而他们正在袭击的这个恐怖组织的一号头目,就因心狠手辣、阴险狡诈且凶残暴虐,被M国中情局送了个黑曼巴的外号。根据情报显示,这个恐怖组织的头目受过高等教育,会说三国语言,在加入所谓的圣战行列之前,就已经在M国中情局设置在海外的某秘密训练营地,接受了情报业务、作战技能、战术战法等长达三年时间的严格军事训练……

自二十世纪末建立这个恐怖组织后,初露锋芒的他为了壮大声势,可以说是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在去年的一次小规模种族冲突中,他就曾策划并指挥手下接连血洗了我国边境某部族地区的两个村庄,然后又让手下成员制造种种陷阱,施放假情报,将我国政府军的两个步兵排先后引入埋伏圈并将其全歼……

前车之鉴,后车之覆。

血的教训证明,谨慎多疑、深谙“丛林法则”的他,决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为了安全起见,龙2转身匍匐至另外一处观察孔,以狙击手的角度与眼光,仔细巡视每个可能存在威胁的地点,可是却一无所获。

“龙5,我是龙2,收到请回答!”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龙5关上枪保险,漫不经心地说道。

“有无发现可疑情况?”

“我操,这里荒凉凄清的连根卵毛都见不着,有个屁的可疑情况!”龙5伸了个懒腰,直接用明语调侃道:“龙2,你丫怎么年龄越大,胆子反而越小了呢?地球太危险,你劝你还是回火星去吧!”

“少他妈废话!”龙2厉声道:“把眼睛放亮点,否则明年的今天就会成为你的祭日!”

在素以阴狠、冷血著称的龙2面前,龙5不敢造次。他吐了吐舌头,低声道:“知道了,老妈子……”

从一个轻狂毛躁的青年,到变成一个体能、技能、智能合一的全能战士。从第一次忐忑不安地用枪瞄准敌人,到最后成长为一名骁勇善战、英勇杀敌的国之利刃,对于每一个初临战场的菜鸟而言,都需要一个由适应到接受,继而完成升华的艰难转变过程。

这个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有长有短,但是对每一个狙击新手的心理和生理的考验都是一样的。为了确保年轻的扎西在血火洗礼后顺利实现心理蜕变,龙2

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从理论上来讲,军人上了战场就是一台冷血无情的精密杀人机器。在这个以枪为生、为枪为死的残酷世界里,瞬间的软弱,刹那的同情,闪逝的迟疑,都有可能使自己的眉心成为敌人的靶心!所以,对付这些穷凶极恶、罪无可恕的恐怖分子,我们要像恶狼一样狠狠地扑上去,将他们彻底打入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对他们不能有一丝宽容和怜悯之心,否则,他们会像僵而未死的毒蛇一样,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再进行疯狂反噬!”

见扎西低着头,如泥塑木雕般没有丝毫反应,龙2顿了一顿,继续劝慰道:“战争可以消弭阻碍和平的一切因素,死亡可以让这些罪恶的灵魂得到永远的解脱。扎西,你要明白一点,杀戮不是目的,但作为一名特战军人,一把直插敌人心脏的尖刀利刃,我们要用这种外科手术刀式的凌厉作战方式,警告那些对祖国一直虎视眈眈的敌恶势力,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龙2,我知道了!”扎西怅然若失地擦了一下嘴角的污秽,似乎已经从深触其心的强烈震撼中醒转了过来。

短暂的沉默后,他换上一个弹匣,拉动枪机推弹上膛,然后将右眼凑在瞄准镜上,继续履行侦察、监控、应对突**况并及时提供火力支援的警戒职责。

队长据枪扫望四周,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就在他带着和龙2同样的疑问,准备下达撤退命令的前一刻,突然出现在5点方向的一个转瞬即逝的光点,顿时引起了扎西的注意。

是自己眼花看错了,还是由于神经绷得太紧,从而产生一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式过度敏感的幻觉与错觉?

扎西带着满腹狐疑,正要拧动瞄准镜的倍率调节圈一探究竟,就在这时,耳机中猛然响起龙6的疾呼声:“龙1,情况有变,五点、六点方位突然出现大量不明身份武装人员,而且……”

“不对,那个亮点似乎是狙击手?”扎西心里一惊。无暇思考,他迅速调转枪口,终于在第一时间搜寻到龙6的隐蔽位置。随着“嗖”的一声轻响,隐蔽在伏击现场西南方向的龙6,还没有将观察到的情况详细汇报,暗中射来的一颗钢芯弹,即以800多米m/s的初速,准确击中了他的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