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56章 深夜鏖战(五)

第255章 深夜鏖战(五)

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变,让刚刚归于平静的设伏区域,再次卷入血雨腥风的‘激’流旋涡。

在夜视瞄准镜的绿‘色’荧光中,龙6被子弹‘射’杀的整个过程,就像万里晴空里突然出现的一道晴天霹雳,深深定格在扎西的脑海里。

在先前扣动扳机狙杀目标的时候,扎西的头脑一直保持纯净空白状态,就像平日的‘射’击训练一样没有任何感觉。

此时此刻,当并肩作战的战友在敌狙击手的暗中偷袭下**倒地时,那种如火如荼的残酷场面,让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和心理准备和扎西彻底惊呆了,也让他在一瞬间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惊悸和恐惧。

一时间,一股强烈的恨意反复萦绕在扎西的心头,仿佛万千奔腾汹涌的河流就要从身体里涌出来一样,痛得无法自抑,几乎不能呼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的眼睛已经一片模糊,整个人,整颗心都在不停地颤抖。

“龙6,我是龙1,收到请回答……”

见龙6迟迟没有回应,虽然不想承认,但队长不得不接受龙6已经遇袭牺牲的这个残酷现实。

只见他滚进一个视野良好的隐蔽位置,甩手扔出一枚烟幕弹:“C组收缩防线,龙5,报告你的情况!”

因为事发突然且相距甚远,所以龙5根本无法判断这突如其来的一枪究竟‘射’自何方。变换观察位置后,他俯卧在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土包后面,声音发颤地小声汇报道:“龙1,敌狙击手可能利用大围巾或伪装网抵消了枪口焰,没有发现对方行踪。”

实战证明,当初上战场的士兵突然面对无法预知的威胁和死亡时,其伤亡比例会因准备不足、内心恐惧、缺乏实战经验等各种负面因素的制约,而高出老兵数倍。

所以,不待惊魂未定的龙5说完,队长便对着耳麦大声命令道:“龙5,剩下的问题由狙击组解决。我命令你停止搜索,立即撤出监视区域!”

“龙5明白,完毕!”

选择好撤退路线与暂停位置后,龙5一边抬头扫望四周,一边拉开保险拉环,将两枚烟幕弹扔到土包左右两侧。仅不到4秒钟,两道5米多高,可以持续80秒钟有效对付敌方热成像仪和‘激’光测距仪的白‘色’烟幕,便弥漫着笼罩住土包四周。

借着烟幕的掩护,龙5向左倾身滚翻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撤出隐蔽位置。为了避免在撤离过程中被敌狙击手锁定身形,他右手持枪,上体前倾,根据周围的地形以Z字形路线屈身疾跑。

远处的枪声时疾时缓,就像催命的鼓点,在抑扬顿挫中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巨大压力。队长忧心忡忡地拿起夜视望远镜,目光紧紧追随着龙5的身影。长期的特战生涯让他清楚的意识到,只用一颗子弹就将龙6秒杀的这个敌‘射’手,绝对是个受过完整正规狙击训练并具有正规编制的狙击手。

在这一点上,龙1认为对方的身份不外乎两种可能:1、某特种部队退役的资深狙击手。2、与死神共舞且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雇佣兵。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在队长眼里,不论对方是哪种身份,其‘射’击水平和作战能力都不容小觊。

因为在佣兵界,曾经有一个年仅19岁的越·南‘女’佣兵,以一支V-94连狙枪在战斗中用37颗子弹将37名敌人全部歼灭,整个过程仅用了不到21秒钟。

思及此处,深谙反狙击战术的队长断然命令道:“A组正面‘诱’敌,龙2火力侦察。”

在这危机四伏、杀机暗藏的严峻形势面前,聚合在一起的各种不利因素反而将潜藏在龙2内心深处的那种悍不畏死、遇强则强、永不言败的战斗‘激’情与战争潜能全部‘激’发了出来。

他关上枪保险,收起狙击步枪,本着“静观其变,先计而后战”的战术原则,持枪低姿跃进到战前预设的备用狙击阵地。

砰——

不多时,沉寂多时的大口径狙击步枪终于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破膛而出的曳光弹快如闪电,形似利剑,漫无目的地遥遥‘射’向天际。紧接着,从双膛直角箭头形制动器喷出的火‘药’气体,随即在龙2的身体前方卷起大量尘土和松散颗粒。

也许是龙2已经超出了对方的有效‘射’程,也许是狡猾的敌狙击手已经猜透了龙2的心思。以至于‘诱’敌反击的龙2连续‘射’击,有意暴‘露’狙击位置,神出鬼没、杀人于弹指之间的敌狙击手依然不肯就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龙5横穿一片‘乱’石嶙峋的茂密草丛时,只听轰隆几声巨响,三颗以绊线布设在草丛里的防步兵地雷,被龙5不经意触发并引发连环爆炸。

顿时,三团翻滚的硝烟随着霹雳般的闪光腾空而起。猝不及防下,被炸断右‘腿’的龙5被炙热的气‘浪’猛地掀到一边。

在一阵“嗖嗖”的破空声中,至少有十几片带着烟火气息的预制破片,从不同位置‘射’进了他的身体。

“龙5,你他娘的给老子坚持住!”

见龙5突遇险情,队长震惊异常。他紧握突击步枪,不顾一切地跃出掩体:“C组侧向前出建立拦阻阵地,B组随我从右翼切入进行营救。”

随着心脏跳动的节奏,炽热的鲜血从龙5‘腿’部动脉血管的破裂处喷涌而出。因为在短时间内失血过多,而且采用压迫止血的应急自救方法也无法及时有效止血,所以经过几次无用地尝试后,为自己的过失而付出高昂学费的龙5,已经呈现出意识模糊、皮肤苍白、脉搏快速跳动、四肢厥冷等一系列失血‘性’休克早期症状。

马革裹尸,是军人在战场上的最高荣誉。

优秀的军人,可以在战火硝烟中得到永生!

望着远处那些向自己所在方向屈身疾跑的模糊身影,处于回光返照状态的龙5勉强睁开眼睛,用气弱游丝的最后一口气,断断续续地告别道:“兄……兄弟们,龙……龙5在这里跟大家道别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带着对战友的真挚祝福,带着对祖国的无限热爱,带着对生命的无怨无悔,尚有解脱能力的龙5,用颤抖个不停的右手,毅然决绝地拉响了放在特战服口袋里的“光荣弹”。

轰——

剧烈的爆炸和弥漫的硝烟见证了龙5曾经在军旗前许下的血‘色’誓言:哪怕我们只剩下最后一滴血,也要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捍卫军人的荣誉与祖国的威严!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