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60章 绝命反击(一)

第259章 绝命反击(一)

虽然龙2的想法和做法有些离谱,但龙4不得不承认,在这危机四伏、险象环生的复杂环境中,这种具有针对‘性’的拔苗助长方式,确实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反过来说,如果顺其自然、任其发展,不加快扎西的蜕变进程,也许不等他看见明早的太阳,就已经在敌人的穷追猛打下死了千百回。

想到这里,龙4借着夜幕的掩护,以S型路线悄然潜入预定狙击阵地。一位公认的前苏联超级狙击手曾经讲过:“狙击手在战场上的任务就是发现而不被看见,杀而不被杀。”

在龙2的警戒下,龙4卸下背囊和作战包,先是根据视界和‘射’界‘精’心确定了3个观察点和5个‘射’击位置,然后他匍匐着在阵地周围撒上一圈催泪瓦斯粉,以防止好奇而嗅觉灵敏的野生动物凑过来,使狙击位置暴‘露’。

做完这些后,龙4俯卧在土凹里,一边打开狙击步枪的可调式两脚架,一边故作高深地说道:“龙2,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接战区周围,他们应该还另外埋伏着狙击手。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办?是主动出击、以攻为守,还是收缩防线、梯次狙击?”

“静观其变,待命攻击!”龙2冷冰冰地回答道。

龙4翻了个白眼:“这不跟没说一样嘛!”

就在这时,据枪警戒的龙2忽然在阵地西北方向约三百米外的土坡上,发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高度紧张的近距离多点对抗中,争取时间就等于增加生存机会。所以不待敌人有所动作,先发制人的龙2就锁定目标,果断扣动扳机。

“龙4,11点方向……”

伴随着“噗噗”的轻响,三颗子弹带着凌厉的杀气先后蹿出枪膛。其中一个手持汤姆逊冲锋枪左右观望的武装分子不及反应,人中和眉心便各中一枪,一声未吭地倒在了血泊里。

静态‘射’击,要求的是准,而动态‘射’击,要求的则是快。

就在另外一个携带双筒望远镜的敌侦察员愕然不知所措之际,夺命的弹头将枪口与它的目标再次连成了一条直线。

血雨中,尚带余温的‘肉’体**着‘抽’搐着滚下了土坡。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龙4还没来得及打开枪保险,密如蝗群的子弹就直接招呼过来。

在一‘挺’MG4机枪、两‘挺’PK通用机枪以及十几支突击步枪‘交’叉构成的密集火网中,刚刚钻出掩体的十几个武装分子,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呈散兵线左右包抄过来。

有了对死亡的恐惧才有对生的渴望,才会为最后一丝生存的机会去拼死博斗。感受着子弹从头顶身边高速掠过的滋味,龙4缩起脖子,忍不住惊呼道:“我‘操’,这些虾兵蟹将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叫什么叫,快找掩护!”

将一名冲在最前的武装分子击毙后,龙2用突击步枪的弹匣充当握把,通过象限测距瞄准具及立式标尺迅速锁定敌机枪手位置,仅用了极短的时间便做好了最后一次瞄准校对。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突然从斜刺里冲出。龙2随眼望去,只见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扎西,此时像个不要命的疯子一样,一边在枪林弹雨中横冲直撞地发起反冲锋,一边纵声高喊道:“不就是拼命嘛,不就是杀人嘛,老子也会……”

看到扎西如同一头受伤的孤狼一样,带着一种鱼死网破的气势,不顾一切地亡命杀向敌阵,龙2猛然意识到,在这个充盈着荆棘杀戮与死亡的人间地狱中,扎西的心理已然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可以说,早在撇下扎西以前,熟谙战争心理学的龙2就已经根据扎西可能出现的几种状况,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与应对措施,只是他没有想到,在酒‘精’的刺‘激’下以及具有镇静作用和拥有兴奋剂功效的吗啡片的催化下,扎西会以亡命进攻这种极端方式,来对抗、渲泄一名过河小卒在陷于绝境时的悲哀与无奈。

作为始作俑者,龙2在感慨万千的同时不得不承认,他终究小看了扎西,更忽视了他骨子里的那种独有的骄傲与狂热。

千钧一发之际,龙2如猛虎下山一般纵身跃出掩体。

“龙4,吸引‘射’击……”

龙2一边高声疾呼。

“轰!”

在震耳‘欲’聋的轰然巨响中,夺目的亮光陡然划破黑夜。烟幕缭绕中,支离破碎的肢体残片被炽热的气‘浪’猛地抛向空中。仅一瞬间,漫天的血雨便将附近的泥沙染成一片赤红。

跃起——卧倒——隐蔽——‘射’击!

借着周围地形的掩护,身经百战的龙2凭借敏锐的‘洞’察力和独具的慧眼,以超出常人想像的速度与敏捷,在不断移动中开始了一场令人目不暇接的行进间反应‘射’击表演。

由于突然出现的龙2和扎西成功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和部分火力,得以喘息之机的龙4终于迎来了与死神共舞的契机。

在敌火力稍有减弱的一刹那,龙4迫不及待地架起狙击步枪,根据优先序列迅速锁定目标。

“砰!”

弹头咆哮着旋转出膛。

只是‘射’出的子弹并没有击中敌机枪手,而是在夜幕中划‘射’出一条诡异的弹痕,稍纵即逝。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止不前。

空气,也似乎在这种胶着的压抑气氛中完全凝固。看着自己完全变形的‘射’击动作和因愤怒、急躁而微微抖动的右手,龙4没有想到,在此紧要关头,自己竟然会犯这种只有菜鸟狙击手才会出现的低级错误。

于是他紧咬下‘唇’,扬起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恰在此时,一枚照明弹突然飞上了夜空。

猛然间,他们头上陡现一道闪电,将‘交’战区域照得如同白昼。在照明火箭的强光照‘射’下,完全暴‘露’身形的扎西侧身翻滚到一边,感觉眼前到处都是眩目的光影。

几秒钟过后,当视力依旧模糊的扎西‘摸’索着换好弹匣时,侧翼‘射’来的一颗步枪弹呼啸着击中了他的右‘胸’位置。

骤然间,子弹与防弹钢片碰撞时产生的巨大撞击力,让扎西的呼吸猛地一窒,接着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因为任务的特殊‘性’,所以参战官兵全部装备无法辨别国籍的武器装具和服装。这样,即便行动失败、战死沙场,也不会因暴‘露’真实身份而引起外‘交’纠纷。

扎西身上的特战服外面,套着一件经过特殊加工并得到改头换面的防弹背心。

虽然高强纤维防弹织物防弹层,已经分散、消耗了子弹所具有的能量,但高速旋转的步枪弹,依然在防弹衣上面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撞击痕。

“姥姥的,老子和你们拼了……”扎西怒吼一声,歇斯底里。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