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61章 绝命反击(二)

第二百六十一章 绝命反击(二)

“老子和你们拼了……”

在一阵歇斯底里地怒吼声中,被怒火引燃的扎西就像一头暴戾的猛兽,被喷薄而出的狂热与野性再次吞噬了理智。

哒哒!

在龙2的火力掩护下,扎西迅速拉栓上膛,想也没想就探起身子端起手中的卡宾枪就扫出一个弧形的扇面。

在子弹的尖啸声中,两个快速逼近的武装分子就像滚滚铁流中的一粒沙尘,还没来得及躲闪卧倒,就被疾飞的子弹击穿了身体,殷红的鲜血狂飙而出。

在战场上,神出鬼没、弹无虚发的狙击手不仅能有效杀伤敌方重要人员和破坏高价值装备,更重要的是可以给对方造成一种巨大的心理压力,使其时刻感受到可能遭对方狙击而处于紧张状态,从而降低作战能力。

然而——

瞄准镜中,当龙4看到身为狙击手的扎西竟然扔掉清空弹匣的卡宾枪,又一次改持狙击步枪再次向敌跃起疾冲,龙4在为他捏一把汗的同时不由感叹出声:“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与此同时,与扎西形成分进合击之势的龙2,也带着蝼蚁撼树的勇气和破釜沉舟的决心,向敌人侧翼毅然决绝地发起了反突击。

见此情形,龙4不禁再次惊呼出声:“我操,又一个疯子!”

在短兵相接的近距离厮杀中,狙击步枪会因射速太慢、火力持续性差等致命缺陷,大大降低狙击手的作战效能。

只是心生歉疚的龙4此时已经无暇他顾,更没有时间去等待、寻找战机。

转眼间,当漫天飞射的子弹与反弹乱窜的流弹在横冲直撞的扎西面前再次树起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时,心生歉疚的龙4提枪悍然起身,左脚踏前一步,枪托紧压抵肩,直接以立姿姿势搜寻目标。

砰——

在龙4瞄准目标,果断扣动扳机的一刹那,他看到的是金属被甲弹头击中敌机枪手头部的精彩一瞬,鲜血飞射,脑浆四溅,像绽放的花儿一样灿烂夺目。

对于战场上的狙击手而言,一旦失去自信,就意味着失败的开始与生命的终结。而无畏的战斗,则是舔舐伤口,重拾军人荣誉最好的方法!

一枪毙敌的命中率,终于让内心忐忑的龙4找回了狙击手的自信与自尊。没有任何犹豫,他微调枪口指向,根据狙杀目标的优先序列快速锁定另外一个正在更换弹匣的机枪手。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脚步声。

“有人偷袭?”

千钧一发之际,龙4弃枪一个就地翻滚,在抽身转体的同时,一把上膛待发的沙漠之鹰已然握在手中。

虽然龙4的反应速度已经够快,但悄然逼近的偷袭者根本就没给他防守反击的时间和机会。

不等龙4举枪速射,对方就趋前一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腿踢掉了他手中的自卫手枪。

几乎在同时,紧随其后的另外两个偷袭者,也叫嚣着持刀冲向龙4。尽管以一敌三,但自幼习武的龙4在腾挪闪躲中依然显得游刃有余。

仅一眨眼功夫,扮猪吃虎的他就以一记跃起侧踹,将意欲绕到身后偷袭的一名身披伪装网的络腮壮汗踹飞。另外两人面面相觑地互望了一下,眼神中充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只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不得已,他俩只能硬着头皮,一步步慢慢地挪向龙4。

“妈的,仅凭几个残兵败将就想生擒老子?”

看到另外两人呈左右夹击之势慢慢逼近,龙4俯身拔出军用刺刀,冷冷一笑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今天老子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

说完,龙4不退反进,仿若一只傲然出击的猎豹一般,目光冰冷地杀向了一名头戴奔尼帽的雇佣兵。

刹时间,刀光剑影,紧密纠缠!

……

直身前进、屈身前进、匍匐前进、跃进、卧倒、滚进。

在子弹交织而成的死亡之网中,扎西大喘着粗气,玩命似的上窜下跳,并不时做出各种单兵战术基础动作。

似乎这种在危急时刻可以大大提高生存机率的保命技能,已经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反复特训和千锤百炼中溶入了他的血液,成为他生命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常言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在龙2即快又狠的精确点射中,剩下的几个武装分子如没头没脑的苍蝇一样,大叫着四散寻找掩体。

就连那名快速更换弹鼓的机枪手,也有所顾忌地俯伏在土堆后面,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暗中射来的子弹打得个透心凉。

变换战位后,失去目标的扎西利用纵向坎的弯曲部隐蔽身形,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龙2一样,瞬间转入静寂状态。

这时,一颗突如其来的曳光弹,嗖地一下划过扎西的耳际。

“狙击手?”

在身体不断滚动的同时,扎西掏出烟幕弹扣掉保险环,甩手扔了出去。

没等烟幕弹发出的白色烟雾为他提供有效掩护,又有一颗狙击弹紧擦头皮疾飞而过。

有道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同一时间,一个身披伪装网,背负便携式喷火器的武装分子,突然出现在扎西的右前方。

紧接着,喷火器喷出的燃烧油料形成猛烈的火焰射流,带着谁与争峰的气势,张牙舞爪地扑向扎西所在位置。

看到眼前火光一闪,扎西毫不犹豫一个鱼跃侧扑。烟雾弥漫中,他的身体就像展翅飞翔的大雁一样,在空中拉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虽然扎西的躲闪速度已经很快,但四处飞溅的零星火苗依然引燃了他背在身后的攻击背包。

生死攸关之际,扎西出于求生的本能,下意识地不断翻滚着身体,试图将火扑灭,却不曾想到,像猪油膏一样的稠化合成油,竟然像甩不掉的粘皮糖一样,不但没有熄灭,反而有愈烧愈烈之势。

转眼间,就连扎西身上的特战服和套在其外的防弹战术背心,也被粘附燃烧的零星火苗相继引燃。

在忘乎所以的狞笑声中,那个举着喷枪的武装分子慢慢靠近无暇他顾的扎西,刚想补上一枪,说时迟,那时快,满身是火的扎西猛然翻过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手枪,不及瞄准便以连发状态愤然扣压扳机。

仅用了三秒钟时间,手枪弹的弹匣就被完全清空。

随着嗖嗖的破空声,密如蝗群的子弹在将那名武装分子打成筛子的同时,直接贯穿了背在他身后的油瓶组与压力瓶组。在低沉的爆炸声中,雄雄的火焰将其千疮百孔、惨不忍睹的身躯瞬间吞噬。

此时,耳机中忽然传来了龙2久违的声音。“龙3,舍弃背包,快脱衣服!”

……

刀光一闪,鲜血飞溅!

在毫无花巧、以命搏命的迎面厮杀中,当最后一名抵近偷袭的佣兵被军用刺刀割断喉管,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慢慢倒在血泊里时,全身是血、多处负伤的龙4收起军用刺刀,感觉全身上下无一不痛。

“龙2,我是龙4,收到请回答!”

见龙2久久没有回应,龙4警惕的望了一眼四周,一边在三具尸体上寻找线索,一边及时更换通信频率。

“龙2,收到请回答……”

听到龙4呼叫,龙2一边搜索敌狙击手,一边不冷不热的说道:“你小子还活着呢?”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龙4苦苦一笑:“刚收拾完三个近身偷袭的蠢货!”

龙2举起观瞄镜,犀利的眼神中透着冰冷决绝的杀意:“对方什么来路?”

“他们三人武器纷杂,没有在尸体上找到任何有用线索!”龙4支起狙击步枪,喘着粗气说:“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们全都是为钱而战,在刀尖上舔血度日的雇佣兵!”

“雇佣兵?”龙2略一沉思,“敌人用的是添油战术,立即脱离接触,向9点方向转移!”

“龙4明白,完毕!”

就在这时,两辆敞篷武装吉普和两辆皮卡突击车猛然冲进龙4的火力控制范围。另一方向,先前败退的那群武装分子,也叫嚣着猛冲过来。5点方向的公路上,行驶至汽车残骸处的两辆武装吉普和两辆武装皮卡还没有完全停稳,十二个身穿三沙迷彩、全副武装的雇佣兵就已经跳下了车。他们半跪在地,手持AK74突击步枪警惕的搜索着四周,仅用了几秒钟时间便在伏击现场周围建立了环形防御阵地。

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提供强大的火力压制,三个司机站在后车厢,迅速架起了安装有夜视瞄准镜的车载12。7毫米机枪。让龙4感到匪夷所思的是,第三辆皮卡突击车的车顶上竟还架着一挺轻型半自动转轮式枪榴弹发射器。在百米的距离以内,该武器的射击精度甚至可与狙击步枪相媲美。虽然身处榴弹发射器的射程以外,但一想到它那极快的射击速率和打击精度,龙4在根据优先序列选择目标的时候依然犹豫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