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62章 绝命反击(三)

第261章 绝命反击(三)

黑漆的深夜泛着淡淡的‘潮’气与沉闷,就连偶尔吹过的暖风中也带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四辆满目疮痍的汽车残骸静静地趴在公路上,似乎在向世人无声的陈述着先前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面对敌人的优势兵力和强势火力,枕戈待旦的龙4轻轻收起狙击步枪,本着“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战术策略,将一台转轮式风速仪悄然卡置在身前的掩体突兀处。

随后他慢慢移动到一具尸体身边,轻轻搬动尸身,使其头东脚西正对公路。做完这些,龙4微微抬头扫了一眼阵地四周,从背囊里掏出一件雨衣盖住尸体,并用身边的杂草对其进行二次伪装,仅用了不长时间,就根据周围的环境和敌人的心理特征,做出了一个足能以假‘乱’真的假目标。

同一时间,身体几近****的扎西也右手握枪,像蜗牛一样充满耐心地匍匐爬行到相距最近的一具尸体身旁。瞅着位于尸首眉心正中位置的那个深深的弹‘洞’,扎西随手捡起那名武装分子生前使用的AK47突击步枪,心底油然想起了郭沫若的一句诗句:生死本是一条线上的东西。生是奋斗,死是休息。生是活跃,死是睡眠。

这时,公路方向猛然响起了车载机枪歇斯底里的连绵怒吼声。夜幕下,当三‘挺’12。7毫米车载机枪对着一名窜进警戒区域的疑似目标突然开火,并迸‘射’出三条一尺多长的火舌时,看着远处那名被密集弹雨瞬间打成碎‘肉’的武装分子,就算是已经看透了生死的龙2,眼皮也不禁一阵猛跳。

经过短暂的沉思后,龙2压低声音道:“龙3,我来断后,你和龙4从9点方向隐蔽撤离。”

扎西俯卧在尸体一侧,探头探脑地瞅了一眼公路方向,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之后,他就像一个事不关已的旁观者一样,自行其是地脱下了尸体身上的浅灰‘色’长袍。五分钟后,耳机里再次传出了龙2的命令声:“龙3,你在干什么?立即撤退!”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嗯!”扎西举起狙击步枪,将十字分划线稳稳套在一名疑似指挥官的佣兵脑袋上,再次轻轻应了一声。

然而,就在扎西打开枪保险,准备扣动扳机的前一刻,耳机中忽然响起了三声轻微的叩击声。无暇思考,扎西迅速调转枪口指向,只见夜视瞄准镜的幽绿荧中,隐蔽在远处的龙2,竟然用突击步枪的瞄准镜将自己瞄准锁定。

战斗力需要有效地组织和协调,才能在夜袭和奇袭中充分地发挥整体战力,以先发制人的灵活‘性’、主动‘性’、进攻‘性’和速决‘性’迫使敌军被动应战。而协同不好的外线作战,将使战斗力分散,无法适时调整狙击战术并及时脱离接触,孕育着被敌各个击破的危险‘性’。

凝视着被套在瞄准镜坐标中心位置的扎西,好整以暇的龙2右手食指轻触扳机,用这种最凌厉也是最直接的方式无声地警告着扎西——如果妄动,格杀勿论!

实战证明,一个三人狙击小组可以在主动防御作战中轻而易举地对付一个全副武装的步兵班。如果地形有利、人员‘精’锐、准备充分、配合默契的话,那么兼顾远中近三重作战范围的主副‘射’手,可以利用灵活多变、出奇不意的狙击战术,以最大抗击上限阻滞一个满员步兵排的梯次进攻。

只是在敌狙击手的潜在威胁下,敌人援兵的到来以及敌人的猛烈火力却让完全打‘乱’定式的战场形势变得愈加扑朔‘迷’离、胜负难测。

而对于身陷死地的龙2、龙3、扎西三人而言,此时的他们已经不是走在钢丝上,而是踩在刀尖上,将脑袋挂在脖子上。

短暂的对峙后,龙2将右手食指放在扳机护圈外沿,首先打破了沉默:“龙3,实行以弱胜强、以劣胜优,局部聚优克劣、以长击短的迂回战术,是实现优劣转化、夺取战斗主动权的先决条件。假若我们以舍命战这种杀敌一千却又自损八百的消极作战方式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你认为在对方的梯次进攻及其猛烈火力的压制下,我们能够坚守多长时间?”

扎西沉默不语,依然固执地同龙2对视着,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龙2仔细地观察着扎西的举动,继续说道:“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要想以最小的成本让敌人付出最大的代价,就必须在敌人无法预料的时间和地点,以快捷和雷霆万钧的攻击去诠释狙击手在战场上应有的价值与内涵。一枪一命,弹无虚发,综观全局,决胜千里。”

眼见扎西不为所动,犹如王巴吃秤砣,铁了心要违抗军令,龙2眉头一皱,犀利的目光顿然如刀锋般冰寒凌厉。“龙3,我再次重申一遍,服从命令,否则我将抛开战友情谊,即刻执行战场纪律!”

面对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龙4从战术背心的手榴弹袋里掏出一枚高爆手雷压在‘假目标’的身下,随即和起了稀泥:“兵兵啊,龙2说的一点没错。人生之光荣,不在永不失败,而在能屡仆屡起。如果你想逃跑的话,我会亲自为你殿后。假如你想白白送死的话,我更会举着手大力支持你,鼓励你,因为在特种部队,又他妈的少了一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白痴、垃圾、废物、蠢货……”

龙4话没说完,西北方向的崇山峻岭间隐约传来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巨大轰鸣声。

借着夜‘色’的掩护,一架深绿‘色’的武装直升机,径直飞向小镇废墟。

经过仔细观察,龙2终于确认,这不是一架承担作战任务的装直升机。虽然直升机机身两侧没有加挂反坦克导弹等重型武器装备,但是龙2的脸‘色’却愈加凝重起来。因为在缺少单兵防空武器的情况下,用轻武器与其抗争无异于以卵击石。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地面武装人员的警戒下,盘旋在公路上方的直升机才刚刚打开后机舱,放下绳索。这时一枚拥有全向攻击能力的毒刺导弹,就拖着白‘色’的尾气疾‘射’而来。

听到直升机雷达预警系统突然发出的警报声,副驾驶惊慌失措地大喊大叫道:“是毒刺防空导弹,快做紧急规避!”

与此同时,毒刺导弹以最大的飞行速度向直升机杀了过来。驾驶员还没有来得及上提座位左侧的总距‘操’纵杆左右规避,就被毒刺导弹,便‘精’准地击中了机身。

轰——

随着一声响遏行云的轰然巨响,直升机瞬间绽放出一道耀眼夺目,足以让天地都为之失‘色’的红‘色’光芒。

小镇废墟一角,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探出脑袋。见直升机已被自己成功击落,他随手扔掉那具重毒刺导弹发‘射’筒,洋洋得意地拍了拍手说:“飞机再鸟,还不是被老子一炮撂倒!”

说完,他环顾四周,拎起身旁的卡宾枪不断更换无线电通话频率并轻声呼叫道:“龙3,龙3,我是龙9,收到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