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64章 绝命反击(五)

第二百六十四章 绝命反击(五)

黑漆的深夜泛着淡淡的潮气,就连偶尔吹过的夜风中也混杂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作为此次行动的战术指挥,雇佣兵飞狐手握一支左右两侧分别装有战术灯和激光瞄具的突击步枪,静静地藏匿在提前构筑在B扇区的一个半地下掩体工事里。

黄色的卷发,高挺的鼻梁,内敛深沉的深蓝色眼睛。除了在外貌特征上可以判断出飞狐是一个拥有纯正血统的欧洲白人外,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

而他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那股无法掩饰的杀气及其纹在右胸处的那个令人心里发寒的血红色骷髅,就像一个永远也无法破解的谜面,在让人望而生畏的同时,只能将满心的好奇暗藏在心底。

“滴——”

随着无线耳机发出的一阵轻微的蜂鸣报警声,安装在掩体中的那套装配光学和光电设备探测仪的反狙击手探测系统,再次锁定伪装目标的光学仪器并同时测量出目标距离。

根据对中国特种部队的研究和了解,飞狐认为对方派出狙击手的战术目的,无非就是掩护主力顺利撤退,在进行牵制、阻滞作战的同时伺机抢回战友的尸体。

所以,按照飞狐的反向思维逻辑,在这场精心策划,并已经完全取得战术主导权的猫捉老鼠游戏中,只有让猎物看到有可能胜的机会,对方才会像扑火的飞蛾一样,带着严重的侥幸心理不顾一切地钻网入套。为了防止有其他未被发现的狙击手迂回到侧翼伺机抵近偷袭,胸有成竹的飞狐随手关闭了与耳机相连的电动式扬声器的声音开关。随后他慢慢侧过身体,一边利用电子系统作为探测头装配的望远镜快速搜寻,重新确认目标位置,一边通过无线电向另外一名狙击手说道:“火鸟,我是飞狐,对方已经做好反狙击准备,立即通知B组、C组,让他们暗中监视,外围控制,原计划不变!”距离飞狐三百米处的一块足有半人多高的岩石后面,身着轻型战斗服的火鸟不以为然地拿起银制酒瓶,抿了一小口。“飞狐,你太小心了,别说收拾几只已经找不到东西南北的丧家之犬,就算对付M军陆战队的一个特种作战小队,咱也有信心将他们一举拿下!”作为一名经历过战火洗礼,由海军突击队退役的资深狙击手,火鸟凭借着精湛的狙杀技巧、过硬的军事素质以及让人目瞪口呆的惊人战绩,仅用了短短的半年时间就已经成功挤身于佣兵界狙击手世界排名前一百位以内。狂妄中带着自大,野性中透着张狂,看着七百米以外的那具在先前偷袭中被自己精确射杀的中国特种兵尸体,目中无人的火鸟举起加装了夜视瞄准镜与消音消焰装置的黑色SVU狙击步枪,认为让自己参加这种小儿科似的伏击行动实在有些大材小用。在他眼里,或许只有M国“绿色贝雷帽”或海豹突击队派出的随队侦察狙击手,才有资格在战场上与他一决雌雄。

……

在战场上,只有狙击手才能了解并知道狙击手的想法与做法。在昙花一现的敌狙击手没有作出进一步反应之前,即便是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龙2,也只能在警惕防范中静观其变。

凭借着热像仪的帮助,全神戒备的龙2右手握枪,以左右120度视界仔细搜索西北方向的每一个角落。虽然不知道敌狙击手的下一个目标是谁,但他坚信一点,若想跨越雷池,就必须在自己的尸体上踏过去。

就在这时,来自于公路方向的一声猛烈爆炸,突然扰乱了龙2的心绪。他侧身望去,但见硝烟弥漫中,张牙舞爪的扎西正用手划拉着鲜血直流的头皮,像疯子一样仰天狂笑。

凝望着眼前这个集疯狂、变态、无赖、生猛于一身,能够在生死关头用侧空翻这种惊人之举生生躲过火箭弹侵袭的超级牛人,龙9一脸惊愕地张着大嘴,感觉刚刚发生在眼前的一切,就像天方夜潭里的神话故事一样,令人不可思议。

虽然扎西勉强躲过一劫,但心有余悸的龙9却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似乎在刚刚的猛烈爆炸中,扎西根本没来得及跃出杀伤破片的辐射状覆盖范围,于是龙9舔了下嘴唇,颇为担心地问道:“龙3,你没事吧?”

“姥姥的,咱的身体又不是铁打的,你说我有事没事?”听到两人叽叽歪歪、废话不断,脸色铁青的龙2刚想张口怒斥,扎西就紧握突击步枪,扯着嗓子向龙9高喊道:“龙9,你他妈的不是说要随我一起笑傲沙场吗?那你就给我狠狠的打,玩命的冲。”

说完,扎西就像一头扑向猎物的恶狼一般,不假思索地冲向了距离最近的一辆武装吉普。

只不过一眨眼功夫,疾如风驰的扎西就带着一种悍然的气势,猛然窜到停放在路边的一辆武装吉普跟前。

“龙9,掩护!”扎西一把拉开车门,如灵猴般纵身钻进车厢。

闻着浓重的血腥味,扎西借着月光的微亮,摸索着从身前尸体的战术背心里掏出两枚手榴弹,熟练地卸掉了保险夹。枪是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也是军人的第二生命。面对手中这挺只能单发射击的M249机枪,跟在扎西身后的龙9突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几步快跑到吉普车旁,一咬牙,将故障枪狠狠砸在地上。

见扎西正趴在后座上不知忙活什么,龙9背靠车身,目光四扫,刚想掏出自卫手枪,就在这时,他的身体突然一滞。

在西南方向约二十米开外的皮卡车下面,一个趴着装死,伺机偷袭的佣兵,已经悄然举起步枪,冰冷的枪口直指龙9。

在如此近的距离上,赤膊上阵的龙9即便有翻有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也无法逃出突击步枪的扇面扫射。

情急之下,他探手入兜,想也不想就将一枚没有拉开保险环的高爆手雷狠狠地砸了过去。

“龙3,7点方向!”看到以抛物线落地而后快速滚到自己身边的那个通体幽黑的铁家伙,那名准备扣动扳机的佣兵的瞳孔猛然收缩,脸色瞬间煞白。带着对生命的渴望,他惊恐万状,连滚带爬地钻出了皮卡车。

听到龙9高声示警,扎西目光一冷,将两枚拔出保险销的手雷接连挥臂甩出车外。

“轰……”

随着猛烈的爆炸,百余枚爆破飞行的弹片犹如乱舞的群魔,在腾起的硝烟与激起的碎石中呈辐射状飞散四射。刹时间,叮铛乱响的金属撞击声此起彼伏,惊恐万状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借此时机,龙9一个侧滚翻躲到车后,他半跪在地,从腿部枪套里迅速掏出手枪并打开激光瞄准具。

在隐蔽于暗中飞狐的威逼利诱下,一众畏缩不前,始终在原地打转的武装分子,终于再度鼓起勇气,唯唯诺诺地慢慢回到公路。

望着远处时隐时现的火光和枪口焰,没有装备夜视器材,像盲人瞎马一样摸索前进的他们,不及瞄准就是一阵盲目扫射。

可是,当那名带队头目,在龙4的精准狙击下瞬间变成一具无头的死尸,阴霾、恐惧、惊慌在绝望的肆意流窜下迅速漫延,一时间,吓得魂不守舍的他们,就像无头的苍蝇一样,顿作鸟兽散。

战状演变成这样是谁也不曾想到的。

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那名左肩中弹,经验丰富的佣兵队长反而变得格外冷静起来。他轻轻换好弹匣,目光冷冷地扫了一眼四周,举起右手示意另外两个佣兵左右夹攻。

正在这个时候,崇尚火力至上的扎西傲然起身,带着一种对生命的独特领悟和超脱方式紧抓车载机枪,迅速调转枪口。

哒……

在车载机枪几乎连成一线的咆哮怒吼声中,在近距离打哪碎哪,可以穿透轻装甲目标的12。7毫米机枪弹,犹如瞬间出鞘的利剑,将一名突然钻出皮卡的佣兵直接撕成了碎片。“轰”的一声巨响,就连满目疮痍的皮卡车,也因忍受不住山崩海啸般的密集弹雨,被子弹击中油箱猝然起火爆炸。在血红色的火熖中,混杂着鲜血的零部件和血淋淋的的残肢碎片纷纷扬扬不及落下,便被二次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再次抛向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