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68章 扭转战机(一)

第二百六十八章 扭转战机(一)

噗——

就在龙2就势向前一个战术翻滚的同时,一颗狙击弹紧贴着他的右臂飞射而过,在其身后的土堆的某个石块猛然溅起一朵刺目的火光。

短暂的光明瞬间被黑暗吞噬!

眼见一击失手,凑在瞄准镜上的火鸟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在此前的远程狙击中,他通过夜视望远镜和安装在瞄准镜上的红外滤光器才勉强锁定负责观察的暗哨龙6,并在飞狐的暗中帮助和反复校正下侥幸偷袭得手。

然而——

此时此刻,当疾如飞箭,身形飘忽的龙2突然出现在夜视瞄准镜的射程范围以内时,焦虑不安的火鸟已然明白,自己与目标的直线距离已经不足300米了。

转念间,他急忙闪身缩到掩体后面,快速拧动射程调节螺帽修正弹道。

与此同时,反观龙2在生死之间,始终冷静应对。他身体紧贴地面,随手扔出一枚烟雾弹,然后横向爬出几米距离,仰空射出一枚短程照明弹。

“龙4,龙4,我操,你他妈的还在等什么,立即搜寻目标,干掉对方!”龙2见后面无动于衷的龙4不由地破声大骂。

同一时间,被龙2远远甩在身后的龙4手忙脚乱的架起狙击步枪,然后他将眼睛凑在夜视瞄具上,只觉眼前一片光亮。

“我操,耍我呢,无法规避光源!”

在照明弹耀眼的光亮下,整个战场的地面区域可谓是一览无余。无奈之下,暴露身形的龙2根据敌狙击手的狙击位置,以条件反射式的精度连续打出三个点射。随后他目视敌方,一跃起身,以Z字型路线屈身跃进。

另一个方向,看到身后突现亮光,仓促撤离的飞狐一个箭步跨进身前的壕沟。不假思索他就从背包里掏出夜视望远镜慢慢探身观察,终于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他居然发现了那个曾与他一起并肩战斗过的熟悉身影。

“他妈的,居然是死神?”

“怎么会碰上这个变态!”

飞狐一想到死神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生猛、冷酷与彪悍,然后再想到自己不可告人的身份及目的,他冷然一笑,越发感觉之前的判断与选择是正确、明智的。

现在撤离还不晚,再等一会就不好说了!

想着想着飞狐警惕的四下扫了一眼,利用壕沟的掩护转眼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

经过短暂的调整后,及时更换狙击位置的火鸟,静静地隐蔽在两块突凹的岩石中间夹角处。借着照明弹的亮光,他慢慢探出枪口,终于在第一时间发现了龙2的身形。

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为了能够一枪毙敌,及时消除威胁,火鸟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与镇定。他轻轻打开枪保险,根据射击距离、风速、风偏、地心引力、湿度等影响弹道飞行的重要因素,及时做出了应当的射击修正与调整。

然而,正当火鸟信心十足地瞄准目标,将要扣压扳机时,随着“砰”的一声沉闷的枪响,从公路方向飞来的一颗狙击弹,如久旱之后的一场甘雨,将火鸟身边的岩石瞬间炸得粉碎。

在天女散花一般的碎石飞溅中,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狠狠砸在火鸟的左侧脸部。猝不及防下,突然吃痛的火鸟脑袋一阵眩晕,身子微微颤抖,五官痛苦地扭曲在一起。

同一刻,子弹射出的公路方向,据枪左右巡守的龙9还没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被狙击步枪双膛枪口喷出的气浪猛然撞飞出去。

热浪熏袭中,侧身趴在地上的龙9登时两眼乌青,晕头转向。他胡乱抹了一把流出的鼻血,呲牙咧嘴地说道:“龙3,你丫太不地道了,怎么开枪前连声招呼也不打?”

扎西晃了晃头,迅速推弹上膛,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你奶奶个熊的,要不是你开车比蜗牛还慢,老胳膊老腿的龙2又怎会窜到咱们前面去?”

临了,扎西又语重心长地补充了一句:“龙9啊,凡事要先从自身找原因,不然的话,你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啥时开枪你心里没有数呀,在战场上多长了心眼。”

“你……我……”龙9一时语塞,他捡起旁边的步枪,踉踉跄跄的站起身,然后像个乖宝宝一样,老老实实的躲到了吉普车的东侧。

“砰”的一声巨响,两秒钟不到,当停在公路上的武装吉普再次被浓重的烟雾团团笼罩时,被打得晕头转向的火鸟心中叫苦不迭。

前有劲敌,侧有偷袭,在一个经验丰富、杀伐决断的反狙击专家和一个抱着狙击炮瞎打瞎撞的疯子的联手夹击下,进退维谷的火鸟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如何反击,如何应对。

曾经的自信,曾经的狂妄,如指间的流沙,转眼间消逝不见。

人眼从光亮环境到夜暗环境,需要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当空中的照明弹慢慢熄灭,整个大地被无际的夜幕再次吞噬时,适时出击的龙2以兔起鹘落般的快捷,强行推进了大约一百多米距离。

他半跪在地,手握突击步枪弹匣,迅速通过象限测距瞄准具校对修正。

“龙4,吸引射击!”

闻声,满怀怒火却苦无发泄的龙4犹若在地底下汹涌澎湃,努力寻找出口的岩浆,一下接着一下连续猛扣扳机。

“砰……砰……”

在龙4不管不顾的盲目速射中,快如闪电的大口径狙击弹,如璀璨的流星,在夜空中划射出一道又一道令人胆战心惊的赤红弹痕。

借着这个机会,准备就绪的龙2沉着击发。

“嗵”的一声闷响,终于迎来出场机会的高爆弹,如一只欢快的小鸟,飞上了夜空。

无巧不巧的是,以抛物线抛射的高爆弹还没有落地爆炸,一发狙击弹就提前径直贯穿了火鸟身上的防弹背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惊恐万状的火鸟的视网膜上,瞬间留下了身体被撕成碎片的血腥影象。紧接着,剧烈的爆炸终于为他罪恶的生命画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滚滚硝烟中,血肉横飞中,沙石飞溅中,就连以结实耐用著称的狙击步枪,也立轰成一堆百无一用的破铁烂片,被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猛地抛向空中,而后又和着血雨悉悉索索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