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69章 逆转战机(二)

第268章 逆转战机(二)

在一次次的战火洗礼与生死考验中,虽然爆发潜能的扎西正以跨越式的速度快速成长成熟,但他距离百发百中、人枪合一的狙击手的最高境界,始终隔着一道看不见‘摸’不着,却又分明存在着的厚墙深沟。

然而,当狙击步枪一次次发出怒吼,一次次用复仇的子弹将不及撤出战场的武装分子打得魂飞魄散、血‘肉’横飞时,在‘胸’膛的急促起伏中,扎西微闭左眼,竟然隐隐地感觉到了一种独特的‘射’击韵律,一种将暴力美学演绎到极致的杀人艺术!

确认周围没有威胁后,扎西拎着狙击步枪跳下车,正皱着眉头,为自己忽高忽低的命中率,为下一步的作战重心和攻击方向冥思苦想。

这时,龙9鬼鬼祟祟地走到他身侧,一边据枪四处张望,一边轻声笑说道:“龙3,临来路上,你说你会像大闹天宫的孙猴子一样,在历经九九八十一场磨难后顺利修成正果。结果我发现你真经没取着,却狼狈不堪地‘弄’了一身月经。”

不待扎西开口应话,龙9就直盯着狙击步枪上的红外热像瞄准镜,大喊大叫道:“我日,我说你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勇猛强悍,居然能在暗黑环境中及时发现并击杀那些分散躲藏的敌人,敢情你‘弄’到这种宝贝疙瘩了。”

龙9惊奇是必然的,因为这种昼夜可用,配电子瞄准分划线,黑热、白热图显示方式,特别适用全黑天、烟、雾天探测、观察、瞄准各种热源目标的高‘精’瞄准具,造价特别昂贵,没有几十万人民币拿不下来。

“我说你小子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扎西扫了龙9一眼,连讽带刺地说道:“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刚才枪声一响,你小子就转眼遛得没了踪影。作为战友,我真为你的这种行为感动可耻、可悲!”

在龙9不明所以的注视下,扎西一一解开‘胸’前的长袍衣扣,‘露’出伤痕累累的‘胸’膛。看到龙9的眼神总是躲躲闪闪,扎西眯着眼睛,道:“现在回头尚且不晚,作为兄弟,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等复员后找个漂亮媳‘妇’,平平淡淡过日子。”

在训练营那会儿,龙9就像跟屁虫一样,整天跟着扎西一起跟教官叫板,唱反调,然后一起受罚,一起荣辱与共,而后又一起执行任务,所以不等扎西把话说完,龙9就已经猜到扎西的真实想法,只见他神情‘激’动的疾声吼道:“扎西,我知道你的心思,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你不要忘记,我们是生死相‘交’的战友,是相濡以沫的兄弟。现在军哥已经不在了,如果你再……”

见到扎西神‘色’猛变,龙9突觉失言,急忙捂了一下嘴,却为时已晚。

“你说什么?”扎西怒眼圆瞪:“军哥他怎么了?”

眼看已经无法隐瞒,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龙9,只好硬着头皮小声说道:“为了掩护兄弟们撤退,军哥壮烈殉国!”

闻言,扎西如五雷轰顶般怔怔地呆立在那里,感觉好像天塌下来一般,整个世界都开始天旋地转。滚烫的眼泪滑过冰冷刚毅的脸庞,滴滴都带着强烈的恨意,仿佛一场永无休止的痛苦轮回!

“啊……”

许久过后,扎西禁不住仰天一声大吼。这一吼,惊天动地。这一吼,悲痛‘欲’绝。

……

望着空中的冷月,慢慢平静下来的龙4俯身换好弹匣,突然感到了一丝乏力。听到公路方向隐约传来一阵吉普车的轰鸣声,龙4将眼睛凑在瞄准镜上,迅速据枪观察。瞄准镜正中,只见扎西正无惧无畏地站在吉普车后座,平端着机枪高吼。

而正在开车的龙9不但没去阻止,反而右手紧握方向盘,一边兴致勃勃地用左手狂按喇叭,一边跟着大声狂叫。

见状,龙4顿觉一个头大,他微微侧过身子,心想这两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在危机四伏的纵深地带作战,狙击手最怕暴‘露’自己的行踪,从而成为敌人的活靶子。

可这两个菜鸟倒好,不但不躲不避,反而招摇过市,背道而驰,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他们。

面对两人自寻灭亡的行径,龙4很是担心:“龙2,这两个小子太不像话了,你看是不是应该警告他们一下?”

“如果你敢开枪警告,也许下一秒钟,不明情况的他们就会用机枪把你给突突了!”

龙2扫了一眼公路方向,语气冰冷地说道:“保持警惕,整理装具,随时准备撤离!”

“龙4明白,完毕!”

月光下,狙击步枪的枪口如猎犬的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并时刻准备喷出愤怒的火焰。在它的掩护下,龙4猫着腰,快步疾行到龙6的遗体身前。看着龙6被子弹打得面目全非的尸首,虽然悲伤,但龙2的眼睛里却没有眼泪,只因为——军魂无悔,英雄无泪!

战争有战争的准则,而游戏更是有游戏的规则!

为了不让龙6的遗体遭到敌人的辱虐,龙2半跪在地,掏出一枚高爆手雷慢慢压在龙6身下。

看着这个朝夕相处、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战友、好兄弟,龙2心如刀绞地轻声说道:“兄弟,一路走好,兄弟在这里跟你道别了!”

说完,龙2捡起龙6身旁的RPK轻机枪和行军背囊,心有不忍地拉开了高爆手雷的拉环,然后快速离去。

轰——

猛烈的爆炸和腾起的浓烟为龙6的特战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但他们的功绩将永世长存!

……

公路上,吉普车仅行驶出不到一千米,龙9就一脚刹车,扭过头撇着嘴说:“龙3,你不是说只需一招,就能将那架无人侦察机敲下来吗?结果人家都在咱头上转悠半天了,再不动手,黄‘花’菜都凉了!”

扎西扫了一眼四周,不以为然地说道:“你懂什么,这叫‘欲’擒故纵,守株待兔。”

“守株待兔?”龙9眨巴眨巴眼,说:“要是兔子把树根撞断了怎么办?”

“那你干脆找根面条把自己勒死算了!”扎西狠狠一拉枪机,直接将一枚烟雾弹扔到了副驾驶位置。

在龙9满腹狐疑的目光中,扎西弯腰从车厢里找出一个钢笔式发‘射’器,自顾自地飞快拧上一枚信号弹。

随着“嗖”的一声轻响,原本用于遇险报警或指示目标的红‘色’信号弹,摇曳着飞向了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