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70章 监狱生活

第二百七十章 监狱生活

监牢里,黑暗沉沉的笼罩着所有人,大家轻微的呼吸声随着扎西的讲述时而急促,时而平缓。即便此时,已临近凌晨,但众人的精神依旧很亢奋,依旧迫切的想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而扎西的故事似乎也结束的意思,他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直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

但是——

突然他那沧桑低沉的声音戛然而止。

死一般的沉寂!

偌大的监牢里,没有了扎西的声音,静得几乎落针可闻!

林涵溪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睫毛忽闪忽闪的,气息均匀,高耸的胸脯随着她的呼吸而上下波动。雷同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然后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温柔的替她把被子盖好,似乎生怕把她惊醒。

“喂,扎西继续讲呀,下面呢,后来发生了什么?”陆啸天压低声音焦急的问道。

这个家伙性子就是急躁,事实上扎西讲述的这些东西对于雷同他们这几个经历过战场厮杀的军人来说并不稀奇,他们除了在心里感叹战争的残酷,唏嘘扎西的命运之外,似乎就没什么其他的感觉了。

同样,对于这个故事的结局他们也觉得可有可无,因为扎西还能完好无损的躺在这里就说明了一切。

但是,陆啸天不一样,他没经历过这些只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东西,所以他非常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作为一个投身军队报国的热血青年,他迫切的希望自己也能经历像扎西一样的战火的洗礼。

“后来?”扎西苦涩的笑了笑,低沉的声音中隐隐带着哽咽:“后来,我忘了,不记得了。”

“怎么会呢?这么重要的事你会忘记?”陆啸天显然不相信扎西的谎话。

而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雷同开口打断了陆啸天的不满:“行了,都别说了,这事到此为止就算过去了,赶紧睡觉,你看这都几点了。”

雷同恰到好处的站出来帮扎西打圆场,因为同样经历过类似事情的他知道扎西真的不愿再往下面讲了,或许再朝下面回忆,那些曾经已经尘封的伤痛又要刺痛他那已然脆弱不堪的内心,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扎西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吧。

与此同时,张海明的头枕着双臂,眼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显然他也能体会到扎西心中的苦闷和战争给他带来的斑斑伤痕。不过为了安抚陆啸天,张海明机智的给他化了一张大饼:“陆啸天,你就消停一会吧,指导员都睡着了,吵醒她你就倒霉了。这样吧,作为补偿明天晚上我把我的故事给你听,行了吧。”

“也是狙击手的故事吗?”陆啸天狐疑的问道。

“怎么着,你喜欢听狙击手的故事?”张海明笑了笑,不待陆啸天回话他就继续说道:“那好,明天晚上我也给你讲讲狙击手是怎么杀敌于无形的,嘿嘿,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曾经俺也玩过狙!”

“行了,有事明天再说,现在赶紧睡觉。”雷同撇了撇嘴,特种兵玩过狙很新鲜吗?他也就能忽悠忽悠陆啸天。

……

次日早上!

几个睡得正沉的家伙被一阵扑鼻的饭香弄醒了,雷同睁开惺忪的双眼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时间,六点三十左右,还好不算太晚。

“我的天哪,这监狱怎么开饭那么早,我们这都还没睡够呢。”张海明一脚蹬开厚厚的被子,然后迅速把衣服穿好。

“没睡够可以继续睡呀,反正也没人让你起,继续睡吧,起来也没事干。”皇甫卓鸿语气中满是嘲讽。

“废话,不起来我怎么吃饭,不吃饭我哪来的力气睡觉?”张海明分析着。

正在两人又要吵起来的时候,林涵溪已经把饭菜都摆好了,秦城监狱的早餐果然够气派。八个茶叶蛋,六包牛奶,还有馒头,火腿肠以及开胃甜点。

“雷同,刷完牙,洗完脸,赶紧过来吃饭。”林涵溪像一个小媳妇似得叫着雷同,然后语气一转又说道:“张海明,皇甫卓鸿你们两个别吵了,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别的。”

“好嘞,指导员,我不跟他浪费口水了,他就是个神经病。”张海明瞪了皇甫卓鸿一眼,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向了洗手间。

“切,你不跟我吵,我还不稀罕搭理你呢。还有以后我也不和你磨嘴皮子了,因为今天早上起来我突然明悟了,任何跟你吵架的人,你都会把人智商拉低到跟你同一个水平,然后你再用你丰富的经验打败对方。”皇甫卓鸿话语中充满了讥讽,似乎是想故意激怒张海明。

不过,张海明走进洗手间就没声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皇甫卓鸿的话。

几分钟后,六人终于洗刷完毕,然后依次坐在桌子周围开始吃饭!

张海明坐定一把抢过篮子里的茶叶蛋笑着说道:“茶叶蛋,哈哈,有没有人不喜欢吃?”

无人说话!

其他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张海明身上,想看看他搞什么名堂。

张海明见没人吭声,干咳了一下继续说道:“沉默就是默认喽,好吧,看样子大家都能吃茶叶蛋,那这八个茶叶蛋就由我分喽。”

说着说着,张海明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只见他兴致勃勃的拿起篮子里的鸡蛋开始分发,口中还念念有词:“雷同一个,我一个,指导员一个,我一个,扎西一个……”

一圈分下来,到了陆啸天八个鸡蛋正好被分完,但是皇甫卓鸿没有!

“张海明,你是不是故意的?有你这么分的吗?”皇甫卓鸿义正辞严的说道:“大家都一人一个,你居然一人四个,而且还把我的也贪污了,你也太不厚道了吧?”

“有吗?”张海明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我觉得我分得挺公平的,一人一个。”

“我去你妹的公平,抓紧给我一个蛋。”皇甫卓鸿怒吼一声。

“凭什么,你的那份可能让监狱的狱警给私藏了,有本事找他们去,就会窝里横呀。”张海明反唇相讥,寸步不让。

“我……张海明,算你狠。”皇甫卓鸿气得脸红脖子粗,可他又拿张海明没办法。

“哼,算了,看你可怜,我就把我的给你一个吧,记住关键时刻还是我对你最好。”张海明忍痛割爱的说着,然后装模作样的把两个茶叶蛋递到皇甫卓鸿面前。“我草,果然是好基友,把蛋都揽到自己盘里,合着目的就是这个呀?”陆啸天摇了摇头,张海明这是明目张胆的贪污了两个茶叶蛋呀。“唉,说到好基友我突然想到了昨晚做的梦。”陆啸天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