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71章 巅峰狙战(一)

第270章 巅峰狙战(一)

“什么梦?难道你搞基了?”张海明狠狠的瞪了陆啸天一眼,开始剥茶叶蛋吃。

雷同也拿过林涵溪手中茶叶蛋,给她一点点的把壳去掉,直到‘露’出里面如雪一样的蛋白,亮晶晶的显得特别‘诱’人。

“你才搞基呢,死人妖,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似得‘性’取向有问题。”陆啸天翻了个白眼,眼中充满了鄙夷:“我只是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啥梦,你倒是说呀,磨叽个什么。”皇甫卓鸿咬了一口茶叶蛋,感觉味道还不错。

“其实,我梦到有一个帅帅的男人向我表白了,但幸好我拒绝了,不过你们说这个梦奇不奇怪?”陆啸天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是不是预示着什么?”

“不奇怪。”张海明摇了摇头:“梦跟现实都是反的,你不知道吗?”

“哈哈,我就说嘛,肯定是一个美‘女’向我表白了,兄弟还是你了解我。”陆啸天拍了拍张海明的肩膀,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是吗?我觉得现实中应该是你向一个很丑的男人表白了,而且他还同意了,这样才是相反的。”张海明一本正经的说道。

噗!

林涵溪正吃着饭差点笑喷,不过她还是凭借着坚强的意志忍住了没笑,但是看样子她忍得好辛苦哦。

陆啸天原本还挂在脸上的得意之‘色’也瞬间凝固了,他一脸愤怒的看着张海明:“你这是嫉妒我,嫉妒有‘女’神向我示爱。”

“呃……好吧,我承认我是很嫉妒你的。”张海明无奈的耸了耸肩:“这年头能找一个靠得住的好基友,滚‘床’单不容易啊。”他说完又来一声深深的叹息。

然而,就在陆啸天要发飙的时候,一直沉默的扎西突然开口问道:“雷同,咱们现在老呆在这里不是个事呀,得想个法子才行。”

“呵呵,没必要。”雷同笑了笑:“兄弟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一定会有人来找我们谈条件的,到时候咱们再从长计议,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

“唉……好吧,希望你的判断是对的,要不然我们真得在这个破地方呆一辈子了。”

……

日升日落,一天在不知不觉中匆匆而过,吃完了晚饭,夜幕再次降临在这一方天地。

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寒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烦躁,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的耐‘性’越来越少,或许只有雷同一个人还在悠闲的望着天‘花’板不知他在想什么。

事实上,这完全在雷同的意料之中,在暗中‘操’纵一切的那个人就是想通过这种办法把他们的耐心都磨掉,让他们抓狂,让无尽的寂寞和孤独侵蚀他们的内心,最后提出条件迫使他们答应。

对方的小算盘打的固然巧妙,可是他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一个东西,那就是军人骨子里的那种傲气,尤其是他们这种经历过血与火的特种兵,身上更有一股不屈不挠的‘精’神。

没错,雷同不否认这个办法的确可以消磨他们的耐心,但必须要把握好一个度。时间短了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时间长了可能会使他们生出反感,同样达不到好的效果。

所以,这个时间以三天最为适宜!

其实,雷同心里是把呆在监狱的这几天放休假了,因为或许三天过后他们就要执行一次绝密的任务,至于是什么任务时机一到自见分晓。

然而,雷同能看透这一点,不代表别人也能看透。尤其是陆啸天就像一只被囚禁的狮子似得,躁动不安,怎么都静不下来,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陆啸天现在就‘迷’茫了,前方的路太黑暗,他看不到曙光,看不到任何希望。

找不到宣泄的口子,陆啸天只能寻求另一种心理安慰,转移注意力:“那个,张海明你不是说今天晚上给我讲你当狙击手时候的故事嘛,开始吧,我都等一天了。”

“呃,你真想听?”张海明狐疑的问道。

“想呀,听你们的故事对我以后的军旅生涯肯定大有裨益,而且还能打发无聊的时间,一举两得,多好呀。”陆啸天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说话算话,既然你想听我就讲给你听。”张海明严肃的说道:“不过你要认真听,就像你说的,从我们的故事中你真的可以学到很多书上学不到的东西。”

“我知道。”陆啸天非常认同张海明的观点。

“还有我讲的时候不要打断我,明白不?”张海明问道。

陆啸天点头!

很好!

张海明见陆啸天点头,终于沉默了下去,然后他便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这一刻他似乎又回到了曾经那炮火纷飞的战场,回到了那并肩战斗过的战友身边。

每个军人心里都有只属于他的伤痛,张海明也不例外!

思绪慢慢的向外延伸,穿过无尽的时空,记忆的深渊逐渐把张海明拉到那个令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日子。

……

时间:某年的5月3日10点22分

地点:边境线上一个叫落马谷的山谷里

蓝莹莹的天空,不见一丝云彩,清澈澈的小河蜿蜒流淌,宛如丝带盘绕在众山之间。

大山犹如巨灵神一样耸立在天空下,威严地俯视着万物生灵,微风吹过,带走了夏日般的烦闷,带来了天堂般的安逸。

此时此刻,在这座高大的半山腰上,两个死神正准备收取生命的光辉。十字镜中的十字线牢牢地锁定了目标,冰冷的眼神紧紧地盯着猎物,食指已经搭在扳机上,黑‘洞’‘洞’的枪口随着目标缓缓移动,等待着最佳时机,期待着死神的邀请函,剥夺生命之光辉一触即发!

“距离:600米;风速:3级;确认是A号目标。”

无声的等待!

“距离:550米;风速:3级。”

冷静的等待!

“距离500;风速:2级;目标规律稳定,建议连续3枪‘射’击!”

终于——

“嘣!”

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十字镜轻微地震动了一下,火光闪烁中,尖圆的弹头旋转着破膛而出,刺破空气,惊现起一圈圈的涟漪无边地扩散着。

空气颤抖地发出了刺耳的“咻咻”寒声,弹头没有停留之意,风驰电掣般地欢呼着扑向目标。

而此时,目标正夹着雪茄哈哈大笑着。

突然!

他座前的挡风玻璃上突然魔幻般地出现了一个小孔,瞬间,一股血气喷洒在玻璃上。

冷漠的弹头无声地刺破了他额头皮层,无情地进而钻进了‘肉’体,狠狠地搅‘乱’了他的脑细胞,短暂的停留后从后脑呼啸而出,一股鲜红的血气‘交’杂着点点白斑在阳光下喷‘射’而出,炫耀着生命最后的绚丽‘色’彩,最终形成一滴滴的红‘色’血珠慢慢地落下,一切都回归于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