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72章 巅峰狙战(二)

第271章 巅峰狙战(二)

目标没有任何表示地向后软倒,两脚一蹬,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这个美丽而残酷的又有一丝留恋的尘世间。

雪茄上的淡淡青丝,轻缓地飘向天空……

“确定A号目标死亡!”

观察手黑鹰很快就报告了战果,随后补充了一句:“猎鹰,这个任务没多少难度啊,首长们未免太大惊小怪了,还特别给我们加了句: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完成使命。吓得我心都快跳出来了,嘿嘿!”

猎鹰(张海明)点了下头,长长地吐了口气。每一次任务就是一次与死神的较量,不论难度大小,都必须格外小心,因为生命只有一次:“按一号路线撤退。”

下一秒——

刹车声、吼叫声、警报声、呼救声……

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目标的死亡,立即产生了相对的效应。

敌人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从目标的伤口角度上很快就分析出了狙击手的大致方向,于是,在隆隆的炮击声中,胡‘乱’的子弹与炮弹以及无数的士兵都开始向这座山上倾泻而来。

虽然如此,张海明却冷漠地与副手黑鹰开始往后面爬去,时间十分充裕。

如果他们就此离去,或许张海明也不可能后悔终生,可惜……

“那是什么?”黑鹰突然停了下来,并开始往回爬。

“黑鹰,你做什么?不管那是什么,都不是我们的任务,快走!”

“猎鹰,我俩在一起也快有两年了,我还没什么战果呢,这次任务后咱们就要分开了,我不想留下遗憾。”黑鹰突然指着下面,上了油彩的面‘色’有些‘激’动。

原来,这座敌军军营里正冲出一群人,他们如众星捧月般地围绕着一个家伙往出事地点跑去,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头,是一个值得狙击手出手的猎物。

“不行!任务中没有这样的指令,你这样做就违反了军令,走吧!”

“兄弟,这家伙一看就是个有价值的目标,你就让我开一枪吧,就一枪!”

而正在张海明犹豫的时候,黑鹰却已经在行动了,他迅速架好狙击枪,开始调试角度。

“测距!”黑鹰兴奋的说道。

张海明想了想,又看了看黑鹰,最终,他拿起望远镜:“风速2级,距离300米!”

黑鹰一喜,立即瞄准,但就在他要扣动扳机时,张海明却猛然抱住他向左边一滚,大喊:“卧倒!”

黑鹰没来得及发火,一发子弹却从他脑袋顶上呼啸而过,急速的“咻!咻!”声与冰冷的寒意吓得他立即低头,真是命悬一线。

原来,目标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对着身边的人咆哮着,还叉着腰挑衅似的对着猎鹰两人所在的方向指指点点。

目标这种狂妄的行为对于狙击手来说真是再好不过的标靶了,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目标身边一名很不起眼的家伙一边提着枪一边用望远镜胡‘乱’观察着。

看起来就好像只是在应付场面一样,但他却突然举枪,行动之快,让张海明都感到诧异:撞开目标、跪式、开枪、收枪、用身体挡住目标。

如行云流水般的一气呵成,等张海明反应过来时,他的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两个字——高手!

第二个反应就是扑向黑鹰,因为张海明从望远镜中见到了对方那个狙击手,平凡,极其平凡,个子约一米七,消瘦,皮肤比较黑,用军帽挡住了自己的面容。

看来,他对自己的枪法非常自信,居然不去看结果,只是他在收枪时,对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诡异的笑了一下,那双眼神在笑容中透‘露’出了淡定的神‘色’,并没有为自己的行为而有任何表情,这才是狙击手中一个高手最起码的准则。

对任务中的一切都无动于衷,生命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符号,代表目标的符号,当然,也代表着自己的生命。

黑鹰也是有血‘性’的汉子,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提枪搜寻,还好,张海明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死命的往后拉。

“放开我,娘的,这个该死的差点杀了老子,老子非要……”黑鹰拼命挣扎,对于作为一名狙击手的他来说,敌人刚才的行为对他就是一种侮辱,所以他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

张海明见黑鹰始终在挣扎,而敌人已经开始爬山,时间不多,不得已:“黑鹰,我以小组指挥员的身份命令你立即撤离此地。”

黑鹰一愣,偏头看了看张海明,有些不相信张海明会用命令来和自己说话:“你说什么?猎鹰!”

“我现在以指挥员的身份命令你立即离开此地,不得停留!”张海明冷冷的说道。

他能理解黑鹰的感受,作为军中最好的狙击手之一,他被敌人这么来了一下,要不是张海明及时救援,可能他已经牺牲了。

所以,对于黑鹰,特别是对于狙击手来说,这是不能忍受的。用行话说:黑鹰必须找到对方,干掉对方,才能洗刷自己的耻辱。

但大家都是军人,军人就得用军人的方式去思考问题和执行命令。现在目标已经被干掉了,而敌人已经警觉,再也没有必要让自己的兄弟去冒险。比起军令来,个人的一切都是可以放弃的。

“是!”

黑鹰有些失望,更多的是赌气,提起背包默默地从张海明身边走过。

……

就在两人刚刚爬过山坡时,敌军指挥部却有人下了死命令:“他妈的,你是受到头目亲自夸奖过的狙击手,也是我们最好的狙击手,可敌人却在你的眼皮子底下狙杀了团长,你知道耻辱二字是怎么写的吗?现在我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那个该死的狙击手,干掉他!用他的鲜血来洗刷你的耻辱。别的地方你就不用管了,去吧!”

“是!”一双锐利的眼神,如苍鹰般的利眼,淡淡地看着山顶,冷冷地回答。

……

生气归生气,黑鹰还是严格地依照了特种兵在丛林里的行动方式和规则前进:在伪装物的掩护下,黑鹰前,张海明后,两人相隔八米左右,都急速地踩着猫步,躬身,尽量把头与道路两边的矮树枝持平。

他们默默地前行了十几分钟,突然,黑鹰猛得伸出左手,握拳,那是停止前进的意思。

两人几乎同时采用了跪式,黑鹰的枪口瞄着前方,张海明却转身把枪口对准了来时的方向。然后,他边搜索边一点一点地向后倒退,碰到身后的黑鹰才停下。

黑鹰回头看了张海明一眼,张海明摇了摇头,表示身后没有发现任何状况。

黑鹰微微点了下头,然后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那片小林子,张海明立即向右边移去,一直跑到一棵水桶粗的大树底下才停下。

此时,两人的距离约十米,由于都穿戴着伪装物,不容易分清楚。

狙击手在狙杀目标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尽可能的确保自身安全,比如说在选择好埋伏点时就必须制定出两条或两条以上的撤退路线。

还有一点也是十分重要的,那就是自己的伪装与周围的环境一定要融为一体。

张海明看了看周围,确定安全后,才悄悄地抬起头,看了看那片小树林,没发现什么不对。可出于对战友的绝对信任,他又靠着树干慢慢地站了起来,缓缓地从树干边上伸出狙击枪进行搜索,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张海明对已经悄悄‘摸’到身后的黑鹰摇了摇头,黑鹰却指了指小树林的最右边,张海明扫视了一眼,立即蹲下。

原来,那儿的小树更为茂密,相互间的空隙很小,此时,它正无风自动,张海明脑海里闪电般地得出了结论,那儿有人?

要知道,经过刚刚的炮击,这山林里的任何动物都会本能地立即找地方躲避,或者狂奔到别处,绝对不会有什么东西敢这么缓缓地潜行,除非是人。

如果是人,那就一定是敌人!

在张海明的观察期间,黑鹰一直在为他警戒。

见张海明蹲下,黑鹰才收起枪,两人同时趴在地上,利用背上的伪装来掩护自己。

“几个?”张海明打着手势,轻声问道。

黑鹰摇了摇头,表示他不确定敌人人数。

“老规矩,五分钟。”张海明无奈之下,也只好如此。

黑鹰点了下头就开始向后退,一直退了七八米,在一片一尺多高的野草堆边趴下,这样刚刚看上去还觉得有些刺眼的地方,在他这么轻微地动了几下后,从正面猛然看去,根本就看不出那儿趴着个人。

黑鹰的伪装已经与环境融为一体了,一点都不需要伪装,这就是狙击手所必须具备的条件之一。扫视几眼就必须把周围环境记得一清二楚,从而迅速判断哪儿最适合自己潜伏。

而张海明一直把枪口对准了那一小块还在动的林子,一是为黑鹰掩护,二是观察敌人。

等黑鹰不动后,张海明就开始一点一点地往树上爬去,每爬一下,他都会用眼角飞快地搜索周围的反应以及伪装网与周围颜‘色’的搭配。

六米高的距离,张海明用了一分钟就爬到了。他在一个树杈间隐蔽起来,这树杈周围有很多小树枝,青油油的树叶让人从下面很难分清楚那儿是否有人,可从上面却能一眼就知道下面的情况。

果然,来的确实是敌人,估计是他们的巡逻队,六人,成三角战斗队形前进。也许是感受到了紧张的气氛,他们行动得十分翼翼,没有因为刚才的炮击而飞奔。

很显然,他们都是老手,很不好对付。看到敌人慢慢的从小树林里走出来后,张海明默默的祈求上天的保佑,希望敌人能尽快通过。

当然了,张海明并不是惧怕他们,而是想到后面的敌人肯定在全速赶来,如果他们两个被敌人拖住,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