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73章 巅峰狙战(三)

第272章 巅峰狙战(三)

有惊无险,巡逻队并没有发现隐藏在灌木丛中的张海明和黑鹰。这让两人大大的送了一口气,如果真被这些人缠住就麻烦了。

等巡逻队走远后,张海明叫上黑鹰不敢有丝毫的停留,一溜烟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密林中。

事实上,在丛林里最难追踪一个人,在丛林里也是最好追踪一个人的。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矛盾,可现实就是如此。

如果让一个普通人在丛林里追踪猎物,他肯定不知道从何开始,用何种方式去分辨猎物的方向。

但如果是一个丛林高手去追踪猎物,他肯定有自己独到的方法,可不管这方法如何高明,都离不开两个字细心。

躲避敌人的追踪也是如此。

不过可惜的是,张海明根本就没想过此时还会有人来追踪自己。按以往的经验,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想要在这林海中追踪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所以敌人再派人追踪自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因为时间充足,张海明和黑鹰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讪着走了约半个小时,走到了一座无名山的山顶。

黑鹰紧走几步进入茂密的树林里休息,张海明则在后面不急不慢地走,他刚要俯身去捡地上的一个小野果子嚼着玩,却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只见他就势猛地向前一扑,顺势滚到一棵大树后面。

而原本靠在树边休息的黑鹰一见张海明的动作,本能的就地一滚,爬起来躬身向右边小跑过去,扑在一个野草堆后面,立即用狙击枪搜索起来。

见黑鹰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张海明这才利用地形高度的优势悄悄地从后面移动过去。

“怎么了?”黑鹰紧张的看着张海明问道。

“我感觉不对。”张海明皱了皱眉头,他心中很‘乱’,非常‘乱’。

要知道,绝大多数玩枪或者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人都会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一旦自己被别人用枪指着或者充满杀气地注视着时,都会感到心慌紧张,这就是“危险感应”。

“难道他们追来了?妈的,来得正好,刚好给我练练枪。”

然而黑鹰仔细的搜索了几次,山下和周围除了一望无际的丛林外,连个鬼影子都没找到。

慢慢的,黑鹰觉得张海明是在开玩笑:“‘奶’‘奶’的,猎鹰,咱们合作了这么久,没想到你小子还会捉‘弄’人啊。”

黑鹰正要收枪,却见到张海明依旧一脸杀气地继续搜索着,他这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感觉强烈吗?”

“嗯!很强烈。”张海明知道,一般情况下,这种危险感应越强烈说明敌人离得越近。

“那我上树看看。”黑鹰顿了顿说道。对于张海明这种奇怪的感觉,他十分信任,所以立即就要采取行动。

然而正在他要动手的时候,张海明却一把按住了他:“等一下,对方肯定不是高手,不然我们早就完蛋了,这样吧,用假人把他引出来。”

是的,这人肯定不是玩狙的高手!

因为一个玩枪的高手,绝对不会在扣动扳机前对着目标释放杀机,更不会用枪锁定目标后不立即开枪。就像之前张海明狙杀敌军头目一样,他绝不会一直瞄着目标,而是来回在对方身上游‘荡’。所以张海明认为自己很有把握把对方这个菜鸟引出来,从而干掉他。不然,被对方这么一直跟在后面,自己迟早会吃枪子的。

小心谨慎!

这是狙击手最基本的信条,在训练基地上的第一堂课中,教官就告诉他们:“身为狙击手,在任何时刻任何环境中都要小心谨慎,因为对方只要有枪在手,哪怕他只是个三岁小孩,只要他能扣动扳机,他就有可能‘射’杀最优秀的狙击手。”

事实上,张海明的感觉确实很准确,刚刚瞄准他的是敌军中一个叫苦瓜的狙击手身边的一个观察手。

一般说来,纯狙击手组队战斗都是两到三人。两人的话,就是一个狙击手和一个观察手。三人的话,一个主狙击手,一个副狙击手,一个观察手。

副狙击手既可以做观察手也可以在必要时成为主狙击手。当然,副狙击手一般都是追踪或隐蔽的高手,而观察手,多半都是菜鸟,这也是以老带新的惯用组合。

苦瓜所带的观察手就是这样,他一见到张海明就忍不住了,可他刚一瞄准就被张海明感觉到了,张海明顺势一扑倒,使他失去了扣动扳机的机会。

见观察手还在继续搜索,苦瓜迅速制止了他的这种愚蠢的动作,但为时已晚。

张海明采用了狙击手中最常见的引‘诱’方式。只见黑鹰向后退了一段距离,确定不会被敌人看见后,方才脱掉自己的伪装网,然后用背包、树枝、野草组成一个人形的上半身,再用一个树杈顶住望远镜,最后把望远镜固定在假人的头部。

假人做好后,他一点一点把那假人往前递,在一处草堆后,慢慢支起假人。假人只比野草堆高一点,而且全身都用伪装网包裹着,望远镜又遮挡了大部分面部,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真人正用望远镜观察着下面。

而同时张海明已经移动到离假人二十米远的地方,正用狙击枪上的瞄准镜缓缓地搜索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除了风吹树叶的声音外,连只老鼠都没见到。就在张海明和黑鹰都想要放弃时,突然,张海明的瞄准镜发现了敌情。

他刚扫视过一片林子,却猛然地把视线又拉了回来,原来,在一棵手臂粗的树下的野草堆里有一个不大的人形。

这个突如其来的发现让张海明的战斗力快速提升至顶点,强烈的战斗****使他的神经处于亢奋状态。他动了动握住狙击枪扳机的食指,做好了‘射’杀猎物的准备。

但张海明没有立即扣动扳机,因为他清楚,对方绝对不止这一人。

他在等待,等待对方会合!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现在,张海明迫切的需要知道对方有几人,这样他才能根据情况做出适当的战术调整。

然而,在慢慢的消耗中,那个黑影硬是没动一下。

张海明承认狙击手必备的一个东西就是耐心,很多狙击手在执行任务时,可以在一个地方不吃不喝不动地躲上三天三夜。

但是,耐心归耐心敌人不会傻到连用枪搜索目标都不会吧?

要知道,从那人影的视线角度出发,他必须把枪口往上调高很多,方能搜索山上。不然,他这么趴着就等于自杀,早晚都要被对手干掉。

黑鹰已经放弃了用假人来吸引对方,他干脆把假人放在原地,自己悄悄爬向另一边。但他也没搜索到什么,只得往张海明这儿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