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80章 狙击风暴(一)

第二百八十章 狙击风暴(一)

苦瓜到底是个王牌狙击手,经验老到自然不用多说,他的枪身始终没有伸出草堆超过十厘米,枪口始终在树干边缘游荡。

可他想破脑袋也没想通,这个中国对手居然一反常态地不管自己的战友而选择了逃命。

抛弃战友而当逃兵,这条大忌在任何军队里都是一个重罪,更何况在中**队里,那就只能一个下场——枪毙!

苦瓜看到了张海明在几棵大树间连闪几下,本来他有机会开枪,但他没有把握能一枪命中目标,所以他选择了保持沉默,因为他清楚,张海明还没有发现他藏身的位置,这样不论形势有多么糟糕他都是占尽了先机。所以为了那个不确定能不能击中目标的一枪而放弃自己的优势,苦瓜觉得不值得。

而且,苦瓜根本就不相信那个中国狙击手会丢下自己的战友不管,可是随着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对手居然还没有出现。

苦瓜稳了稳心态,继续等待,而他的副手已经悄悄地绕过山体,从另一面摸了上来:“头儿,怎么办?要不,我去看看?”

“再等等。”

两人又陷入了默默的等待中。

这样又过去了五分钟,连苦瓜自己都有点失去信心了。这个时候那个副手又来问了:“头儿,这么久了,那个家伙应该已经逃命了,我们是不是继续追下去,好给兄弟报仇。”

苦瓜想了下,没有做声。

“头儿,我不想干预你的判断,可是老在这里等待而什么都不做,我怕失去机会。要不,我下去看看,你来掩护我?”副手说得很含蓄,他在提醒苦瓜,机会稍纵即逝。

苦瓜不甘心,他又用狙击枪仔细地搜索了一下森林,特别是每棵大树的上端,最终,直到确定没有张海明的身影后,他才不情愿的把左手向前微微一挥。

这边等候多时的副手立即就端着枪,边搜索边躬着身子小心翼翼地跑向黑鹰。

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拿到黑鹰的证件和他的枪,这可是对自己战功的最佳证明。要知道,中**人根本不会丢下自己的同伴,哪怕是同伴的尸体,只要情况允许,都会把同伴的尸体带回去。

所以,能缴获这种证明自己能力的战功,无论是谁都会怦然心动。

回头再说张海明绕回来后就一直躲在离黑鹰不到十米的地方,那里正好有一棵大树,他背靠着树干,没有观察外面的情况,更没有去想黑鹰的危险,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搭档,既然他这么要求,那就有他的道理。

虽然张海明一时想不明白黑鹰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可以肯定的是,黑鹰是自己的同志、战友、兄弟!是自己可以绝对信任的生死之交。

所以,张海明一直在紧张状态中默默地等待,等待那声期待中的枪声,或者是异常的响声,那就是暗示自己出手的命令。

苦瓜的副手正一点一点地接近,越接近黑鹰他就越发的小心谨慎,虽然他的枪口一直瞄着黑鹰,但他的眼睛却谨慎地搜索着。

十米!

黑鹰如同死尸一般的继续躺着。

五米!

黑鹰依旧如故。

一米!

紧张的气氛压人心魄,黑鹰却连半点动作都没有,甚至连心跳都是那么平稳。

苦瓜的副手轻轻舒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枪口碰了碰黑鹰,纹丝不动。他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再次确定周围没有任何危险之后,他慢慢的绕到黑鹰的左边,又碰了碰,黑鹰还是没有反应。

他的心稍稍地放松了一下,但他没有按正常的处理方法踢开黑鹰的枪,而是猛地用枪口用力往黑鹰左肩膀处的伤口刺去。

这一次,黑鹰动了!

他的动作如此迅速并不奇怪,让人感到费解的是,他的动作方式。按正常人的反应,此时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去抓自己的枪,然后和对方搅在一起,让敌人的帮手不敢开枪。

可黑鹰却一反常态,在敌人的枪口离他不到十五厘米时,他左手反转抱住了对方的枪管,右手猛地向上一用力,右脚一蹬,整个身子瞬间就从趴着转向了背对敌人,然后又迅速翻转过来一样。一招燕子翻身,转瞬间就凌空绕到对方的后面,整个过程不到一秒。

“嘣!”

就在黑鹰凌空翻身而起时,那个副手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不过,在黑鹰碰到他枪管时,他才下意识地身体一紧,扣动了扳机。

他的反应也十分迅捷,就在黑鹰想从后面抱住他时,他却猛地向下一蹲,趁黑鹰抱空的瞬间来了个横扫千军,想迫使黑鹰往后退。

这副手的想法很聪明,他知道自己的同伴此时肯定在山坡注视着这里的巨大变化,只要自己能与敌人拉开哪怕一米的距离,同伴肯定会开枪。所以,他的一切动作都是想与黑鹰拉开距离。

而黑鹰则正相反,他需要对方护送自己到森林里去,只有尽可能拉近与对方的距离,对方的同伴才能心有顾虑不敢贸然开枪。

再高明的狙击手,只要见到自己的同伴与敌人近身搏斗,都不敢贸然开枪,以免误伤,除非他不顾自己同伴的生死。

骄傲的苦瓜也不是个无情的人,所以尽管他看到了黑鹰的假死,但也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战友能够战胜对方,或者尽快摆脱对方。

就在不远处伺机而动的张海明,在为黑鹰漂亮的身手暗自叫好的同时,也不敢开枪。

他的想法和苦瓜一样,希望黑鹰能够尽快干掉对方。

见对方来了个横扫千军,想迫使自己退开,黑鹰哪会让他得逞,他立即跳起来扑向对方,鹰般的手正抓向自己的双肩。

那副手伸出双手去抓黑鹰的双臂,想给对方来个四两拨千斤,顺手再来个倒摔。

黑鹰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个本事,顾不得别的,立即双手变换成拳,打向对方的手,无奈对方的速度太快,不得已只能双肘往里一弯,与对方撞在一起了。

战斗并没有结束,对方刚抓住黑鹰的双臂,还没来得及变换,黑鹰的双手也变成爪从内抓住对方的手臂,趁着下降的力道,右脚膝盖撞向对方的小肚子,那副手见势只得先保命,急忙躲闪。

黑鹰见对方躲闪,趁其不备,飞身扑向他,死死的抱住他在草地上滚了起来。

那副手希望能停下,不管是上还是下,只要能停下一秒钟,那黑鹰就绝对会被狙杀。而黑鹰却不愿意和对方比力道死掐,只想抱住对方往森林里滚,滚得越远越好。

最后,两人滚到了一棵树下。一撞到树,两人不约而同地同时分开。

此时,黑鹰正好处于上方,他立即向后一倒再一翻就躲到了树后。那副手也厉害,就地一滚就滚到了树干的另一端。

场面相当诡异,黑鹰和那副手靠着同一棵大树来掩护自己,都不敢乱动,只能靠着大树压制着自己急速的心跳,憋着气等待自己的搭档干掉对方,那一刻就是自己出击的时候。

自从听见了打斗声,张海明和苦瓜就把精力全部放在了两人身上,都希望自己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帮助自己的搭档干掉对方。

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好了,机会终于来了。

就在两人分开的一刹那,两位主狙击手同时开枪了。

“嘣!”

“嘣!”

两人把握时机的力度都非常到位,所以从枪声上听来好像就是一声,可惜,两颗子弹都没打中目标,子弹都是从目标的耳边经过,吓得黑鹰和那副手心里直哆嗦。

开枪后,两位主狙击手也就知道了对方的位置。

这个时候,两人都想在第一时间干掉对方的主狙击手。

但是不明所以的副手却都把那两声枪声当成是自己这边人的胜利,所以迅速地要扑向对方。

但他们扑得快,缩得更快。

“嘣!”

“嘣!”

两位主狙击手都把战友的性命看得比自己还重,原本正瞄准对方藏身处要开枪时,却见到了这难得的机会去干掉对方的副手,又同时把枪口作了急速调整,毫不犹豫的朝对方的副手开枪。

结果,还是一样的没有任何收获,却吓得两个副手再也不敢擅作主张行动了。

形势发生了变化,几分钟以前,两位主狙击手还只是看戏的,两位副手是表演者,现在身份对调,两位副手无可奈何地成为了看客,而且是那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看客。

这场奇怪的四人对决中,他们的生命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成了别人刀板上的陪宰对象了。

“嘣!”

“嘣!”

场面紧张的让人想自杀,每次枪响都能让四人的血压急速升高。两边都是高手,把握时机都很到位,判断战场形势也十分迅速,就好像是配合多年的战友一样,于是,第三次枪声又是同时响起。只是,这次他们在枪口还冒着丝丝青烟时就迅速地调整枪口,把目标都对准了自己真正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