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81章 狙击风暴(二)

第280章 狙击风暴(二)

说来奇怪,张海明和苦瓜在这次公平的对‘射’中,居然双双失手。

要知道,狙击手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们的枪法,更何况是王牌狙击手。这一百多米的距离,基本上是不会出错的,别说是颗脑袋,就是个‘鸡’蛋,也能在急速运动中被打暴。

也许是上天的有意安排,又或者是两人心理压力都过重了,总之,他们就是没打中对方。

张海明的子弹狠狠的击在了苦瓜身前的土壤里,而苦瓜的子弹却是从张海明脑袋上近二十厘米的地方飘过。

两人的枪法都大失水准!

“嘣!”

“嘣!”

不过他们几乎是在瞬间就作出了调整,同时直接开了对决中的第二枪,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情况出现了。

又没打中对方!

不过这次,张海明失去了最佳时机,要知道,现在彼此都清楚了对方的具体位置,而且根本就不允许对方有半点思考的时间。

第一枪,相对而言,张海明在明处,苦瓜在暗处。而第二枪,张海明就因为躲在树后,而对手就在原地那个小点上,所以张海明又等于是有稍稍的移动空间了,稍稍占了那么一点先机,可他还是失手了。

不过从整体而言,张海明和苦瓜算是打了个平手,都失去了一次最佳机会,同时,也都增加了些心理压力。

这一枪过后,也许是心理压力过重,两人同时收枪躲避,调整心态,黄豆般的汗珠从他们的额头滚落下来。

张海明握了握枪身,稳了稳心态,也许是为了增加自己的信心,他猛地转身从树后闪出,用身体直接面对死亡,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了这一次的生死一击中。

张海明完全忘记了生死,他记得教官曾经教给他一个独到的死亡心得。如果自己心态失常,想要扳回来,要么就是暂避敌人的锋芒,等待时机。要么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与敌人赌命。

张海明从当兵到现在还从没有用过这死亡心得,以前每次他都是在尽量保证自己和战友安全的情况下狙杀目标。可现在的形势使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他暂避锋芒,那就等于把自己战友的生命拱手送给了敌人。这一点,张海明根本就不允许发生,除非他先死。

可惜,张海明的勇气可嘉,但现实又一次作‘弄’了他,敌人居然不见了。

“不好!”

危险的感觉瞬间使他全身的寒‘毛’倒立起来,张海明当下一个倒转身又躲了回去,然后靠着大树大口大口地喘气。

勇敢面对死亡的勇气过后就是泄气,张海明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气势上已经矮了一截,所以,只能选择撤退。

狙击手靠的是永远的冷静,冲动不是好事。

不过张海明并不知道,此时,他根本就没有危险,至少暂时没有,因为那个苦瓜正在往回缩,想躲到山后面,然后重新找个满意的狙击点与他一决雌雄。

只见张海明借着树干的掩护,呈直线形迅速往森林里退去,然后再绕回来,到一个能和黑鹰对视的树下趴着。

面对死亡,没有人不怕,更没有人不紧张,尤其是在自己没有选择余地的情况下,就更加紧张了。

与此同时,躲在树干后面的黑鹰手正握着冰寒的匕首,紧张的等待着张海明给他发出胜利的信号。

可惜,几声枪响后却没了下文,黑鹰以为张海明已经阵亡了,心里是又急又怒,却又毫无办法。

此时,估计苦瓜的副手也是同样的心态,双方都在等待。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黑鹰站起来打算冒险借着树干的掩护去捡自己的枪时,却惊讶的见到张海明正在他的右边注视着自己。

“妈的,这小子没死呀!”

黑鹰兴奋的差点跳起来欢呼,下一秒他就想去干掉那个离自己只有一两米远的敌人。

不过,这时他却见张海明对自己不断地使眼‘色’。

黑鹰一愣,但看见张海明不停地用眼‘色’要求他往森林里撤退时,他终于明白了。张海明和苦瓜枪法的对决,没有胜负,而且从某些方面来看,张海明好像败了。不然,他不解决对手是不可能叫自己撤退的。

黑鹰暗暗叹了口气,但又有些开心,毕竟,张海明还活着,那就还有反败为胜的本钱。

值得庆幸的是,就在苦瓜刚刚举起狙击枪通过滤镜瞄准时,黑鹰已经顺利的来到了张海明身边,就连他的狙击枪也被顺手牵羊的给捡了回来。

但是苦瓜的副手,却依旧在焦急中期待着苦瓜的再次出现。

说来好笑,苦瓜的副手现在的处境特别尴尬,进退两难,不管怎么说黑鹰还可以借着树干往森林里退去,但他的面前是一片平地,后面又是敌人的埋伏点,自己又不能反击,真是快急死了。

“怎么样?伤到哪儿了?”黑鹰以为张海明是受伤了才要求自己来到他身边的,所以边用目光检查他的身体边十分紧张地问。

张海明看了眼自己右臂上,摇了摇头。黑鹰看了看,心放了下来:“还打不?”

张海明无可奈何地笑道:“没时间了,难道你想走回去?”

张海明顿了顿,眼神愤恨地看着那边,嘴里却淡淡地说:“下次吧,机会还有的是,现在先甩开他们。”

随即,两人就悄悄地顺着丛林来到了那条羊肠小道,向前狂奔而去。

但是张海明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离开丛林刚走到那条小道上时,居然机缘巧合地被山顶上的苦瓜给看到了。不过由于他们的身形太快,而且又有树干的掩护,苦瓜放弃了这场决斗中的最后一次‘射’杀机会。

可是,他的嘴角却‘露’出了狡猾的笑容,那是对自己即将猎取猎物时的胜利微笑。

随后,苦瓜和他的副手也尾随张海明而去。

张海明和苦瓜的第一次巅峰对决看似已经完成了,而且是平局,可实际上却依旧在继续。

……

时间:下午6点整

地点:直升机前来迎接他们的那块平坦草地。

“兄弟,刚才你可吓死我了,我一听见枪声停了就在等待你的信号,但老不见你发出来,还以为你牺牲了,没想到你小子命这么大啊,几枪都没能要你的命,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两人是一路狂奔过来的,到了这儿停下,边等待边互相给对方包扎伤口。

见张海明笑了下没做声,黑鹰继续唠叨着:“对了,说起来你今天可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开了好几枪,居然没干掉对手,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意放水啊?”

张海明怪怪地笑了下,黑鹰就当没见到一样:“拜托了,下次你想放水,能不能先通知我一下。我的好同志,我迟早会被你玩出高血压的。对了,你知道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吗?我说你能不能别老摇头啊,和你搭档这么久了,你老是这样,别整天板着个死人脸,好像谁都欠你钱似的,搞得我真想揍你。”

“好,好,你说吧,我听着了。”张海明脑子里一直在回想着自己和那个没见过面的苦瓜生死对决,因此有些心不在焉。

“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坏了,这家伙完了;第二个想法是:我得想个法子把他的枪带回去,不然,他做鬼也会半夜来敲‘门’的。”

“你怎么不想着给我报仇啊,你小子装死那会儿,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帮你报仇。”

“我怎么没想啊,我的第三个想法就是帮你报仇啊。嘿嘿!”黑鹰争辩道,然后边给他伤口上的纱布打结边问:“说说,我当时装得像不像?”

“连我都以为你真的牺牲了,还有谁能看得出你没死啊?”

“嘿嘿!我怎么可能死在你前面了啊,我不是说了嘛,我有九条命,你才一条,我不可能就这么完了,我都还没娶媳‘妇’了。而且,当时我都觉得自己有当演员的天赋,对了,你说等战争结束后我申请去文工团,他们会批准吗?”

“……”

就这样,两人用简单的语言表达着彼此能幸运地活着的‘激’动以及相互的关心,同时,也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等了十几分钟,直升机还没来,张海明看了看表,都超过时间了,怎么还不来呢?

“黑鹰,我们要不要暂时转移一下,或者对周围进行下搜索,免得那个苦瓜追上来打我们的黑枪。”张海明有些担心地边四下观察边问。

黑鹰四处看了看:“不用。”

“可我觉得还是转移一下好些,免得他们打我们黑枪。”

“不用那么麻烦,你想啊,就这么点距离,我们十秒钟就上了直升机,他们就是想打也打不着。”

张海明想了想,就没有再坚持要暂时转移的想法,而是把思绪考虑到别处了。

“猎鹰,你说实话,你觉得那个苦瓜厉害不?你有把握战胜他吗?”

“嗯!厉害,不过要是一对一的话,我有把握战胜他。”

“这就好,下次我主动替你申请到这儿来,我来做裁判,看你们谁……不对啊!”黑鹰顺口回答,却突然发现其中的问题了:“啊!你小子这是拐着弯地骂我啊,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嫌我成累赘了?”

嗡!嗡!

就在张海明摇头苦笑着要回应几句时,直升机终于从不远处的森林上空呼啸着飞了过来。

不用张海明提醒,黑鹰就发了信号弹,直升机很快就停在草坪上,两人立即向直升机奔去。

然而,张海明不知道,那个苦瓜和他的副手也刚好在这时赶到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