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282章 狙击风暴(三)

第281章 狙击风暴(三)

嗡!嗡!

很明显,这块迎接点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因为整个草地就只有一两亩地大小,不见一棵树木,这样的情况在这万山丛林里很难寻觅到的。

当然,这种几乎是平行线的无阻挡物之地,也是狙击手狙击目标最理想的地方。

当直升机缓缓地降落在草地中央,机上的机枪手立即就开始警戒,而张海明与黑鹰也迅速来到了直升机前。

就在此时,所有人都不愿意见到的场面发生了。

“嘣!”

张海明刚要冲进机舱,一声枪响,一发子弹闪电般地从他脑袋上飘过,狠狠地打在了机身上,弹起点点星火,吓得张海明立即加快脚步,一步就登到了机舱里。

同时,进了机舱的张海明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坏了,那个神秘的狙击手肯定跟过来了。

念及至此,张海明下意识地转身就要去拉还在机舱外面的黑鹰。

“嗒!嗒!嗒!嗒!……”

机枪手见周围埋伏有狙击手,立即就朝着他开枪的大致方向进行疯狂的扫‘射’,以便掩护正要上来的黑鹰。

“嘣!”

张海明伸手去拉黑鹰,黑鹰也知道形势危急。他的一只脚已经踏进舱‘门’,另一只脚刚刚离地,右手与张海明伸过来的右手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然而——

没人能想到,这一厘米的距离就成了永远无法逾越的生死距离。

枪声响起,一发子弹从后面闪耀般地击中了他的右肩膀。也许是‘精’力过于集中,此时此刻,机身那巨大的轰鸣声在张海明的耳中居然没了一丁点声响,机枪手所‘射’出的子弹在他的眼角中也只是连续闪现出火‘花’而不见一点声响,反倒是子弹刺破黑鹰右肩膀时的轻微声响,居然在他的耳朵里是如此的刺耳。

黑鹰身体猛地吃痛,身子立即向右边倒去,不过黑鹰知道现在形势非常危急,所以他仍然咬牙努力地想平稳住身体,可惜,他的右手已经完全使不上劲了,他下意识地伸出左手,想去抓张海明的右手。

同一时间,张海明几乎是扑向黑鹰,想抱住他,可惜……

“嘣!”

“啊!”

又是一声如此清晰的沉闷声响起,又是一声子弹刺破‘肉’体的声音在张海明脑海里回‘荡’。

如果说刚才右臂受伤,黑鹰还能硬气地咬牙‘挺’住不叫出声来,现在,黑鹰已经无法忍受这种烧烤般的剧痛了,他忍不住地大叫了一声,然后,身体向张海明倒去。

与此同时,张海明也正抱住他,两人顿时相撞在一起。

“起飞,快起飞!你他娘的还看个屁,快飞,快飞啊!”

然而还是来不及了。

“嘣!”

“啊!”

最致命的那发子弹来了,它准确无比地击中了黑鹰小脑下面不到两厘米的脊梁骨处,黑鹰的吼声戛然而止,取代的是满嘴的血液大口大口地喷出。

张海明正要反身用自己的身体去保护黑鹰,可他看到的却是黑鹰那痛苦的眼神与不甘的神情。

张海明已经完全明白了敌人的战术,那是可耻甚至是****的‘射’杀。敌人原本的‘射’杀目标是自己,可当第一枪没击中,又见到他已经安全扑进机舱内后,对方迅速调整了角度,把目标改为黑鹰。

原本他可以一枪就要了黑鹰的‘性’命,但他却非要连‘射’三枪,第一枪击中了黑鹰的右肩膀,使黑鹰无法正常登机。第二枪击中黑鹰的左肩膀,使他双手都无法用力,只能凭着本能地向前倒去。

第三枪才是真正的致命一击!

可以这样说,人一旦被击中了小脑袋下方两厘米的脊梁骨处,由于并不是脑袋或心脏这两大要害处,所以并不会立即死亡,而是流血而亡。

可这个地方又是神经线的集中处,所以,被击中者的感觉会比平时增加上百倍的疼痛感,而且还无法动弹半分,只能万分痛苦地死去,整个过程大概会持续两分钟。

说白了,这个地方被打中的话,黑鹰将无能为力地忍受着剧痛,并随着血液的流失而慢慢死去,无法救治!

“杀死他!杀死他!”

这不仅仅是张海明嘴里吼出来的,更是此时此刻他心里的唯一愿望。

见到黑鹰的身体还在痛苦地挣扎,张海明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捂黑鹰那正大口大口吐血的嘴,却又不敢捂。

最后,他只能抱住黑鹰的脑袋,想用身体去阻止那血液的流出,右手抱住黑鹰的脖子,却感受到一个温热的小孔。

张海明下意识地一‘摸’,再一看,满手的鲜血,还有血珠一点一点地从手上滴落。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悲愤之情,轻轻地放下黑鹰,一个箭步就跳到机枪手身边,猛地一推把机枪手推倒,在直升机快速上升中,对着下面猛烈扫‘射’,用子弹来发泄自己的无边的愤怒。

然而这样盲目的扫‘射’根本无法发泄自己的愤怒,张海明失去理智地把固定在机身上的机枪奋力向左一扳,然后就要跳下去找那该死的敌人拼命。

此时此刻,张海明是真的是疯了,先不说在这种极端不冷静的情况下进行狙击能不能干掉对手,就这十多米的高空,贸然跳下去,不摔死也得残疾。

幸好这时,身旁的机枪手迅速从后面抱住了他。可张海明心意已定,肩膀耸动一个背摔,差点摆脱了机枪手的束缚。

电光火石之间,机枪手急中生智大喊道:“你快看看你的战友,他快不行了,快看看啊!”

毫无疑问,张海明心里最牵挂的就是黑鹰,一听这话,他猛地一愣,迅速扑向奄奄一息的黑鹰。

“兄弟,兄弟!你‘挺’住,你要‘挺’住啊!你不是说自己有九条命吗,你剩下八条命呢?我都还没死,我准你死在我前面,你给老子起来,起来啊!啊!”

看到黑鹰那双慢慢暗淡的眼神,感受着死神一点一点地把他的灵魂带走,注视着那一张一合的嘴‘唇’,却听不见它发出一丝声音,张海明是那么的无助,又是那样的悲痛。

张海明通红着双眼,发出了死神般的怒吼。他舍不得与黑鹰分开,却又想帮他报仇,他紧紧抱着黑鹰,右手握着狙击枪,慢慢的移到机舱边,注视着下面,搜索着目标。

“嘣!”

一无所获,就在张海明死心而放弃搜索时,又一声枪响,紧接着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肩膀,张海明手里的狙击枪应声掉落在机舱里。

然而,他却无动于衷!

因为这一刻,他终于看见了敌人真实的面孔,这是两人几次较量之后第一次面对面的注视。

当枪声响起后,草地边缘处站起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正是苦瓜,他满脸画着油彩,无法认清面目。

但张海明却记住了他,永远地、深深地把刻骨铭心的仇恨记在了心里,因为他看了对方的眼神,那是一种鹰一般锐利的眼神,让人注视一眼后就无法忘记的眼神。

与此同时,苦瓜见到张海明中枪后,虽然知道没有杀死他,却很有职业道德的没有再继续开枪,而是把手中的狙击枪高高举起,拍了拍狙击枪的枪垛,对着张海明高昂着头,眼神充满了淡淡的笑意。

这是在挑衅,是在向张海明示威!

张海明望着苦瓜那得意的笑容,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寒光!

“兄弟,放心地去吧,我一定给你报仇。”张海明收回目光低头看着怀里的黑鹰,他的眼神一点点暗淡下去,最终,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时,黑鹰‘抽’咽了一下,眼神完全消失了,痛苦的表情也得以缓解。

见直升机正要远离此地,张海明依旧抱着黑鹰的尸体,靠在机舱口,注视着下面的敌人。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张海明没有一点兴趣再去拿枪,他甚至有些恨那把平日里看得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狙击枪。他的心态平稳得让人心寒,眼神中没有生气,却在眼神的最深处有了一丝死气。

“等一下再走,等一下再走,我想让我的兄弟看看他最后战斗的地方。请等一下再走!好吗?”张海明注视着下面,突然对身边一直关切自己的机枪手淡淡地说。

机枪手想了下,很理解地默默点了点头,然后向机长汇报。

很快,直升机又开了回来,按照军人送别英雄的方式,在草地上空盘旋了三圈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我最好的兄弟,黑鹰!一路走好!请在天堂里等着我的到来。”

张海明在心里默默地为黑鹰送别。

当那片草地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时,张海明“噗!”的一声,猛地向前喷了口鲜血,身体向后一倒,晕过去了。